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临近,心情沉痛,此情朋友同!

2009-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伟连,安妮,怡明,

你好!

六.四临近,心情沉痛,此情朋友同!

六.四前夕,我在福建厦门糖厂工作,亲眼目睹了厦门集美学村的学生步行十几公里到厦门市政府请愿.那是在厦门大学学生开始绝食后,专家学者发表了公开信后发生的.

五月下旬,我到福州的福建农学院,几乎没什么人,据说学校已放假.到处是标语和传单.白天到福州市区去,到处可见小张张贴的运动信息.

1993年我调到泉州市华侨大学任教至今.在闲聊中,现在四十岁以上的老师常常会谈到六.四运动---他们来自全国各地. 华侨大学当时的情形是学生计划要在福州---厦门324国道路上静坐示威,但最后没有进行.现在的在校大学生对六.四知之甚少,大家在忙于找工作和考研,对社会民主和公平正义关心甚少.这确实是个问题.

华侨大学是基于统战目的而办的一所大学.现在要在学校里找几个好好教书的人都很难,大家多在外面创业,兼职,更不用说找几个能给后来者指明方向的人了.

我有一位年长的朋友,在泉州培养了好些领导干部,但几年下来,因经济问题被逮逋判刑殆尽.可见一个社会没有好的制度不行.害人害己!

我现在住于泉州惠安县城关.耳闻目睹的情况是大家多能为自己的权益抗争,法律意识比较强,而现在的人文化程度多比较高.我比较倾向于认为: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法律于相对平等的人有意义.

当人们从对自己权益自发的抗争发展到对制度性问题自觉的抗争,我想中国朝好的方面发展就为时不远了.

另外,众所周知而且铁证如山,对于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东南沿海的一起长达23年手段之于法西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迫害行径,我们严正要求罪犯们自己对子己施行刑罚,十倍,百倍,千倍,万倍尝还对受害者和人民犯下的罪行.只有这样,才能惩恶扬善,申张正义!

感谢你们的辛勤工作,为我们听众提供如此好的,丰富多彩的节目!


老听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