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对华生再提限制 禁参与敏感研究项目

2019-03-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美的角力延伸到学术研究领域,美国有国会议员以保障知识产权为由,提出限制中国留学生参与美国大学的敏感研究项目。有中国留学生批评是不公平的做法。有学者认为美国的担心是可以理解,但若议案获得通过,中美关系将陷入一个更困难的氛围。(李弘音 报道)

美国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众议员班克斯(Jim Banks)周二(12日)提出议案,要求教育部成立特别工作组,并制定敏感研究项目清单,工作组将要监督中国、俄罗斯、伊朗或朝鲜等大学留学生,参与这些敏感项目的情况,并须每年两次向国会报告调查结果和建议,再向大学提供有关间谍活动威胁的资讯和应对方法。只有得到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的豁免,该些国家的留学生才能接触这些敏感项目。据报议案获民主共和两党议员支持。

建议中的清单包括美国国防部、情报机构和能源部资助的项目。班克斯认为,中国等国家可能会使用颠覆性的策略,在美国大学的主要科研项目中获得立足点,从而建立一个将数据和信息传回中国大陆的管道。

北京时事评论员章立凡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指,中美贸易战其实并不仅限于贸易范围,其背景是两国在制度及文化等的冲突。他指目前来看,中国透过教育及留学生等方式,在美国获取尖端的技术,已引起美国的警惕和防范。他认为,美国可能有这种担心,主要是因为中国是极权主义的制度,或会威胁到美国安全及国际的和平,所以不能让这些高技术落入中国是可理解。

章立凡说︰我想美国对中国有这样的担心,主要还是因为中国的社会制度,是一种极权主义的社会制度。这样不仅会威胁到美国的安全,可能也包括西方和整个世界的和平。如果这种高技术掌握在独裁政权的手里,那是非常可怕的,所以我想美国可能有这样的担心。

不过,在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万同学就认为,若因为中国留学生这个身份,而被扼杀了学习的权利,少了参与科研的经验,是不公平的。以她观察,也有约6成人会希望继续留在当地发展。她明白美国或会担心机密被盗取,但她认为可筛选一些有意在当地发展的留学生参与科研或设条款限制其资料使用,不应「一刀切」禁止中国留学生参与。

万同学︰我作为一个学生,对自己来说是少了一个参与科研的经验,亦扼杀了我可以在学术上发挥热情的机会。我认为对学生来说是少了应有的权利。科学发展是人类的共同成就,不应分国籍,如果因为分了国籍而漠视我的能力和热情,是不公平的,或是应该说是保守的。

台湾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顾问曾复生表示,美国议员提出这个议案是不文明、且与美国自由民主开放的核心价值背道而驰,他认为科研是人类活动重要的里程碑。虽然他认为现阶段,议案只是反映某部份议员的个人意见,不过若果议案获得通过,只会让中美关系局势更为紧张。

曾复生说︰如果说中美之间的交流,连学生的活动、学习的项目都要设限的话,那代表美国自己也太没有自信心了吧。如果说要用这种限制的手段,来防碍大家共同学习发展,创造一个新的科技文明的话,那我相信这也不是美国核心价值所坚持的。但是如果(议案)通过,那就代表中美关系会陷入一个更困难、更紧张的氛围,这绝对不是全世界所乐见的。

中美经贸磋商过程中,美方不时指控中国长年盗取知识产权,并强迫美企转移敏感技术。去年6月,美国国务院把在敏感研究领域学习的中国研究生的签证有效期限从5年缩短为1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