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商人逃亡海外 家人关「培训中心」惨遭虐待

2018-0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疆喀什维吾尔族商人、慈善家阿不都热合曼‧艾山从 去年1月因被监视和调查逃往海外。(阿不都热合曼‧艾山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新疆喀什维吾尔族商人、慈善家阿不都热合曼‧艾山从 去年1月因被监视和调查逃往海外。(阿不都热合曼‧艾山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维族商人阿不都热合曼‧艾山逃亡海外后,在新疆地区的家人受到严厉报复;除兄长被判重刑以及弟弟和两名幼子下落不明外,他的妻子和母亲被关入「培训中心」受到非人虐待。海外维吾尔人组织发言人认为,新疆已经变成「露天大监狱」,而国际人权组织发布的报告,批评大陆当局在新疆的高压加剧。(吴亦桐 / 林国立 报道)

新疆喀什维族商人、慈善家阿不都热合曼‧艾山,在去年初逃亡海外,得知在新疆的家人遭到报复,他近日向本台详细披露事件经过。

阿不都热合曼‧艾山早年在喀什地区从事水果批发的国际贸易,每年向中国政府上缴数千万元人民币;2015年在喀什资助四百万元兴建足球培训基地,未料这件事成为一个转折点,其后更成为当局的重点监控对象。

2017年1月,阿不都热合曼‧艾山得知当局正对他进行秘密调查后,紧急由乌鲁木齐出境飞到吉尔吉斯斯坦避风头。不久之后他得悉,兄长和弟弟都被关入喀什当地培训中心,两人短暂获释后再被重新抓走;兄长后来被判重刑十年,而弟弟木沙江至今无法确知任何消息。

阿不都热合曼‧艾山在吉尔吉斯斯坦滞留半年后再流亡到土耳其,他透过国内的朋人知道,去年11月,在喀什疏勒县中共教育当局工作逾三十年的母亲,被关入培训中心,看守人员对她作出体罚和捱饿,强迫她每日长时间保持固定姿势坐硬板凳。

而他的妻子吐尼沙姑力‧努儿麦买提,与他的母亲几乎同期被关进另一间由仓库改建的培训中心,在这间条件恶劣的培训中心,被关押者只能靠自身的体温取暖。他的母亲和妻子被抓入培训中心后,他的两名幼子亦下落不明。中间人未能向阿不都热合曼‧艾山透露其妻受折磨的细节,只表示每周都有几个人「离开」那里。最起码母亲还活著。阿不都热合曼‧艾山对本台强调,离开就是「死亡」的意思。

他对本台记者指出,作为一个热爱家庭、民族的维吾尔男人,如果当局能够释放家人,他愿意选择回去坐牢。但他并不认为中共当局会这么做;他为此选择打破沉默,日前他接受土耳其一间电视台采访时,公开家人受虐处境;极度绝望的他表示,将前去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付钱购买两颗子弹,要求当局「直接处决」妻子和母亲,以免他们继续受非人的折磨、屈辱或是「被自杀」。

总部设于德国慕尼黑的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本台表示,阿不都热合曼‧艾山一家的遭遇并不是一个个案,早年在西藏大施高压政策的中共官员陈全国,在2016年到任新疆书记后,大肆建立法外羁押场所「培训中心」,整个新疆地区变成「露天大监狱」。

迪里夏提说︰从陈全国到当地之后,推行了一些极端的政策,我认为是受到了北京高层的默认,当地对于那些,不管这个人是甚么立场,只要受到怀疑就被强制性的进行收容,进去的人不仅是要接受爱国教育,有些一直受到虐待;很多人的家人突然失踪了,没有下落。这种极端政策已经超出人的承受力了,变成了一种典型的二战时期犹太人的集中营一样,维吾尔人实际上生活在一个露天的监狱。

「人权观察」中国研究员王松莲接受本台访问时,指中共当局在新疆地区以「反恐」为藉口的高压政策,严重侵犯人权底线,而其中的维吾尔精英群体,更是重点打压目标。

王松莲说︰(这个事件)是反映了新疆的Crisis是那么严重,但是很难去报道,因为那些人都失踪了或是被抓走。很多措施都是这一年多以来才采取的,它的说法和当年打压法轮功是一样的,是甚么教育和转化中心,打压的其中一个重要目标是那些出过国的人、那些精英。

「人权观察」周四(18日)发布的「人权报告」,指新疆、西藏少数民族地区高压统治加剧。在新疆,政府日益限制、惩罚维吾尔人与外部关系,任意收回护照,强迫海外留学生返乡。数千人被任意拘押在政治思想教育中心、监控措施不断升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