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歌颂习近平要受罚 于建嵘等50大V被禁言或封号

2019-04-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8日,于建嵘被禁言后,其在朋友圈发了一幅自己带著口罩的画。(于建嵘社交媒体)
2019年4月8日,于建嵘被禁言后,其在朋友圈发了一幅自己带著口罩的画。(于建嵘社交媒体)

大陆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和50名俗称「大V」的网络红人,突遭新浪微博禁言和封号处分。知情人指,该处分表面上是以企业名义执行,实际上指令是来自官方。相信与没有参加歌颂习近平功绩有关。(黄小山 / 程文报道)

新浪微博周一(8日)发布通报,以清理有害时政资讯的名义,对北京社科院自由派学者于建嵘、时评员童大焕、六神磊磊等50名网路大V实行封号或禁言。其中,微博平台方还提到了「落实企业主体责任」理由。

据微博披露的消息显示,于建嵘教授被禁言时,其微博的粉丝已达720多万。但近一年多来,其微博的主要内容,是组织一批画家四处写生卖画,游山玩水。他也一直不参与歌颂习近平。

禁言通报之后,于建嵘亦在朋友圈先后写道:「欲加之罪,不必找词?!」、以及「不要问我说了甚么;而应该去想,有甚么话没说」。但于建嵘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

资深律师杨先生指出,不允许直接批评,但可以不参与歌颂。于建嵘这一年多以来的微博,其实就回避了敏感的时政问题,但也绝不歌颂。但即使如此,他们也可以随时封掉你发声的权利和机会。

杨先生说:我以前在微博上发言,或者在朋友圈发言,那基本上是想讲甚么我就讲了。但说实话,我现在还是会自动进行一些自我审查的,我也担心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有些时候有关部门可能就会给你打电话。其实我们很多时候讲的那些东西不就是一些常识的东西吗?也就是说你讲常识都有危险。他们也知道,他们这种做法荒唐、很可笑,但是他们基于某些现实的考量,或者是某种利益需要,他们又不得不这么做。

另据知名大V程淩虚称,在于建嵘等人被封之前,他两个拥有数十万粉丝的帐号,就已经先后被封号。这意味著他们已不想让任何反对的声音出现。

程淩虚说:我们这些平时流量比较大的,就新浪微博平台来讲,它也不会愿意封的啦。但是它不封,就封它的平台了。原来像我们这些有影响的在前面挡子弹,把我们封了,那些原本影响力不大的,就成了影响力大的人。一批批来呗。真的是无能为力,说难听点,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

为此,本台记者致电新浪微博,对方以不知情为由拒绝采访。但另一位新浪职员吴先生告诉本台记者,处理于建嵘等人,并非网站的自行决定,而是来自上面的指令。并且关闭甚么人的帐号,并不是仅仅只看网路言论,即使近期没有发布甚么敏感资讯,但可能其言行一直被监视。

吴先生:我估计很有可能是线下的问题,因为现在我看很多一些人都在说,就说他是能自食其力,不愁钱花的那种人,然后,有一定言论自由啊各方面。而且发甚么内容并不代表他就没有被监控啊,或者是关注到。不过对他应该只是禁言,也没有封号甚么的。也是提醒一下吧。

另据资深官媒人士透露,越来越严厉的禁言封号,在于建嵘封号当天,四川一名女网红因穿著短裙、系红领巾捉鱼而被抓,并被以亵渎爱国英烈的名义,处以12天拘留,并罚款1千元。为其拍摄视频的朋友也被训诫。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