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六四30周年特辑】天安门母亲张先玲 「我也终归要走的,但后面还有别的人」

2019-06-03

六四30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成员几乎全部被旅游、被监控、被约谈。这种情况,从这些六四受难家属成立组织开始,一直持续至今。她们见惯不怪,但她们却从未接受,亦从不妥协。今年六四前,在官方监控还未加强时,「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张先玲接受本台专访时,声如洪钟地说,「政府到现在都不敢跟我们天安门母亲对话,因为她胆子小,她杀了人,她犯了罪。」张先玲的儿子王楠当年为了纪录历史,在六四事件中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头部身亡。「我后悔一句话,他走以前问我『妈,会开枪吗?』我说不会的。他是一个正义的孩子,也许他会为了正义而坐牢,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但打死他却不是他的选择。」对亲人的思念,推动「天安门母亲」在打压之下逆风坚持,但「真相、赔偿、问责」三点要求,她们从壮年开始声嘶力竭地争取,到今日白发苍苍,官方都从未回应,不少成员更含恨而终,至死未能为挚亲讨回公道。但她们仍然乐观地坚信,正义总会战胜邪恶,真相总会战胜谎言,平反六四,自有后来者。「我也终归要走的,但后面还有别的人。」

关键词
六四30周年 天安门母亲 六四30 六四事件 张先玲 六四镇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