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宣在異鄉:海外華人的平行媒體時空

馬來西亞 | 讀者篇

北望「娘家」大馬華人看見了哪個中國?

特約記者周筠,發自馬來西亞

「你去過新疆沒?沒有?那你先去新疆看看。」

65 歲的曉玲握起拳頭當麥克風,彷彿自己是中國外交發言人,義正詞嚴地反駁中國新疆有「集中營」的說法。

曉玲是第二代馬來西亞華人,父母當年離開中國,在馬來西亞安家。她是680萬華人中的普通一員,在馬來西亞,華人佔總人口 22.9%,其祖先多來自中國南方,在馬來西亞打拼多年。 1957年馬來西亞獨立後,大部分華人取得公民資格,三、四代人後,很多華人的身份和政治認同逐漸轉向馬來西亞。

多元族群的馬來西亞的官方語言是馬來語,但各族群可以選擇母語為教學語言的學校就讀。也正因此,馬來西亞有完整的從小學、中學到大學的中文教育體系。中文資訊也是很多華人重要的信息來源。

近幾年關於中國的重大新聞事件,可見馬來西亞華人也參與了熱烈的討論,香港反送中運動、新疆拘留營、台海議題,有許多馬來西亞華人情緒激烈地發表言論,他們中的大部分人,是支持中國大陸的立場的。

台灣民主實驗室(Doublethink Lab)一項對馬來西亞的調查研究發現,在馬來西亞多元族群裡,受教育程度較低、使用中文為媒介的華人對中國相對有好感,他們平常接收新聞的管道以傳統媒體為主,如報章和電視等等。

類似的結果也與馬來西亞默迪卡民調中心(Merdeka Center)和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在 2022 年的調查相呼應。這兩個機構合作的民調發現,相比起 2016 年,對中國有好感(favourable)的馬來西亞受訪者從 35 % 增加至 39%,其中華人的好感度增加幅度最大,從 2016 年的 41% 上升至 67%,而馬來人和印度人對中國的好感度僅分別為 28% 和 27%。

馬來西亞官方語言為馬來語,但華裔族群有完整的中文教育體系,很多華人也以中文資訊為主要信息來源。 (圖/AP)

馬來西亞社會經歷了政黨輪替,和著名的社會運動,如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等,公眾的民主意識正在成長。但為何馬來西亞華人會支持一黨專政的中國?

很多馬來西亞華人表達了對中國的喜愛,但很多人甚至不能說出「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差異。對他們來說,什麼是中國?

在馬來西亞研究傳播學的教授林宇良解釋,「中國」在馬來西亞華人的歷史脈絡裡,是一個不斷被建構的概念。

他指出,「對他們而言,反正中國在地理位置上就是要那麼大,才能夠稱之為巨龍,所以只要是在那片土地上執政,是誰都沒問題,最後因為共產黨被聯合國承認,所以當然代表中國。」

「白紙運動」都是美國在搞事?

曉玲生活單純,日常在清潔工作和照顧母親之間兩點一線。她和好朋友,62歲的家庭主婦秋萍一樣,愛好是看中國相關的資訊。

曉玲和秋萍主要使用的媒體是當地華文報紙和電視節目,並通過本土主流寰宇電視(Astro)收看中國媒體,例如央視和鳳凰衛視。近年來,和很多馬來西亞華人一樣,她們新裝了免費的電視盒(TV Box),通過網絡在線收看節目,以中國新聞、電視劇、電影、綜藝節目等為主。

雖然在法律和版權上處於灰色地帶,但電視盒價格便宜,其銷售量在疫情爆發後尤其飆升,已經成為華人家庭的「標配」。

電視盒子雖然非法,卻成為華人社群中新興的信息渠道,中國的節目通過盒子到達馬來西亞華人觀眾,頗受歡迎。 (圖/馬來西亞媒體The star報導截圖)

華人們從電視盒裡看到的中國,不只有新聞,還有科技、美食、娛樂、農業等,馬來西亞傳播教授陳明輝表示,這種去政治化的內容,讓馬來西亞華人可以輕鬆消化。

綜藝節目的絢爛效果,和電視劇裡表現的高樓大廈,讓曉玲和秋萍驚嘆於中國的發達。兩人也曾去中國多地旅遊,在飛速城市化中的中國,品嚐美食,體驗美景,眼花繚亂。

兩人對中國的熱愛並不僅體現在吃喝玩樂,在「國家大事」上也深信中國的官方敘事。對曉玲和秋萍而言,中國正在崛起,但身為世界霸主的美國卻要壓制中國的發展,並用盡手段在挑起爭端:從香港反送中運動、新疆拘留營、新冠病毒起源、烏俄戰爭、台海問題到白紙運動等等——這一切都是美國在背後挑事。

