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长生生产黑心疫苗被罚近百亿 受害家庭不满赔偿方案

2018-10-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0月17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及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公告指,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截图)
2018年10月17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及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公告指,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截图)

吉林省长春长生生物公司因问题疫苗事故,被国家药监局及吉林省食药监局作出多项行政处罚,包括罚款总金额达91亿元,并向受害者及家属提供金钱赔偿,有疫苗受害孩童家长认为,赔偿金额太少,无法弥补受害孩童及家属所蒙受的损失。(刘少风 报道)

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周二(16日)公布,吊销长春市长生生物科技公司的《药品生产许可证》,没收违法生产的疫苗及所得的18.9亿元,处以违法生产、销售货值金额三倍罚款共72.1亿元,总计没收款项及罚款合共91亿元。涉案长春长生董事长高俊芳等14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及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被罚不得从事药品生产经营活动。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周二亦宣布,撤销长生生物公司疯狗症疫苗药品批准证明文件、撤销涉案产品的签发合格证,以及罚款1203万元。当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长生生物涉及8项违法事实,其中包括以虚假资料骗取产品合格证及销毁证据等。

据吉林省政府的公告指,长生生物要向受害者及其家属提供三类赔偿,包括分别向一般残疾、重度残疾或瘫痪者,一次性赔偿20万及50万元,导致死亡则赔偿65万元。

山东省济南市的疫苗受害孩童家长王世峡周三(17日)对本台指,她未收到当局所指的赔偿,但对她来说,罚款及赔偿金额只是一个数字,未能实际帮助到受害儿童及家属。

王世峡说:没有啊,这些钱(赔偿金)不都入了国库了,给了国家了,哪有给这些家庭和孩子?对我们来说,(罚款)90亿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这些孩子看不起病还是看不起病,家庭没法生活还是没法生活。这些钱给谁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赔偿我们也不知道,有的是赔二、三十万,我们到现在(医治孩子)都花一百多万了。

王世峡指,疫苗厂商及有关人士没有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当局亦没有妥善处理问题疫苗所带来的后续问题。

王世峡说:不管是政府还是厂家,我觉得谁也给不了我健康的孩子了,我还是希望这个政府妥善处理孩子的事情,以后能(给这些孩子)看上病,不能在家等死吧。

另一位疫苗受害孩童家长董小姐认为,赔偿金额太少,无法弥补受害孩童及家属所蒙受的损失。

董小姐说:六十万,如果在北京的话,就一年多一点的康复费用吧,还有这一辈子的生活、后期的保障,那怎么弄呢?所以我觉得这个医疗上面,医疗费用得保证给这些受害家庭、孩子,至少能够看到一点希望,如果康复(治疗)都断的话,孩子有的不能走,不会说,那怎么办?

董小姐认为,当局所提出的赔偿方法只有短期作用,是治标不治本,认为有关部门要为孩子日后的医疗、生活及就业进行补助。

长春长生于今年7月被查出狂犬病疫苗生产纪录造假,其后事件扩大,其他多种疫苗亦被揭发纪录造假。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至8月处分40多名官员,其中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被免职,该省政协副主席李晋修被责令辞职,作为国务院调查长春长生小组负责人的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毕井泉亦要引咎辞职。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