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前想后】不忘六四 响应六九

2019-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师前想后】不忘六四 响应六九

这星期对于香港人来说很重要,不但是六四的30周年,更有6月9日由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大游行。

根据《苹果日报》的调查,超过8成本地学生、近7成国际学校学生都听过六四事件,主要资讯来自学校。然而只有4成本地学校学生能正确描述六四事件,比国际学校学生还要少1成。有本地学生误以为六四与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有关,也有人与南京大屠杀混为一谈。可见年月的过去,六四中共武力镇压的的真相渐渐被模糊了,正如《六四十问》作者许伟恒(中学中国历史和通识科老师),在6月1日的新书发布会中,他提出了六四是「和强权的斗争,是记忆与遗忘之战」,他用了十年成书,正是想记下这段历史。

诚然,三十年过去,不少香港人没有忘记,每年的六四晚上,维园的烛光风雨不改地点起。更有一群当年曾身历其境的记者,认为有责任将当日所见所闻、日后所思所感,再做一次纪录,公诸于世,以为历史见证,他们以文字和影像来做记述。

30位曾直接采访「六四」的记者拍摄短片讲述「我的六四故事」;更有60个撰文者出版《我是记者——六四印记》,2019年6月4日面世。此外,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协助外国电视台拍摄的加拿大记者Arthur Kent,近日修复当年拍摄的片段,剪辑成13分钟、名为《六月黑夜》(Black Night In June)的短片,近日影片在网上公开。这些在1989年6月3日晚、6月4日凌晨拍摄的片段,显示大量中枪伤的伤者,被人抬离广场。

香港政府一意孤行,急于通过修订《逃犯条例》。别说甚么修例不关你事,只要你不犯法。教育界和其他界别唇齿相依,学生将来在各行各业,都会受《逃犯条例》影响。教育自主必须仰赖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亦为《逃犯条例》蒙上阴影。

《逃犯条例》更是对青少年对未来的希望的粗暴剥夺。教育界早在5月13日已发起联署,认为教师不能无声,当中包括进步教师同盟、学术自由学者联盟、全民教育局、高教公民、教育工作关注组,至今已超过一万三千名教育工作者参与联署。政府官员没有尽责释疑,亦没提出合理的理由去支持条例修订的必要性。在5月尾不少学校校友、师生、学生联署纷纷出现。根据全民教育局的资料,收到超过300个由中学校友发起的反送中联署连结,当中更出现由国际学校校友、左派学校、盲人学校发起的联署。

各校的联署,不少令人动容。台湾杀人案中的事主潘晓颖,其生前母校赤柱圣士提反书院两名教师和两名校友,周一(27日)发起联署「台湾遇害港人为本校(校)友,师生校友对其冤死无不痛心疾首,但眼见政府对台湾当局之提案未作积极回应,却假借公义之名,强行修例,到时或引致案件无从处理,政府之颜面何存?为死者申冤之机何在?」

教联会黄楚标中学师生、校友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联署声明。当中指出︰「我们清楚本校的深红背景,然而我们深信即使在如此封闭、亲中的环境下,依然会有勇于发声、争取公义,竭力捍衞香港民主自由的师生。」福建中学(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曾是校长)指出修例「完全与林郑月娥的竞选口号「同行」背道而驰。林郑月娥同时也拒绝和泛民对话和进行电视辩论,进一步剥削市民发声的机会。」

当全城关注、响应反「送中条例」的时候,教联会会长黄均瑜批评近300中小学校友联署反修例是政治操作,骑劫学校。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声称有五十万支持。不得不指出的是,这些建制派的所谓支持与各学校师生、校友、家长的联署反「送中条例」不同的在于,后者是民间自发的、是有名有姓、是光明磊落的,不少更是已组织了将于6月9日上街游行的。

无论是六四或六九,希望你在其中,用行动告诉当权者,我们不忘六四,我们反对「送中条例」。

主持:施安娜


(以上评论纯属主持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