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前想后】专业自主路艰难


2019-04-23
Share
fm-web.jpg 【师前想后】专业自主路艰难

【师前想后】专业自主路艰难

这边厢刚过去的「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选举又见到促进成立教学专业议会成为教协支持的候选人的政纲;教协周年会员代表大会也惯常地把「争取成立教学专业议会」放在动议中。那边厢是医委会开会否决了全部放宽海外医生考执业试后的实习安排,引来不少攻击。二者都与专业自主相关,专业自主诚然不容易,而这却是越来越走向威权管治的大环境所必须重视的一环。

自李东海林老师轻生事件以来,几乎是每天都有与学校管理相关的负面报道,可见校本管理出现了不少问题,教学专业出了问题,成立教学专业议会是一个出路,让专业自主,至少有一个独立的组织,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校内出了问题,由校董会调查出现的弊端。香港特区政府于1998年已拨款二千万元,作为成立教学专业议会的经费,可惜政府当局诸多推搪,一再拖延,至今文风不动,虽然根据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于2001年对64%在职教师进行的意见调查,业界对于成立教学专业议会的共识显示,超过九成的回应者认为应该马上成立教学专业议会。

距离政府拨款成立教学专业议会已十年,至今仍未成事。当然,若让业内自主,政府当局便较难控制教育界,这可能不是管治者所乐见的。可是作为教育界的代表,除了在每一届的「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选举政纲中,以及每一年的教协会员代表大会的动议中提出成立议会的提议外,实际上也是每每不了了之,只为著那些所谓「成功争取」的得著而沾沾自喜,并没有意志与行动争取成立教学专业议会。因此,所谓「成立教学专业议会,实现教师的专业自主」,恐怕只是叶公好龙而已。

另一方面,医学界虽然有医委会的存在,可是这个专业的组织近日却面对很大的挑战。医委会于4月3日开会,否决了全部放宽海外医生考执业试后的实习安排,触发立法会跨党派议员不满,民主党及民建联都表示,拟提出私人条例草案,放宽引入海外医生的门槛。民建联甚至提倡在医管局工作满5年,可免试成注册医生。对于方案被指会引入内地医生,影响医疗质素,民建联的议员葛佩帆指,这想法间接贬低内地医生,「边度都有质素高质素低嘅医生,不论在何处受训,只要符合资格即可,不应有门户之见。」民建联的用意在此可谓昭然若揭,他们更提出要收回医委会权力。

诚然建制派正想藉著医生人手不足的情况,逐步透过打开海外医生的缺口,重点正在于让内地医生可以来港。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民主党的黄碧云也提出要收回医委会权力。黄氏指出如医委会下月8日的会议,仍未能就放宽非本地培训专科医生的实习要求,令提出的吸引方案再被否决,民主党不排除提出私人条例草案,修订医生注册条例,并会寻求与其他党派包括民建联和自由党等合作。民主党完全没有洞悉这对于医学界专业自主的破坏,更甚者是打开了内地医生来港执业的缺口,他日甚至可能夺去医委会的注册权。威权政府的管治,当然想控制各个专业,此乃管治者的手段;然而民主党不能因著选举将近而罔顾大局。

专业自主,政党不要干预!

主持︰施安娜、陈竟明


(以上评论纯属主持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