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操控联合国粮农组织 以配合中国外交利益

2024.02.29
中国操控联合国粮农组织 以配合中国外交利益 2023年9月12日,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访问巴西。
法新社

有联合国工作人员披露,北京怀疑透过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经济诱因,操控联合国专责部门的人事任免过程,以确保北京青睐的候选人能够赢得主要职位;北京又架空联合国官员,更改农药应用标准和与业界的合作方针,利用联合国主导的发展项目来促进中国的外交利益。专家担心,中国加强自身在国际多边组织的影响力,目的是想重塑自二战后建立、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秩序。

《德国之声》较早前制作了一辑调查报道,指控现任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能够在2019年的选举中当选,是由于北京在背后操控选举,手段包括免除了喀麦隆近7,800万美元的债务,以换取其候选人退出竞选;《华尔街日报》相关报道称,中国外交官曾向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承诺,如果乌干达政府支持屈冬玉,中方将投资2,500万美元建屠宰场和纺织场。该报还援引美国官员称,中国派出了一个超过80人的代表团参加在罗马举行的会议,中国代表带著高倍长焦距镜头参加投票,并对本应是不记名的投票进行了录影,甚至有中国代表要求其他国家的代表为选票拍照,以证明其支持屈冬玉。

在喀麦隆和印度的候选人相继退出选举之下,馀下格鲁吉亚和法国的候选人与屈冬玉角逐粮农组织总干事一职。根据时任德国联邦食品及农业部长克洛克纳(Julia Klöckner)回忆,当时热门为法国的候选人,投票前消息传出,「非洲国家特别被礼貌地要求在投票站拍摄选票的照片」。粮农组织观察员认为,这显示出中国可能在投票前就和非洲国家达成了交易。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制定食品和动物安全国际标准,并在制定国际措施以应对全球饥饿、世界粮食生产引起的气候变迁以及全球农业优先事项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该组织总部位于罗马,员工超过一万名,在联合国体系内地位举足轻重。

最终屈冬玉在第一轮投票中,在投票总数191票中,获得了108票支持,当选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一职。屈冬玉在去年以唯一参选人的姿态,在获得超过九成的支持票下再度当选,从8月1日起开始新的四年任期。根据粮农组织的规章,该组织的194个成员国,以一国一票的方式进行不记名投票,获多数票者即可有效当选。

屈冬玉实际上具备担任粮农组织总干事的资格。他是一位技术官僚,在荷兰瓦赫宁根农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是马铃薯遗传育种的专家。在出选粮农组织总干事之前,屈冬玉曾经出任中国农业部副部长。

中国在联合国中不断扩大的影响力

让外界真正不安的,除了是中国怀疑操控选举,还有就是中国在联合国中不断扩大的影响力。粮农组织由联合国成员捐助营运,在欧美发达国家减少资助的时候,中国却倍数增加对粮农组织的资助。根据联合国2023年最新数据,捐款最多的五个联合国成员国,依序排列是:美国、中国、日本、德国和英国,占粮农组织的营运资金超过五成。中国在2023年向粮农组织捐款超过3,200万美元,美国捐了6,300万美元,成为粮农组织第二大捐助国。

美国在上届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除了削减了对联合国的资助,并退出了多个联合国主要机构,中国趁机介入填补了这些职位空缺。在2019年,屈冬玉成功当选粮农组织总干事之际,联合国其他的14个专门机构中,有另外三个中国人都同时担任部门总干事一职。

目前仍然任职联合国专门机构首长的中国人只有屈冬玉。

联合国职员:中国利用粮农组织推动对中国有利项目

一名联合国员工向德国媒体爆料,自从屈冬玉上任以来,粮农组织内部管理发生了巨大变化。爆料员工指控中国政府架空联合国,利用粮农组织来推动对中国政府有利的项目,「中国农业部会直接指导专案的规划和实施。如果你问同事或上级,他们说在中国都是这样办事」。

德国媒体调查后发现,部分中国籍联合国访问专家及实习生的薪水由「国家留学基金委」(China Scolarship Council)所支付;而在实习生的招聘广告中清楚列明,申请人的政治意识形态会受到「严格监控」,申请人必须接受进一步的「爱国价值」培训,并必须定期向中国大使馆报告。

法国经济学家加巴斯(Jean-Jacques Gabas)指出,许多粮农组织的顾问和观察员都不是透过联合国直接聘用,招募流程不透明。这些外聘的员工会进行资讯收集以及分析的工作, 在实际层面上影响著正在发生的讨论。

在人事任免上最明显的改变是屈冬玉辖下的中国籍部门主管由两位变成六位。夏敬源自2021年起被任命掌管粮农组织植物生产与保护部门,职责之一是管理农药政策。他与屈冬玉同样是荷兰瓦赫宁根农业大学博士学位毕业。

自由亚洲电台翻查粮农组织最新的组织架构图,发现夏敬源已经离职,屈冬玉辖下的中国籍部门主管现时有三位,分别是﹕叶安平(Ye Anping,音译)、吴志敏(Wu Zhimin,音译)和李立峰。

