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第二宗索賠訴訟成功遞交 控政府隱瞞疫情醫院不作為

2020-07-2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武漢疫情受害者家屬陳敏在7月20日通過郵政特快專遞。(楊占青提供)
武漢疫情受害者家屬陳敏在7月20日通過郵政特快專遞。(楊占青提供)

武漢市民陳敏的父親因新冠肺炎喪生,陳敏認為武漢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及其下屬職能部門衛健委故意向公眾隱瞞疫情真實訊息,釋放假訊息,麻痹公眾,致使她家人放鬆警惕,疏於防範,是導致新冠肺炎大範圍傳播的主要責任人,一方面造成她父親感染,另一方面由於前期大面積感染造成後來醫院感染病人暴增,造成她父親入院難,住院後也得不到治療和護理,故將武漢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分別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起訴至法院。

陳敏的父親在1月10日開始發燒,最初以為是感冒,就在住處附近的武漢市青菱醫院治療,但一直沒有改善。

在1月25日的晚上,陳敏父親發燒得非常嚴重,陳敏趕緊帶其到武漢市科技大學醫院檢查,做了CT和血常規,結果顯示是病毒性肺炎,雙肺嚴重感染,然後連夜趕到定點醫院武漢市第七醫院,排隊等候了三個多小時後好不容易看了醫生,醫生看過CT後答覆是高度疑似新冠病毒感染,而且已經雙肺發白,屬於危重患者,血氧90,在這種情況下,還被要求排隊做核酸檢測,拿到陽性結果後才有資格排隊等待病床。

1月26日,陳敏的父親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采集了咽部樣本,直到28日下午才得到結果,顯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

1月29日中午,陳敏的父親被救護車送到武漢市第三醫院光谷分院,因為沒有空床,在醫院門診大廳等候了大半天,直到下午5點多才勉強安排了個走廊的加床,陳敏及家屬不能去照顧,全都要指望醫生護士,陳敏從父親那里得知,因為病人爆增,醫護人員根本就不能照顧,三天基本都是沒有吃東西,更別說吃熱的了,人清醒的時候能吃點冷飯菜就不錯了。另外,由於一個護士要管30多個人,病人很難得到護理,陳敏父親戴著吸氧面罩想上廁所都沒有辦法,大小便只能在床上,也沒有人換床單,陳敏現在想起來仍然非常痛心。

陳敏說,最重要的是,醫院除了吸氧根本沒有其它的治療措施,這也是她父親加速死亡的原因之一,就連自費買的球蛋白送進去都延誤了兩天,到住院的第三天即2月1日才開始打,打了兩針,陳敏父親就在2月2日凌晨去世。

醫生病歷上寫的是搶救了兩次,就是1月31日的那次搶救完了才跟陳敏打電話,要她去簽字。陳敏說,2日凌晨走的時候到底有沒有搶救?怎麽搶救的?這些都不得而知,全憑事後補寫的住院病歷,這些都被醫院以人手不夠搪塞過去了。

「新冠病毒肺炎索賠律師顧問團」的合作夥伴楊占青一直參與協助新冠受害者及家屬維權,他表示,目前在維權的受害者基本都是在政府公開疫情信息之前感染的,所以他們維權動力很大,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家人死得太冤枉、太不應該。但同時,受害者家屬的顧慮越來越大。由於武漢警方和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一方面污名化楊占青是反華勢力,不讓受害者家屬和他聯繫,但這些受害者家屬又急需法律援助,在找不到援助律師的情況下,這些受害者家屬不得不通過楊占青求助顧問團,仍希望能有機會給家人討個說法。所以,這些受害者家屬在維權中態度搖擺,顧慮很多,很可能今天決定起訴,第二天又不打算起訴。

陳敏也是猶豫再三後決定維權的,好不容易付諸行動,遞交訴狀後卻不敢通報傳媒,擔心被警察找麻煩。後來估計是起訴後發現沒有任何部門回應她,實在沒有希望才決定曝光給傳媒。「傳媒的曝光對當事人來說是雙刃劍,曝光後地方政府官員會極盡騷擾威脅手段,脅迫當事人放棄維權,若當事人不放棄,地方政府就設法溝通,早日解決,所以很多時候,當事人的維權是否有進展,在於地方官員良心和當事人承壓能力。若不曝光給傳媒,估計真的沒有人在乎她是否起訴。」楊占青說。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