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視覺藝術家協會紀念六四 709案家屬李文足等獲獎

2018-05-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視覺藝術家協會向當知項欠、張林、李文足(金變玲代領)、以及2013年獲獎的朱虞夫(女兒朱麗代領)、吳立紅(女兒吳韻蕾代領)頒獎。(黃小山攝)
視覺藝術家協會向當知項欠、張林、李文足(金變玲代領)、以及2013年獲獎的朱虞夫(女兒朱麗代領)、吳立紅(女兒吳韻蕾代領)頒獎。(黃小山攝)

美視覺藝術家協會紀念六四 709案家屬李文足等獲獎

美國視覺藝術家協會在洛杉磯舉行紀念六四29周年活動,並頒獎予多名在人權和自由表達方面作出傑出貢獻的人士,有100多位人權活動人士出席活動。(黃小山/劉少風 報道)

在美國視覺藝術家協會周六(26日)晚舉行的紀念活動上,為人權運動抗爭並被監禁超過16年的張林、持續為丈夫抗爭的709案家屬李文足、因拍攝反映西藏人權狀況紀錄片被判刑6年,並遭受嚴重酷刑的當知項欠獲頒獎項。

協會負責人劉雅雅指出,六四鎮壓過去了29年,但中國的人權狀況依然惡劣,更持續惡化,大量維權律師和人權活動者被抓捕和關押。

由於709案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至今仍被中國官方嚴密監控,無法出席頒獎儀式,同樣是709案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受託代李文足宣讀獲獎感言。

李文足在信中指出,王全璋被關押近三年但生死不明,而至今她的家庭不斷遭到打壓,牽連孩子和親戚。

她說:王全璋在2015年7月10號被中國公安抓捕,至今已經近三年了,我們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不知道他的生死。不僅如此,我的家庭也遭受了中國政府的打壓,學校被警方施壓,孩子被學校拒收;房東受到威脅,不准租房給我。我的姐夫被官方停掉工作,被逼著來北京哀求我的老父母回老家,因為我的父母幫我照顧孩子,替我分憂。

李文足透露,她被抓已有八次,為王全璋辯護的律師被抓捕和吊銷律師證,也有多達七位。

李文足說:我和孩子的生活在官方24小時的嚴密監控之下。特殊時期,如兩會、美國總統訪華,一定會被限制人身自由、軟禁在家。近三年,我被警察無手續抓到派出所至少八次。為王全璋代理的律師,前後有七位被官方以不同方式的打壓,遭遇吊照、註銷、抓捕。因為有大家的關注和支持,讓我在艱難面前才沒有停下腳步。

同為709案律師家屬,金變玲透露了江天勇的近況,指他現在已由看守所移交到監獄,但他的身體狀況堪憂,特別是記憶力衰減的狀況,令人擔心;她和孩子也無法與江天勇通話。

而浙江人權活動人士朱虞夫的女兒、江蘇無錫環保人士吳立紅的女兒,代表父親領取2013年的獎項,並講述親人的遭遇。

朱虞夫的女兒朱麗透露,她在各方的幫助下,已於近期來到美國與哥哥和姑姑團聚,她現在很擔心父親的處境。朱麗透露,因為長期坐監,朱虞夫的身體狀況很差,並在兩星期前,一直處於警方嚴密監視下的他,遭遇一次莫名其妙的車禍,而肇事者已經逃離,當地官方沒有作出任何說法。

朱麗說:這事一看就是蓄意的,因為那個人撞他的時候速度,根本就沒有慢下來;一般人撞倒的話會按煞車。摔倒以後連車子都摔壞了,他騎的是電瓶車,就腿上受傷然後腰椎間盤突出復發。其他地方可能也撞了,但他沒有去醫院,所以現在不知道具體的情況,沒有任何人站出來。

朱麗還表示,儘管母親已為父親繳納長達15年的社保,但現在官方剝奪應該擁有的退休金,目前家裡的生活也成問題。

2013年自由發言獎獲獎者、無錫環保人士吳立紅的女兒吳韻蕾亦獲邀講述吳立紅的近況。她指在父親吳立紅出獄後,依然被官方24小時嚴密監視,禁止他工作和離開家鄉,申請護照也被拒絕。吳韻蕾稱,父親的願望就是治理太湖,但竟成為被政府逼害的對象,她希望中國政府能夠給一個說法。

您的評論 (4)
Share

Frankie Leung

Los Angeles

I support Ann Lau.

