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路透社》记者潜伏数月 刺探BNO港人英军及「白纸运动」组织情报

2023.03.01
假《路透社》记者潜伏数月 刺探BNO港人英军及「白纸运动」组织情报 海外华裔艺术家巴丢草近日揭发有人利用Telegram,冒充《路透社》记者接触「白纸运动」相关异议组织。
粤语组制图

去年11月底爆发的「白纸运动」迅速蔓延海内外,有赖通讯软件Telegram传播消息,形成庞大反抗力量。然而海外华裔艺术家巴丢草近日揭发有人利用Telegram,冒充《路透社》记者接触「白纸运动」相关异议组织。而「假记者」也不限于中国异议人士,还包括在英国参军的BNO港人。

最先在网上披露事件的,是澳大利亚华裔异见艺术家巴丢草。他周六(25日)在推特发帖,表示有人假冒《路透社》记者接触他。

自称新加坡人、展示过期记者证的「假记者」

巴丢草向本台详述事件来龙去脉。他的一位跨性别活动人士友人,近日向他介绍这位「假记者」。她随后通过社交媒体Instagram和通讯软件Telegram联系巴丢草,并自称是《路透社》驻港记者Jessie Pang,又表示自己是新加坡人。

对话中,对方以简体中文书写,一直向巴丢草刺探「白纸运动」期间广传消息的Telegram群组「文宣中国」(Instagram帐号为「公民日报Citizens Daily」)组织者的个人讯息,让巴丢草心生疑窦。

由一批在英国参军的BNO港人管理的Telegram频道「BNO英国参军」,也收到「假Jessie」的讯息,问及他们年龄等个人资料,又问他们有没有违反《港区国安法》。 (「BNO英国参军」 Telegram频道提供)
由一批在英国参军的BNO港人管理的Telegram频道「BNO英国参军」,也收到「假Jessie」的讯息,问及他们年龄等个人资料,又问他们有没有违反《港区国安法》。 (「BNO英国参军」 Telegram频道提供)

巴丢草说:她一上来就问,「你知道文宣中国的组织者是谁吗?他们是在香港还是在哪里?」然后我就直接跟她说,这个组织是去中心化的,我们是不会彼此去问对方在哪里。她就跟我说「我是大牌西方主流媒体的记者,你不用跟我打官腔。」我就很奇怪,我接受那么多采访,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奇怪的问题。

种种不专业的行为,让巴丢草直接质疑对方的身分。对方则向他发送记者证相片,却被巴丢草发现早在今年1月底已经过期。而真正的《路透社》记者Jessie Pang也回覆巴丢草,确认在Telegram和他对话的,并非她本人。

当巴丢草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假Jessie」却早已把对话内容删除,并直接消失。

巴丢草说:显然这个假的Jessie,假的《路透社》记者是有备而来。我在活动人士这一块也做了比较久的时间,我觉得这事还挺敏感的。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堂而皇之的假冒记者,而且还有记者证、有照片,其实性质比较严重了。

他估计这些记者证照片,可能是真记者的电子设备被入侵后盗用,也可能是中国公安从「白纸运动」被捕者的电子设备中,取得真记者约访时传给示威者的证件照片。

旗下记者身分被冒认 路透社:正调查事件

顺藤摸瓜追查,巴丢草发现他的跨性别活动人士朋友,是通过「加速翻车新闻社」(Accel Flopping News )成立的「白纸革命」Telegram频道,认识这位「假Jessie」。他们更发现,群组中还潜伏著另一位「假记者」,自称是《路透社》上海站站长Brenda Goh。

目前《路透社》记者Jessie Pang和Brenda Goh,都分别在推特验证的官方帐号上公布其身分被冒用的消息,呼吁收到可疑讯息的人士,可以通过Signal或电邮向她们核实。

本台分别联络Jessie Pang和Brenda Goh,她们拒绝作进一步评论。《路透社》则在周二(28日)发布相关报道,表示有人自去年11月底假冒他们的记者,收集一个反封控示威相关群体的讯息。报道透露,两名记者的社交媒体未被黑客入侵。《路透社》发言人表示,正调查记者身分被冒认、记者证件被盗窃的事件,并将采取适切行动。

在巴丢草公布事件后,更多和「白纸运动」有关的异议组织披露,「假记者」曾经和他们接触。本月初在苏州发起声援「白纸运动」被捕者「快闪行动」的网上组织「烛火shinning」表示,「假Jessie」曾在活动前持续向他们「套料」,希望了解行动的具体时间地点,又出言警告,指他们「被抓是迟早的事」。到近期,「假Jessie」又向他们刺探「两会前的行动计划」。

现役BNO港人英军 也成「假记者」目标

而「假记者」的目标不限于「白纸运动」相关组织,更延伸至海外港人。由一批在英国参军的BNO港人管理的Telegram频道「BNO英国参军」负责人Mike(化名)向本台表示,他们上月中宣传一个参军资讯网上讲座后,同一位 「假Jessie」接触他们,问及他们年龄等个人资料,又问他们有没有违反《港区国安法》。

Mike说:她一开始也很友善,自称是新加坡人,又提供记者证,又表现得很支持我们的政治立场。但谈著谈著,就觉得她用字不像新加坡人,又开始问我们一些奇怪的问题,问我们有没有犯过一些中国法律、《国安法》等。我觉得这些都不太适合报道,所以就没有理她。

直至近日巴丢草公布事件,他们才惊觉自己「逃过一劫」。 Mike向本台表示,他和其他「BNO英国参军」Telegram频道的核心成员,都是现役英军。上周军中曾发出警告,提醒他们要警惕身分不明人士在网上和他们接触、套取情报,没想到事隔几天,就应验成真。

他表示Telegram的好处是可以隐藏个人资料,提醒海外港人组织勿以真实身分使用Telegram,以免个人资料外泄,更应小心提防主动接触的身分不明人士。

「假记者」是谁?目的为何?

巴丢草向本台表示,他曾向「加速翻车新闻社」追问,到底是谁把两名「假记者」带进群组。对方回应称是一位活跃于扬州分频道的人士,并表示经过他们的起底,发现对方的真实身分,很可能是一名扬州国保。

巴丢草向本台表示,从「反送中运动」开始,香港抗争者就非常纯熟地利用Telegram平台,去中心化地传达行动消息及进行文宣工作。这个模式也被中国抗争者采用,成为「白纸运动」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也被中国政府视为潜在威胁。他认为中国政府是希望在两会前,铲除一切反抗力量。

巴丢草说:中国政府是最知道组织的力量,其实不管是性少数群体的组织、宗教信仰的组织,或者这种Telegram去中心化的抗议组织,对他们来说都是百分之一百的威胁。我相他们想通过类似「无间道」的方式,去控制、逮捕、追查这些小组的成员。

巴丢草担心,潜伏的「假记者」可能还有很多。而中国抗争者的经验不及香港抗争者,容易被冒充记者的中国网警骗取信任,才让他们潜伏在组织中数月也全然不知。他认为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说,这是相当成功的行动,但对抗争者而言则相当危险,甚至可能被冒充记者的中国警察诱捕,呼吁各界小心提防。

香港记协发声明,高度关注有香港记者身分被盗用,并表示其中一名身分被盗的记者为记协会员。记协谴责有关欺骗行为,又批评骗取受访者信任的行为手法卑劣,促请有关人士立即停止,并提醒大众在回应敏感问题时,须核实及确保记者身分。

记者:吕熙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