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酒案分拆审理 首名判囚3缓5 馀者定罪机会大

2019-04-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日,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右)发声明,表示符海陆因为一瓶酒就不明不白地就消失了近3年。(六四酒案后援团推特)
2019年4月1日,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右)发声明,表示符海陆因为一瓶酒就不明不白地就消失了近3年。(六四酒案后援团推特)

(最后更新)2016年4月1日 12:45 P.M. EST

「六四酒案」被告之一的符海陆周一(1日)一审开庭,并宣判罪成判囚3年缓刑5年。有关注的人士认为,案中其馀被分拆处理的3名被告,估计接下来被定罪的机会很大,又批评当局缓刑的做法,是变相继续限制自由。(文宇晴 报道)

四川成都「六四酒案」被告符海陆,案件周一(1日)终于在成都市中院一审开庭。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下午向本台表示,宣判结束后,有关人员表示符海陆可以出狱,于是她便立即赶到辖区的派出所等候。

刘天艳说︰他(符海陆)现在没有说要上诉,然后法院说是下午3点钟可以到派出所接人,因为(派出所要处理)符海陆变更强制措施,可是我还没有接到人。

不过至晚上,记者无法再与刘天艳取得联系,未清楚符海陆是否已经获得自由。

四川民主人士李双德对法院的判决感到愤怒。他向记者指出,过去维权律师高智晟也是「判3缓5」,然而他并没有在3年刑满后获得自由,在缓刑的5年里仍然被监控,甚至被软禁,无法与外界联系。李双德担心,符海陆即使在宣判后走出看守所,但不代表对方已经获得真正自由,只是换了个地方。

李双德说︰如果要是符海陆接受了判决,表示不上诉,他就可以离开看守所。但是离开看守所也好,在5年缓刑期间,(如果)当局认为符海陆不听话,很有可能再次被收监。我对这个判决感到非常愤怒。

据「六四酒案后援团‏」推特消息,成都中院戒备深严,几十个警察在法院外戒备。即使有不少亲友到场,美国领事馆亦有派员到场,不过亦不被允许旁听,最后只有符海陆的妻子和姐姐能进庭旁听。至于家属委托的律师冉彤及卢思位亦有到庭,并要求法院给出解聘他们的文书,但是法官避而不见。

符海陆的案件原本在上月22日开庭,官派律师却在开庭前突然转告家属取消消息,一周之后家属再收到法院开庭的通知。刘天艳在开庭前发声明,指出在符海陆被羁押起过1000天的日子里,家属饱受案件被无理延期的煎熬,委托的律师也无法介入案件,更「被解聘」。刘天艳在声明中指出,因为一瓶酒,家人就不明不白地就消失了近3年,更平白无故地遭受牢狱之灾。但她相信,历史不能永远被掩盖,真相和正义终会得胜。

「六四酒案」的四名被告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及陈兵,被关押接近3年,其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件一拖再拖,直至上周五(3月29日),成都市中级法院将此案拆分四宗案件来审理。张隽勇 、罗富誉 、陈兵的案件 ,紧接著符海陆之后开庭。除陈兵仍能用自己聘请的律师外,其馀三人的律师较早前被告知遭到解聘,并由官方委任的律师取替代理。

一直关注「六四酒案」的成都公民张云忠认为,原本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及陈兵是同属一个案件,不明白为何法院会分开来处理。不过他相信即将开庭的其馀3人,会被定罪的机会也很大,而且为了逃避国家赔偿问题,刑期都不会低过已经被羁押的日子。

张云忠说︰以前说要开庭,但后来又取消了,估计是与上级要求或是配合上级的政治形势有关,地方政府是无法决定的。关了多久肯定要判多久,要不然关了3年判了2年,到时候就可以申请国家赔偿。接著3个人进行审判,估计都差不多这种(刑期)。

案情指,在2016年「六四」27周年前夕,符海陆自行在酒瓶上贴上谐音与「铭记八九六四」相似的商标而被捕。初时当局以「寻衅滋事」对其进行刑事拘留,其后在起诉时罪名变更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有线中国组在开审当日(1日)的报道指,符海陆被控「寻衅滋事罪」。

而有份参与的张隽勇、罗富誉、陈兵亦先后涉案被捕,同样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案件于2017年的3月底被起诉至成都市中级法院,但其审理期限一再延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