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的"朋友圈"里没穷人?

2018-09-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为什么我们的"朋友圈"里没穷人?

夏天的“朋友圈”,还是逛逛逛吃吃吃买买买,不过背景扩展到全世界。 中国人出境购物人均消费额领跑全球。寻常旅游线路已过气,毛里求斯和帕劳这类小众精品团成了网红。国际航班上的游学团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低龄,一个杭州妈妈咬牙花三万报名让五年级的儿子游学,因为“全班只有儿子没出过国“……

朋友圈里的中国人,仿佛都不差钱。

可是新闻里,我们看到:四川穷爸爸无钱为七岁儿子治病,将他抛下天桥,看他被车辗死。广东小货车司机与台风搏命相争,最终被自家的小货车压 死。寒门学子王心仪收到北大录取通知书时,还在外面打工。她那篇被媒体冠名为《感恩贫困》的励志作文引发坊间激烈争议。

王心怡: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够把目光更分散一点,就是关于一些其他的孩子,一些可能比我条件更差的孩子,我希望大家都能够携起手来,一起帮助他们。

主打平价,山寨横行的低端购物网站"拼多多"无声崛起,用户3年增长3.4亿,让人们看到中国竟有那么多买不起真货的的穷人!

中国人的穷人到底有多少?穷到什么程度?还是跳出我们的朋友圈,看看统计数据吧。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公报,在2017年,中国全国居民人平均可支配收入为25974元。也就是说,中国人均月收入其实只有两千一百多元。

从全国的收入细分表格,我们更直观的看到,80%的家庭,人均月收入不超过3000元。在五等分中, “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每个月不到500元。

而这在中国还算不上贫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未来五年,我们将使中国现有标准下,七千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这是中国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重要一步。

世界银行确定的国际贫困线,用于小康社会是日收入2美元,用于绝对贫困线或极端贫困线是日收入1.25美元。这是参照世界多个最贫困国家的平均贫困线测算的,是不挨饿的赤贫线、活命线。

而习近平所谓"自己的标准",比这条线更低:2011年,中国定的贫困线是每人每年收入2300元,算下来每天只有1美元。中国按照2010年不变价设定了农村贫困线,2016年这根线接近3000元,线下,有四千多万农村贫困人口,平均每天收入才8元多人民币。

北京拾荒者王勤: 原来租房子才三百块钱一个月,现在租房子就七八百块钱一个月,我都还不了那些钱了。

这还仅仅是从收入标准上的统计,中国百姓的生活质量也令人担忧。 2016年,联合国开发署从卫生厕所普及率、室内厨房普及率、 自来水普及率等八个方面,对中国的2284个县进行统计,三分之一多被视别为贫困县。

算算只有不到三年时间了,消除绝对贫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严重的问题是,由于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严重缺失,高昂的医疗、养老、教育、住房等民生支出,把很多收入高于贫困线之上群体,也拖入绝对贫穷人口之中。

那些家境贫困的失学孩子原本享有全民义务教育的权利,可惜政府即便在国力大增、财政丰盈时,在民生投入上也远远不够。无论是医疗、教育、养老等方面,只是满足一小部分人的需要,更多人完全处于自给自足、自生自灭的状态,在经济、社会、文化,乃至肉体和精神等各个方面都严重匮乏。

尽管几千万穷人比起十几亿中国人是百分之几的小数字,可是这些实实在在的困苦挣扎为什么不会进入我们的“朋友圈”?郝景芳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对未来的黑暗设想其实已经降临,中国社会被严重折叠。第一和第二空间的人经常能够晒到太阳,他们掌握着话语权。而第三空间的穷人"仅仅是活着,就已经耗尽了所有力气",不同等级的人们各自分处,那些"穷人"和我们,俨然已经不在一个空间了。

处于不同空间的中国人,身家差别到底有多大?国际上通常用来衡量居民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在中国早在2000年就已越过0.4的警戒线。2017年已达到0.467。

中国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后,金字塔尖上的富人不到人口总数的5%,拥有的财富超过了欧美的一流富豪,他们大多正在移民或已经移民。但是,没有分到他们应得的那份财富蛋糕的穷人更多,而且已经固化,不同地区、不同行业和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在以惊人的速度扩大。去年底,北京强行驱逐的所谓“低端人口”,他们在寒冬里流离失所的悲惨画面,与中国“高端”权贵的巧取豪夺,酒池肉林,形成强烈对比。

高居庙堂者应该认识到,如何对待弱势群体,也就是他们定义的所谓“低端人口”,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尺。更何况,社会严重折叠是有反噬效应的。 虽然日常舆论被”折叠中国”里能经常晒到太阳那一层的人所控制,但某些关键时刻,决定游戏规则的,极可能是“折叠社会”里长期晒不到阳光的那一个群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