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紀念碑」難豎國土 矗立洛城承載中國民主希望

2019-02-2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2月23日,在洛杉磯至拉斯維加斯15號公路旁「自由雕塑公園」內,世界最大的「六四紀念碑」揭幕,逾200人參加該活動。(陳維明提供)
2019年2月23日,在洛杉磯至拉斯維加斯15號公路旁「自由雕塑公園」內,世界最大的「六四紀念碑」揭幕,逾200人參加該活動。(陳維明提供)

「六四紀念碑」難豎國土 矗立洛城承載中國民主希望

引起國際關注的中國「六四事件30周年」,已進入倒數計時100天階段。被視為目前全球最大的「六四紀念碑」,已在美國洛杉磯至拉斯維加斯的公路旁矗立。創作者陳維明將其比喻為「六四死難者」安息之地;而前八九學運領袖則視為他們的「哭牆」和「廣場」。(吳亦桐 / 覃曉言  報道)

上周六(23日)是「六四事件30周年」倒數計時100天的開始,世界最大的「六四紀念碑」當日在美國洛杉磯到拉斯維加斯15號州際公路旁的「自由雕塑公園」內揭幕。

包括前「八九學運」領袖周鋒鎖、六四當日被坦克碾斷雙腿的方政、民主人士魏京生等逾200人參加了當天的活動。

「六四紀念碑」的創作者陳維明在演講中表示,30年前,很多學生和市民倒在中共的坦克履帶和槍口下。豎起的這座紀念碑的意義,是承載很多民主人士的希望,而他們將繼續尋找死難者的名字並將之刻到紀念碑上。

旅美民主人士陳立群認為在30年之後,依然無法在中國的土地上紀念六四,這說明中共是世界上僅存的幾個頑固的獨裁政權之一;民主人士紀念六四,是要對「六四事件」的元兇問責。

魏京生在發言中表示:我們沒有忘記那些為自由民主犧牲的志士,這座紀念碑在提示大家,民主人士沒有忘記目標,終有一天會在中國實現自由和民主。

「六四紀念碑」作者陳維明向本台介紹,紀念碑主體是高達6.4米兩個巨型「64」數字,和2.5米的基座相加正好為8.9米。創作過程中,紀念碑的方位傾角為64度,而以民主、自由、人權為主題的「自由雕塑公園」離北京的距離正好是6400英里,這些都清晰表達出紀念「八九六四」的喻意。

陳維明說:既有人意也有天意,都是指向了六四,讓我們記住這個事件,是民主人的精神的家園,是犧牲者的安息之地。

陳維明也透露,在紀念碑的基座後面鐫刻了「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收集的206名遇難者的名字。他認為在中共的封鎖下,這個數字離真正的死亡數據尚有很大距離,他和其他民主人士將繼續尋找遇難者。

陳維明 說:為甚麼西方國家非常權威的統計數字都是3千人到1萬人之間,而我們才能找到206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共產黨專制獨裁,如果家屬敢於把名單公布,家屬就面臨迫害,他們每個人都不能被遺忘。

正在美國哈佛大學做訪問學者的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作為受難者家屬與會,他的堂弟在「六四事件」中遇難。他批評中共扭曲和封鎖六四真相,讚譽陳維明等記憶工作者的努力。

郝建說:中共檢查歷史,塗抹歷史,強行扭曲歷史做得是非常成功的。探尋歷史真相的種種努力,這種燭光試圖給歷史增添微弱的光芒,這個紀念碑能夠幫助我們保存慘痛的歷史忘記,也是對當下中國歷史的提醒和推動。

周鋒鎖也向記者坦承,由於經費等原因,「六四紀念碑」最後選址在公路旁的沙漠中,也象徵了很多海外的「八九人士」的堅持與困境,這是他們心中的「哭牆」和「廣場」。

周鋒鎖說:這是第一次這些(六四)死難者的名單可以寫入一個紀念碑,這是我們的「哭牆」,這也是我們的「廣場」;這也非常符合我們現在的狀態,我們從廣場的這種撤退,現在是行走在沙漠中間,我們沒有甚麼支援,但是沙漠中有這樣一片綠洲,可以保留中國民主自由的火炬。

另據陳維明、周鋒鎖等人透露,在「六四紀念日」到來之前,他們還將在此安放「六四坦克人」雕塑,未來還將在此建立「六四博物館」和矗立「自由女神像」。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