各地卡车司机遭全面维稳 全国罢工行动已遭分化

2018-06-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山西交警查载重卡车。(山西太原交警官方发布 / 拍摄时间不详)
山西交警查载重卡车。(山西太原交警官方发布 / 拍摄时间不详)
 

全国卡车司机大罢工进入第三天后,官方介入镇压,目前多个地方的卡车仍然继续运营,有参加罢运的司机,在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指,几乎所有的司机都想加入罢工,但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们被迫妥协。(黄小山/林国立 报道)

全国卡车司机上周五开始罢工,在抗争三天之后,疑遭各地官方的强力维稳。至周一(11日)上午,网路上关于卡车司机罢工的资讯以及讨论,已大多被遮罩。

至今为止,各地官方还没就此事公开表态。

关注此事的陕西宝鸡维权人士柯海透露,罢工开始后,他每天都去市场查看物资供应是否有波动,但可能因为时间较短,罢工没能广泛的发动起来,当地的物价并没有出现较大波动,他认为,此事的后续发展依然需要观察。

而周一流传的多个视频显示,农村大量的种植户经常面临水果蔬菜丰收,极为廉价却卖不出去,而城市里水果蔬菜却涨了10到20倍,但作为物流业的主体,卡车司机们却根本没有得到利益。

柯海:我这两天到这个市(场)上去观察,目前还没有看到对市面的影响。这种罢工它是有局限性的,因为在中国,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敏感的。其实只要你在中国社会生活过,你就有深切的感受。你到农村瓜果蔬菜的主产地啊,农产品价格是很低廉的。原因就是在物流上,中共把绝大多数的利益都拿走了。高油价、高过路费、道路上的各种管、卡、吃、拿、要,都要在物流这个环节的卡车司机在承担。他们的生存状况是常人难以想像的。

据本台记者调查显示,即使是经济发达的东部,大多数卡车司机每公里每吨的运费大约只有2毛钱。如果是超长路程,运费可能更低。而随著油价持续上涨,即便是不出现任何意外,他们的利润也几乎已被挤压殆尽。

一位没有参加罢工的卡车司机常先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透露,此次罢工他们都希望参加,但实际上很多人都没能下决心。除了害怕被打压,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具有权贵背景的卡车租赁公司,用高额的租金绑架了司机们,让他们无法承受每天高达400元的直接债务。

常先生:都想罢工的,但是没有办法。你如果停的话,一个月1万多给那个租赁公司嘛,你实在付不起的。买这个车一般都是掏10万、12万,剩下的40多万你要分期付款的。一个月掏1万2的,还有掏1万4、5的。硬买车你谁也买不起,都是这个租赁公司嘛。人家想卖多少就卖多少。现在卖的这个车,我告诉你呀,什么车都有毛病。背景啊?叫我怎么说?就有钱的开的,有人的。

常先生还透露,卡车司机们面临著官方机构、社会流氓的多重勒索,同时风险极高,得不到任何保障。他自己5年前就曾车祸重伤,但却无法得到赔偿。

常先生说:社会上的坏人、还有那个路政也要钱。他就一个车20块钱就让你走了,你如果不给就不让你走,找事了就。我们这个活真的不好干,三天两头的死人的,这个脑袋在那个裤腰带上别著呢。我前4、5年在陕西出了事、到现在赔偿款就给了我两万块钱。当地员警、法院不作为嘛。你说多了都是眼泪嘛。

另一位卡车司机还举例称,以山西五宝高速(S46)为例,山西岢岚的高速交警为了测速收罚款,专门在268公里的转弯处测速,造成了很多车祸,甚至死人。因为导致的车祸太多,现在虽然已取消了,但换个地方继续。

此外,在出山西的杨家湾收费站和进入陕西境内的府谷大收费站之间的两不管路段,人为造成堵车,有的车为了赶时间,就超车,然后两边的交警逮住一个车就罚款400到600元,并且不开收据。这些都造成了卡车司机们的处境更为恶劣。

但山西公安厅交通管理局没有对此说法给予回应。山西岢岚县忻保高速神舟站出口高速交警队的电话则显示,他们无权限接听境外电话。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