2018-05-28 13:19

陆生态

北京

吴立红指出,环境保护是无国界的,环境保护好了受益的不光是人,还有动物跟植物。结果国家机器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打击环保人士,这叫人无法理解。打击环保人士实际上也是在打击他自己,他也在这天空下生活,也离不开水,需要安全的食物。

他说,现在光媒体呼吁没有任何作用了,政治体制不改变,起不到任何作用。没有民主,一切只是一句空话。吴立红称,官方的环保费用是很多的,他们任命官方背景的“环保斗士”“环保卫士”可以自由进出国门到世界各地旅游,很潇洒的。但你维权就会受到打击,一些维权律师被抓后放出来日子都不好过,“我认识的几个律师通通都在坐牢。”

吴立红介绍,他现在没有其它工作,自己种一点口粮和蔬菜,养点鸡、鸭。多余的地租给别人,收取租金用来买化肥、农药,生活过的很艰辛。但他说,尽管现在受了一些苦,但与文革中被错杀的林昭相比,还是好的多。历史的发展浩浩荡荡,堵是堵不住的,只能顺势而为。
吴立红曾被民众选为“中国十大环保人物”。2007年吴立红因莫须有“涉嫌敲诈”被拘捕并判处三年监禁,2010年4月12日,刑满出狱。但其所有通讯工具都被监控,国安国保网警时刻监视着他。

2018-05-27 12:47

黄海

香港



中国著名环保人士吴立红称,以官方为主导的环境治理其实是一种伪治理:
吴立红认为是彻底失败的,就是典型的伪环保主义者。真正在中国搞环保的斗士、环保人士生存是非常困难的,甚至连国门也出不了。
他还表示,大陆的造假是全国的,不光是环保、学术等,身边充斥着假新闻、假食品等等,在充满着造假的国家,要想听到真实声音是非常难。
他说,国内有一群官方“环保斗士”“环保卫士”,中共让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但是贴的标签却是“环保斗士”“环保卫士”,“他们既没有被抓捕过,也没有被开除公职过,跟我这个真正的环保人士差别很大。”
吴立红他还表示,就是说配合这个体制,政府部门也跟我讲过,“国保”说吴立红你完全可以做一个‘好’的环保人,我们还提供给你资金而且还给你优惠条件,而且放你出国考察,但是必须要遵守潜规则,讲话糊弄民众,但是我做不到。

中共环保部曾公布,自去年以来发现二千六百多宗环保监测数据造假案例,涉及到空气、水、土壤等多种监测,而这些数据还只是冰山之一角。

而中共环保部门对监督治理篡改、伪造监测数据睁只眼,闭只眼。一旦问题被曝光,也只是找个“临时工”顶罪,使得问责制屡屡落空。

2018-05-27 12:43

匿名遊客

環保運動在那裡都很辛苦,在中國更是如此。紐約時報長期紀錄報導一位環保人士吳立紅Wu Lihong,他揭發工廠對太湖的汙染,卻因此被構陷入獄,出獄後仍不接受收買,繼續 ...
Once content to focus on the environment, Mr. Wu now believes that healing his beloved lake requires more sweeping change. “If with all their wealth, the Communist Party can’t clean up this lake, it tells you the problem is much bigger,” he said. “I’ve come to realize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is the system itself.”

2018-05-27 12:13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