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家属削发抗议法院:我可以无髪 你不能无法

2018-1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2月17日,709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削发抗议并到最高法院控告天津二中院对王全璋案严重超出办理期限问题,以及709律师李和平、谢燕益和709公民翟岩民早前「被酷刑」问题。 (吴亦桐提供)
2018年12月17日,709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削发抗议并到最高法院控告天津二中院对王全璋案严重超出办理期限问题,以及709律师李和平、谢燕益和709公民翟岩民早前「被酷刑」问题。 (吴亦桐提供)

709家属削发抗议法院:我可以无髪 你不能无法

709案4位被捕律师的妻子,周一(17日)削发抗议法院非法办案,并到最高法院控告及递交《督促函》。她们在现场高呼「我们可以无髪,你们不能无法」。但再遭法警和警方强力阻拦。大批到访的传媒亦遭警方驱赶。「709案最后一人」的王全璋,案件目前严重超期。(吴亦桐 / 覃晓言  报道)

709案被捕律师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和原珊珊,周一(17日)毅然采取削发行动,抗议当局非法办案,并到中国最高法院提控和递交《督促函》,要求最高法院履行监督职责,纠正天津二中院非法办理王全璋的案件,并调查早前获释的709律师李和平、谢燕益和维权人士翟岩民「被酷刑」问题。

709案妻子们在声明中指出,王全璋案被起诉到天津二中院至今已有20个月,但天津二中院主审法官一直对家属聘请的律师避而不见,并在背后设置障碍,阻止律师合法阅卷及会见王全璋,致使案件严重超出规定的办理期限。

四人下午到最高法院外高呼「我们可以无髪,你们不能无法」的口号,最高法院增派法警和警察阻截,4人最终无法进入最高法院进行控诉。该抗议行动吸引大批传媒到达现场追访。

王峭岭向本台介绍,她们此次改变抗争方式,以削髪行为诠释爱和勇气,并清晰表明抗议主题。而最高法院第31次拒绝她们的控告,再一次反映当局「无法」。

王峭岭说:如果今天你是王全璋,你看到你的妻子坚持3年半的呼吁,当你看到她那么爱美的一个人打破了东方人传统的观念,进入了一个无发的状态,你会觉得她是美还是丑呢?法律是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中国又提倡「依法治国」,所以我们就有一个「我们可以无发,你们不能无法」的行动。今天在最高法院警戒线比以往都要长,总之我们还是没有能够进去,今天是第31次控告,但是我们会坚持下去。

另一抗议者李文足表示,各级司法部门、特别是主审法官,在王全璋案中无处不在体现「无法」。

李文足说:王全璋的案件于2017年2月14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到法院,到现在近两年了。但他的主审法官林昆和周虹一直在赤裸裸的违法,导致王全璋案严重超出了规定办理期限。虽然有官方律师会见了,但是没有他会见的详细消息,它们已经打算照著它们的剧本演下去了。

旅美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盛赞709妻子们,又一次有创意的抗议行动,他也认为这会让外界更加看清中国当局「无法无天」的本质。

陈光诚说:709家属走所谓的司法渠道没有效果,这个削发的行动价值在于让很多中国人看清楚,中国的法院甚么都不是,只是中共欺骗老百姓的一个摆设而已;也让我们看到除了和独裁政权斗勇之外,还要斗智。这个行动必将载入中国维权抗争的历史史册里边。

王全璋是709大抓捕事件中最后一名仍被扣押未审的律师。王全璋于2015年7月被抓捕;在羁押期间传出遭受电击等酷刑消息。2017年2月王全璋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到天津二中院;到目前已逾20月。国际社会给予该案高度关切。

据悉,官方认可的律师刘卫国已经在近期再次会见王全璋,但刘卫国拒绝向家人和外界透露会见详情。只称到时会通知家属开庭时间。外界密切关注当局是否在西方圣诞假期期间对此案开庭审判,以减低国际社会的关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