屈冬玉当选粮农组织总干事之后,联合国在农药应用的标准和与业界的合作方针也产生变化。

德国媒体翻查粮农组织文件显示,罗马总部在2020年至2023年间批出超过300张农药出口许可证,牵涉欧盟禁止使用的除草剂及杀虫剂,用作支援粮农组织在发展中国家进行的项目,大部分的农药都会出口到非洲。

前任粮农组织植物生产与保护部门主管德雷尔(Hans Dreyer)解释, 乙草胺(acetochlor)、莠去津(atrazine)和百草枯(paraquat)这些除草剂都具有剧毒;福美双(thiram )是一种经常使用的杀菌剂,这些农药全都被欧盟禁止使用。噻虫嗪(Thiamethoxam)、吡虫啉(imidacloprid)、毒死蜱(chlorpyrifos)和马拉硫磷(malathion)是用来对抗蝗虫,但文件显示这些杀虫剂会被使用于日常农业工作中。

专家批评,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受培训的机会有限,他们获得合资格防护设备使用危险化学品的渠道不多,而且当地的医疗保健系统不健全,所以粮农组织在发展中国家推广这些农药是不道德的行为。

德雷尔说﹕「在我的任期内,我们认真地努力将风险尽可能地降低。并将此类物质的使用量保持在绝对最低限度。这些文件实在是太惊人」。

一项在2020年发表的研究发现,欧洲每年约有160万宗农药中毒案件,南美洲则每年有800万宗。但尽管非洲使用的农药远少于世界其他地区,该地区每年的农药中毒案件1150万宗。

粮农组织一向强调要帮助农民摆脱对农药的依赖,为甚么它又会批准使用欧盟禁用的农药呢?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由于屈冬玉在2020年,与国际作物生命协会(CropLife International)签署合作协议。该协会是全球最大的农业和化工产业利益集团,成员包括拜耳(Bayer)和巴斯夫(BASF)。同年,粮农组织又与国企种子生产商先正达(Syngenta)签署另一项合作协议。德雷尔指出当他还在粮农组织任职时,这些与业界有利益冲突的合作协议是绝对不允许的。

赫鲁斯卡(Allan Hruska)曾经担任粮农组织官员多年,负责保护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农作物。他指出,这些合作协议损害了粮农组织的诚信,外界看见粮农组织总干事与国际企业的负责人一同微笑著宣布策略夥伴关系,「对我来说,这向每个人传达错误的形象和讯息,即粮农组织不再是一个诚实、中立的中间人」。

德国媒体曾经向粮农组织查询与业界签署的合作协议,被告知不存在任何法律、财务或其他义务,而且粮农组织目前正在审查所有现有的夥伴关系。至于有关出口欧盟禁用的农药,粮农组织回覆接收国需要事先批准入口,在某些情况下,粮农组织有与接收国探讨过更安全的替代方案。

屈冬玉带来的争议还有由他提出的「手牵手计画」(Hand-In-Hand Initiative)。该计划将发展中国家与外国投资者连结起来,并且特别定制发展计划,加速发展中国家农业食品系统的市场转型,最终目标是提高国民收入,改善贫穷和弱势族群的营养状况,并增强对气候变迁的抵御能力。

联合国问题专家鲍曼(Max-Otto Baumann)批评,「手牵手计画」的指导原则与联合国一向奉行的原则不一样,「这种互惠互利的核心原则是中国外交和发展政策的特色。发展援助金不是义务,而是一种计算,受援者和投资者双方都应该受益」。

2022年10月,粮农组织在罗马主办的「手牵手计画」投资论坛上提及了数个潜在投资项目,其中包括一个名叫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该岛国位于西非海岸,天然资源贫乏,旅游业不发达,国家严重负债。

粮农组织希望外来投资者为当地渔民购置现代化的玻璃纤维渔船,让他们到更远的地方捕渔。除了渔业之外,投资文件还包含了要推动当地的旅游业,建设四个新港口,其中包括一个游轮码头。当地居民质疑游轮码头能带来的经济效益有限。

德国媒体怀疑中国政府是最终受益者,因为北京可以透过「手牵手计画」计划引入中国投资者,与各个大西洋岛国建立邦交,建立在该区域的影响力。中国在2015年宣布耗资8,000万美元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建设深海港口。一年后,该岛国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国建交。

在大西洋对岸的巴拿马,粮农组织正在为「巴拿马食品中心」基础建设计画寻找投资者。屈冬玉在2022年4月曾与巴拿马总统科尔蒂索(Laurentino Cortizo)见面, 讨论建立食品储存和加工中心的可能性,希望能将拉丁美洲各国出产的谷物在巴拿马暂时储存,然后再运往亚洲。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巴拿马运河沿岸进行投资,中国现在是巴拿马第二大的进出口贸易夥伴,仅次于美国。

拉丁美洲专家艾利斯(Evan Ellis)分析,巴拿马运河从未被用作农产品集散地,它是一个港口,供船只将从巴西和阿根廷等地方出产的农产品转运到如中国等太平洋目的地,「但从中国战略角度来看,这项提议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利用联合国专责组织和巴拿马政府一同创造的东西,为中国提供他们无法透过竞争或收购而直接进入当地市场的优势」。

记者:江颖 (美国华盛顿报道) 编辑:温晓平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