在台海問題上,曉玲無法理解,台灣為什麼不馬上回歸祖國;在聊起2022 年12 月在中國爆發的白紙運動時,她認為,這是西方政府控制的媒體故意醜化中國,是美國煽動的顏色革命。他們認為,在14億人口的中國,清零政策是政府的良苦用心,絕大多數民眾都信任政府,而會發生民眾抗議,一定是「有美國在搞鬼」。

提到美國,曉玲和秋萍都不約而同地提起了新冠病毒的來源,曉玲還進一步描繪自己看到的某短視頻內容,「美國足球員去武漢踢球,然後在搭地鐵的時候,就用手指沾自己的口水到處亂摸!」兩人都深信,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是美國製造的,是「美國運動員帶到武漢的」。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應新冠病毒溯源問題時曾多次暗示,新冠病毒與美國軍人運動員參加軍運會相關。曉玲關於台灣、白紙運動等議題的觀點,也和中國外交部的表態幾乎一樣。近幾年來,中國外交的戰狼戰略,將這幾個敘事潛移默化的融入大外宣。

曉玲和秋萍並不是受影響的個例。

台灣民主實驗室對馬來西亞的調查研究發現,相比其他族群,華人更認同中國的外宣敘事,在台灣問題、俄烏戰爭、新疆維吾爾人現狀等敏感爭議問題上,大多與中國立場保持一致。

對馬來西亞政府失望,「我更希望共產黨領導」

曉玲和秋萍坦率的說,羨慕中國的生活,希望馬來西亞也可以被習近平領導。

曾任馬來西亞華社會館的高層理事的在天也有同樣感受。上世紀80年代馬來西亞經濟上升期,他年輕時曾到中國經商,富有到可以宴請一個村吃飯,然而現在去中國,面對上漲的物價,他已經沒錢請客了。

馬來西亞修車廠老闆阿勝則看到了中國製造對世界的影響,以前修車用的是日本零件,但現在用的都是中國出產的。

幾位受訪人的「中國經驗」各有不同,但他們對馬來西亞的評價卻很類似,幾人在遙望中國的繁榮同時,都在抱怨馬來西亞原地踏步。

從 2020 年開始,馬來西亞經歷了原執政聯盟「希盟」(Pakatan Harapan)垮台、新上任政府反复無常的封城政策、二度換相等事件,民眾普遍對政治失望,認為 2018 年首次實現的政黨輪替功虧一簣。

在日常生活中,疫情、水災、貨幣貶值、通貨膨脹等種種因素也讓人們對政府的態度愈加矛盾,一方面不信任政府,另一方面又希望能選出一個強大的領導人,帶領馬來西亞走出疫情陰影,重振經濟。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之下,馬來西亞於 2022 年 11 月 19 日舉行全國選舉,馬來保守派政黨「伊斯蘭黨」大舉勝利,首次成為國會最大黨。該國奉行西敏寺制度,因當時未有任何一個政治聯盟拿下國會多數議席,而首次出現懸置首相。

很多華人並不覺得馬來西亞的民主選舉制度更好,而是更偏向強人領導,對中國現狀很是羨慕。(圖/AP)

民主帶來的「混亂」,也讓曉玲、秋萍、在天和阿勝更加確信,還是一黨專政的中國比較好,習近平是一個強大的領導。

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的調查發現,在馬來西亞,華人和馬來人偏愛強人領導(strong leader)但在華人族群中,大部分人無論是否偏好民主制度(preference for democracy),都相對對中國有好感。

秋萍認為,與馬來西亞式的「金錢民主」不同,習近平在黨內一層層爬上來,他上任後領導中國崛起的成就斐然,把政治局常委撤換成「自己人」,這樣才能好好做事,穩定國內政治,一致對外抗衡西方。

此外,秋萍十分認同習近平一帶一路的理念,看到老撾在中國的幫助下經濟發展迅速,且中老鐵路已經全線通車,她感嘆:「馬來西亞是最可憐的國家,我們的政治人物還不知道。」

「回唐山去」:華人的身份認同焦慮

雖然覺得中國的一黨政治好,但很多馬來西亞華人卻反對國內馬來政黨巫統(UMNO)的一黨獨大。巫統是捍衛馬來人權益的老牌政黨,是執政聯盟「國民陣線」(Barisan National)的創始者以及最大黨,該政治聯盟過去主宰馬來西亞政治,直到 2018 年選舉被希望聯盟擊敗,巫統第一次失去執政黨的地位。

