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前想後】不忘六四 響應六九

2019-06-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師前想後】不忘六四 響應六九

這星期對於香港人來說很重要,不但是六四的30周年,更有6月9日由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大遊行。

根據《蘋果日報》的調查,超過8成本地學生、近7成國際學校學生都聽過六四事件,主要資訊來自學校。然而只有4成本地學校學生能正確描述六四事件,比國際學校學生還要少1成。有本地學生誤以為六四與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有關,也有人與南京大屠殺混為一談。可見年月的過去,六四中共武力鎮壓的的真相漸漸被模糊了,正如《六四十問》作者許偉恒(中學中國歷史和通識科老師),在6月1日的新書發布會中,他提出了六四是「和強權的鬥爭,是記憶與遺忘之戰」,他用了十年成書,正是想記下這段歷史。

誠然,三十年過去,不少香港人沒有忘記,每年的六四晚上,維園的燭光風雨不改地點起。更有一群當年曾身歷其境的記者,認為有責任將當日所見所聞、日後所思所感,再做一次紀錄,公諸於世,以為歷史見證,他們以文字和影像來做記述。

30位曾直接採訪「六四」的記者拍攝短片講述「我的六四故事」;更有60個撰文者出版《我是記者——六四印記》,2019年6月4日面世。此外,當年在天安門廣場上協助外國電視台拍攝的加拿大記者Arthur Kent,近日修復當年拍攝的片段,剪輯成13分鐘、名為《六月黑夜》(Black Night In June)的短片,近日影片在網上公開。這些在1989年6月3日晚、6月4日凌晨拍攝的片段,顯示大量中槍傷的傷者,被人抬離廣場。

香港政府一意孤行,急於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別說甚麼修例不關你事,只要你不犯法。教育界和其他界別唇齒相依,學生將來在各行各業,都會受《逃犯條例》影響。教育自主必須仰賴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亦為《逃犯條例》蒙上陰影。

《逃犯條例》更是對青少年對未來的希望的粗暴剝奪。教育界早在5月13日已發起聯署,認為教師不能無聲,當中包括進步教師同盟、學術自由學者聯盟、全民教育局、高教公民、教育工作關注組,至今已超過一萬三千名教育工作者參與聯署。政府官員沒有盡責釋疑,亦沒提出合理的理由去支持條例修訂的必要性。在5月尾不少學校校友、師生、學生聯署紛紛出現。根據全民教育局的資料,收到超過300個由中學校友發起的反送中聯署連結,當中更出現由國際學校校友、左派學校、盲人學校發起的聯署。

各校的聯署,不少令人動容。台灣殺人案中的事主潘曉穎,其生前母校赤柱聖士提反書院兩名教師和兩名校友,周一(27日)發起聯署「台灣遇害港人為本校(校)友,師生校友對其冤死無不痛心疾首,但眼見政府對台灣當局之提案未作積極回應,卻假借公義之名,強行修例,到時或引致案件無從處理,政府之顏面何存?為死者申冤之機何在?」

教聯會黃楚標中學師生、校友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聯署聲明。當中指出︰「我們清楚本校的深紅背景,然而我們深信即使在如此封閉、親中的環境下,依然會有勇於發聲、爭取公義,竭力捍衞香港民主自由的師生。」福建中學(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曾是校長)指出修例「完全與林鄭月娥的競選口號「同行」背道而馳。林鄭月娥同時也拒絕和泛民對話和進行電視辯論,進一步剝削市民發聲的機會。」

當全城關注、響應反「送中條例」的時候,教聯會會長黃均瑜批評近300中小學校友聯署反修例是政治操作,騎劫學校。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聲稱有五十萬支持。不得不指出的是,這些建制派的所謂支持與各學校師生、校友、家長的聯署反「送中條例」不同的在於,後者是民間自發的、是有名有姓、是光明磊落的,不少更是已組織了將於6月9日上街遊行的。

無論是六四或六九,希望你在其中,用行動告訴當權者,我們不忘六四,我們反對「送中條例」。

主持:施安娜


(以上評論純屬主持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