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案秘審半年後無結果 其妻子再會見法國外長籲向中國施壓

2019-11-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31日,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和律師到徐州中院,要求交待余文生案件進展。(吳亦桐提供)
2019年10月31日,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和律師到徐州中院,要求交待余文生案件進展。(吳亦桐提供)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因提出修憲建議遭報復,今年5月該案秘密開庭後遲遲未公布結果。法院向余文生妻子許艷透露,本案依然在審理中。許艷繼周一(4日)與歐盟、英德等多個駐華人權官員會面後,周三(6日)與到訪北京的法國外長、法國駐華大使等再會面,請求西方各國向中國政府施壓,要求中國政府向家屬交待案情及盡快履行法律程序。多位維權律師認為這是一起典型的文字獄冤案。(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據目前被羈押的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向本台透露,周三(6日)她與到訪北京的法國外交部長讓—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法國新任駐華大使羅梁(Laurent Bili)、法國駐華使館人權官員等人會面。

今年1月,羈押中的余文生獲頒2018年度「法德人權法治獎」,該獎是德國和法國外交部於2016年聯合設立的人權獎,旨在表彰全球範圍內富有勇氣的人權捍衛者。

許艷感謝法國外長將該獎授予余文生,並請求法國政府明確向中國政府提出,余文生案於今年5月被秘密開庭後,已經過去6個多月,屬於超期羈押,應該立即作出判決。她明確要求,中國政府要尊重國際普世價值。

許艷說︰昨天我見到了法國外交部長、法國大使、法國人權官員,介紹了余文生案件情況,我也提到了余文生律師是2018年「法德人權法治獎」的獲得者,請法國政府要求中國政府能夠尊重國際的普世價值。法國外交部長表示很關注。

本周一(4日),許艷與余文生的代理律師也會見了歐盟、德國、英國、加拿大、荷蘭、瑞士駐華使館人權官員。許艷說明了10月31日她與代理律師們一起到徐州中級法院查詢案件的情況,亦請求西方多國政府促中共當局履行法律程序,盡快公布余文生案的結果。

許艷向本台表示,在她和律師早前多次查詢無果後,10月31日徐州法院並未正式通知結果,但有工作人員透露本案依然在審理中。

許艷說︰徐州中院沒有給我一個明確的答覆,但是有不同的人也會出來說幾句話,他(們)說案件還在審理中,應該現在還沒有判決,是被最高法延期還是甚麼,沒有告訴。希望國際上能夠要求中國政府、包括徐州中級法院,依法告訴家屬余文生案的情況;如果還沒有判決,立即要求他們給予判決。因為他被秘密開庭已經6個月,已經屬於超期羈押了。

709案獲釋律師謝燕益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余文生案是一個典型的文字獄冤案,即便如此,當局還是不肯履行表面上的法律程序。

謝燕益說︰余律師這個案子裡面,(近)兩年沒有一個消息,不知當局是故意為之,還是有甚麼原因。余文生案本身是因言獲罪,是文字獄;另外以一種人沒有任何聲息的這種審判方式,到現在不知他的死活。即使是以言治罪,也應該按照相關的程序。我們也知道最近這幾年整個法制的倒退。

在709大抓捕事件中最早一批被捕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前行政助理、法學博士劉四新也就此接受了本台採訪,他指出余文生於十九屆二中全會前被捕,到十九屆四中全會結束仍無進展,這是一起典型的打壓公民憲法權利的案件,預計當局在不久的未來會採用「假期宣判」模式。

劉四新說︰余文生律師公開發的呼籲、文字都純屬憲法的表達自由、言論自由的範疇,但在中國這個比較特殊的時期,官方肯定就要用刑法的手段來解決行使公民、尤其是律師的憲法表達權利這個問題。如果國際上繼續幫助,肯定對解決他這個案子有很大幫助。按照以往的案例,很有可能在2020年元旦前後、農曆春節期間應該會有結果。

余文生是北京人權律師,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及其他人權案件;2014年因聲援香港佔領運動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之後,因代理王全璋案遭當局打壓被註銷律師執照。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公開發表修憲建議信,要求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制度等。第二天即遭國保抓捕並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被秘密開庭,至目前仍無結果。德國、歐盟、美國等西方國家在余文生被捕後多次向中國政府提出釋放要求。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