這種矛盾體現了馬來西亞華人社群的身份焦慮,他們認為,巫統的強大會對華人不利。

對於馬來西亞華人而言,「國家」的概念不斷在拉扯,在調整身份認同的過程中,中國原鄉的元素對他們仍十分具吸引力,林宇良教授解釋,這與當地華人社區的歷史相關。

上世紀五十年代,馬來(西)亞在 1957 年獨立前後,當地華人如果選擇留下,就要「爭取」成為馬來(西)亞公民,必須通過馬來文口試,以及對國家展現效忠,證明自己對於這片土地的貢獻。

而華人即使獲得公民權,也時時感到不平等和被剝奪感,尤其1969年發生華人與馬來人之間的「五一三」種族衝突事件之後。當時,馬來西亞剛結束全國第三屆選舉,在野陣營首次贏得過半票數,其華裔支持者隨後在吉隆坡遊行慶祝,執政陣營的馬來人支持者也為此上街,雙方最終在吉隆坡爆發流血衝突,造成至少196人死亡,其中死亡人數以華裔佔多數。

五一三事件是馬來西亞華人心中難解的種族血淚情結。 (圖/《5月13日前後》Mei 13: Sebelum dan Selepas 東姑阿都拉曼著)

事後,馬來西亞政府將這一場種族衝突歸咎為族群間的經濟地位不平等,進而著手執行新經濟政策,給予馬來人和土著特權,提高他們的經濟地位。

在這個政策下,馬來人以及沙巴、砂拉越原住民在許多方面都享有優於其他種族的特權,例如獎學金發放、在公職部門的工作機會、置產等。而一些政客也經常打種族牌激化矛盾,不時會有「華人回唐山」、「印度人回印度」等種族言論流行。長期而言,華人心中的焦慮和不滿逐漸累積。

因此很多老一輩華人或許會懷著原鄉情結,寄錢給自己從來沒去過的「祖國」修家族宗祀, 而作為「國家」的馬來西亞,就是一個生活的地方。

「馬來西亞雖然是一個多元文化社會,但『多元文化主義』從來不是這個國家的實質。」馬來西亞蘇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學中文學程主任許德發在其著作《在承認與平等之間:思想角度下的「馬華問題」》指出。他在書中梳理馬來西亞華人社會的重大變遷,提及:在馬來西亞政府的單元化政策如國語政策、國家文化政策之下,馬來文化處於一種霸權的境況上,即使社會在表面上能呈現和諧共存的表象,卻掩飾不了移民少數/被支配族群在心裡底層的失落。

而中國的崛起,讓中國的政治經貿來往成為馬來西亞外交和外貿的重要部分,甚至有很多馬來人開始開始將孩子送去學中文,這給馬來西亞華人提供了自豪感。

很多華人認為因為強大的祖國,馬來人不再欺負華人,「我們臉上都有光啊」,曉玲說。

「中國是娘家」?被中國外宣強化的族群中心論

談到華人民族自豪感,和馬來西亞華人把中國做「靠山」,在天提到了2015 年 9 月發生在吉隆坡茨廠街的「紅衫軍」事件。

當時,由非政府組織組成的「淨選盟」(Bersih)在 8 月下旬號召集會,要求深陷貪腐弊案的前首相納吉(Najib Razak)下台,上街的民眾因身穿黃衣而被稱為「黃衫軍」,多半參與者被認為是華人。

隨後,一批大批身穿紅衣、以馬來人為主的「紅衫軍」在9月中旬發起了「馬來人尊嚴大集會」,他們力挺納吉政府,抗議中還使用了針對華人社群的種族言論的大字報,並宣布還將再次集會。當時,吉隆坡標誌性的唐人街——茨廠街的華人商店紛紛暫停營業,華人情緒緊張。

時任駐馬來西亞中國大使黃惠康當時造訪茨廠街,向華商派送月餅,同時強調中國政府將力挺華社,並喊話:「不管走到哪裡,不管延續多少代,海外的華人、華僑,中國永遠是你們溫馨的娘家。」

最終,紅衫軍並沒有舉行再次示威集會,但中國大使的「娘家論」卻在馬來西亞國內引發爭議,該國時任代理外交部長召見黃惠康,討論此番言論是否有乾預內政之嫌。

在華人社區,中國是不是「娘家」這個話題,也將華人撕裂成了兩邊。

反對「娘家論」派認為,黃惠康的言論或許只會限當地華人於不義,加深當地的族群隔膜,且正好合理化了馬來極端右翼分子的排華言論。例如,當時紅衫軍領袖藉此回應:「華人有中國,馬來人只有馬來西亞。」

