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酒案分拆審理 首名判囚3緩5 餘者定罪機會大

2019-04-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日,符海陸的妻子劉天艷(右)發聲明,表示符海陸因為一瓶酒就不明不白地就消失了近3年。(六四酒案後援團推特)
2019年4月1日,符海陸的妻子劉天艷(右)發聲明,表示符海陸因為一瓶酒就不明不白地就消失了近3年。(六四酒案後援團推特)

(最後更新)2016年4月1日 12:45 P.M. EST

「六四酒案」被告之一的符海陸周一(1日)一審開庭,並宣判罪成判囚3年緩刑5年。有關注的人士認為,案中其餘被分拆處理的3名被告,估計接下來被定罪的機會很大,又批評當局緩刑的做法,是變相繼續限制自由。(文宇晴 報道)

四川成都「六四酒案」被告符海陸,案件周一(1日)終於在成都市中院一審開庭。符海陸的妻子劉天艷下午向本台表示,宣判結束後,有關人員表示符海陸可以出獄,於是她便立即趕到轄區的派出所等候。

劉天艷說︰他(符海陸)現在沒有說要上訴,然後法院說是下午3點鐘可以到派出所接人,因為(派出所要處理)符海陸變更強制措施,可是我還沒有接到人。

不過至晚上,記者無法再與劉天艷取得聯繫,未清楚符海陸是否已經獲得自由。

四川民主人士李雙德對法院的判決感到憤怒。他向記者指出,過去維權律師高智晟也是「判3緩5」,然而他並沒有在3年刑滿後獲得自由,在緩刑的5年裡仍然被監控,甚至被軟禁,無法與外界聯繫。李雙德擔心,符海陸即使在宣判後走出看守所,但不代表對方已經獲得真正自由,只是換了個地方。

李雙德說︰如果要是符海陸接受了判決,表示不上訴,他就可以離開看守所。但是離開看守所也好,在5年緩刑期間,(如果)當局認為符海陸不聽話,很有可能再次被收監。我對這個判決感到非常憤怒。

據「六四酒案後援團‏」推特消息,成都中院戒備深嚴,幾十個警察在法院外戒備。即使有不少親友到場,美國領事館亦有派員到場,不過亦不被允許旁聽,最後只有符海陸的妻子和姐姐能進庭旁聽。至於家屬委託的律師冉彤及盧思位亦有到庭,並要求法院給出解聘他們的文書,但是法官避而不見。

符海陸的案件原本在上月22日開庭,官派律師卻在開庭前突然轉告家屬取消消息,一周之後家屬再收到法院開庭的通知。劉天艷在開庭前發聲明,指出在符海陸被羈押起過1000天的日子裡,家屬飽受案件被無理延期的煎熬,委託的律師也無法介入案件,更「被解聘」。劉天艷在聲明中指出,因為一瓶酒,家人就不明不白地就消失了近3年,更平白無故地遭受牢獄之災。但她相信,歷史不能永遠被掩蓋,真相和正義終會得勝。

「六四酒案」的四名被告符海陸、羅富譽、張雋勇及陳兵,被關押接近3年,其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案件一拖再拖,直至上周五(3月29日),成都市中級法院將此案拆分四宗案件來審理。張雋勇 、羅富譽 、陳兵的案件 ,緊接著符海陸之後開庭。除陳兵仍能用自己聘請的律師外,其餘三人的律師較早前被告知遭到解聘,並由官方委任的律師取替代理。

一直關注「六四酒案」的成都公民張雲忠認為,原本符海陸、羅富譽、張雋勇及陳兵是同屬一個案件,不明白為何法院會分開來處理。不過他相信即將開庭的其餘3人,會被定罪的機會也很大,而且為了逃避國家賠償問題,刑期都不會低過已經被羈押的日子。

張雲忠說︰以前說要開庭,但後來又取消了,估計是與上級要求或是配合上級的政治形勢有關,地方政府是無法決定的。關了多久肯定要判多久,要不然關了3年判了2年,到時候就可以申請國家賠償。接著3個人進行審判,估計都差不多這種(刑期)。

案情指,在2016年「六四」27周年前夕,符海陸自行在酒瓶上貼上諧音與「銘記八九六四」相似的商標而被捕。初時當局以「尋釁滋事」對其進行刑事拘留,其後在起訴時罪名變更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有線中國組在開審當日(1日)的報道指,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

而有份參與的張雋勇、羅富譽、陳兵亦先後涉案被捕,同樣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案件於2017年的3月底被起訴至成都市中級法院,但其審理期限一再延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