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港外望】香港占领立法会 革命尚未成功

2019-07-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港外望】香港占领立法会 革命尚未成功

香港主权移交22年,七一又出现55万人上街游行,然而以往不断贬低游行数字的港共,今年却忙于争论另一件大事,即7.1当晚的行动派,占领了香港立法会。当晚,示威者在立法会内挂起了标语「没有暴徒,只有暴政」,而更具象征意义的,是在主席枱前面高挂英治时代的米字香港旗,成为国际新闻的焦点。

事实上香港的民主运动,一直受困于应该是继续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段进行?还是认为这种方法已经无用,而要继续升级?这次行动虽然有刑事毁坏,但因中共害怕把七一变成血色之夜,而令警员退出立法会,于是变成了只有3小时的占领。这个占领当然有非常大的象征意义,而且的确引起了世界的关注,然而更重要的,是揭露了香港民主运动新一代的精神,包括有更团结的合作,不会互相怪责,以至占领立法会期间有4位「死士」想留守,终被其他义士强行带走,令事件不致变成最严重的悲剧;当然,接二连三的示威者自杀,已令问题变得无法解决。

但此行动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揭破那些口说要革命,不断鼓吹别人勇武,简化成为冲进政府建筑物,即可宣布革命或建国、或推翻政府的大话;在占领立法会的三小时之内,那些多年来声称别人不够胆,阻碍他们宣布建国的几位领导,全部都不见影纵;照其逻辑,只要当时站到主席枱高声叫建国,没有人可以阻碍他们,可是他们却选择了龟缩不出来;这种逃兵的做法,终令香港民主阵营内,鹰派的一翼清醒过来,明白到事情绝非勇武即可解决,能冷静与老成持重者,重新合作,寻找未来成功的契机。


(以上评论纯属主持与嘉宾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