但另一方支持派卻為此深受感動,在天就是其中之一,他認為,馬來人後來不再敢欺負華人,與黃惠康的發言有關。而大使出面,就代表著強大的中國政府出面,紅衫軍當然要聽。

多次種族問題緊張的時刻,前任中國大使黃惠康告訴馬來西亞華人,中國永遠是「溫馨的娘家」。(圖/Reuters)

「娘家論」也是中國政府近年來對海外華人的重要宣傳敘事和政策,在情感層面,用「海內外中華兒女大團結」這樣的口號打情感牌,同時,在政策層面,中國政府推行的僑務政策似乎有意模糊「華僑」和「華人」的國籍界線。

長期研究海外華僑和華人的新加坡學者廖建裕指出,這對海外華人在當地的身份認同未必有好處。

林宇良教授也提出,中國宣傳敘事用民族主義的論調,強化了馬來西亞華人的族群中心論。他觀察到,在 2022 年 11 月的選舉中(在首相人選未定,馬來右翼可能當選的情況下),網路上有一些華人就用歧視性的種族行留言談論選舉結果。例如攻擊發表不同意見的人稱「你以後要去包頭(穆斯林戴頭巾)」。

他解釋,馬來西亞華人對民主的感情很複雜,曾經他們認為民主和自由才能幫助華人擺脫弱勢位置,但近幾年,當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也出現了困境時,華人之間的族群中心主義也隨著中國的宣傳和敘事慢慢回潮,這並不利於華人的跨族群溝通。

哪有新聞管制,只有中國好故事

在一個炎熱的午後,曉玲手上拿著遙控器,不斷轉換電視盒裡的中國節目頻道,她從正在播放中國革命故事的電視頻道跳轉到中國綜藝節目頻道,在讚嘆一番綜藝的絢麗效果後,又再跳轉到央視新聞節目,接著停在這,收看央視主播播報新聞。

問及如何看待中國的言論管制,曉玲立刻反駁,「哪裡有!我們都看得到!」

馬來西亞華人對中國的好感,除了來自於情感層面,另一方面也和他們如何理解新聞、新聞機構以及判斷假新聞有關。在這一些華人長輩的世界裡,有關中國的「資訊」或許都被視為新聞。

對他們而言,網紅和新聞主播說出來的資訊並沒有太大差別,報章、電視新聞節目和臉書、抖音、微信上的資訊也沒有多大差別。然而,這些中國的各種資訊平台都有內容管制,相互印證,讓他們只能看到「中國好故事」。

曉玲和秋萍堅稱,她們會對自己看到的信息進行多方對比。例如,他們會將新聞和社交媒體的內容做對比,在短視頻平台上,有博主自駕旅行,從一個縣到另一個縣。儘管影片中確實有顯示人民一直需要做核酸檢測,但完全沒有所謂白紙運動的畫面。對於新疆再教育營虐待人民的說法,她們更是完全沒看到,因此,這「一定是美國編的」。

當地華人對自己是「馬來西亞人」的認同度很高,但對於華人社群在這個國家的領袖能力不抱信心。(圖/AP)

曉玲、秋萍、在天和阿勝生活在馬來西亞南部小鎮,他們認真生活、努力打拚,雖然現實生活中的難題不免讓他們抱怨一番——小至個人經驗,如馬來文不夠流利、難以和馬來公務員和醫生溝通、馬來表格不會填寫等,大至生活環境,如馬來人在當地的特權、政府無預警的封城措施、選舉亂象、通貨膨脹等——但不曾將他們擊敗。

他們依舊認同自己是馬來西亞人,但不認為當地華人社群有能力改變這個國家的現狀。

而與之相對的,是他們心中的中國巨龍,這個國度似乎可以解決他們在現實裡遇到的各種難題。因為在他們的認知與理解裡,這個國度只有穩定的一黨政府、沒有混亂的民主投票;只有嚴厲且必要的動態清零政策,沒有反复無常的封城措施;而且,這是一個以華人為多大數的國度,不存在馬來人特權。

「如果我住在中國不知道多好。」曉玲開玩笑說。

(出於安全考慮,應受訪者要求,曉玲、秋萍、在天、阿勝,以及陳明輝、林宇良教授均為化名)



特約記者:周筠
-------------
編輯:林濤 李潼
-------------
網頁設計:劉仁顯
-------------
網頁製作:Minh-Ha Le
-------------
專題製作: 亞洲事實查核實驗室
-------------
© 2023 RFA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