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节目:现代舞艺术家江青访谈(上)

2018-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观点】节目:我是江青(上)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观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唐琪薇,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向大家问好!今天我们的观点节目,要去纽约拜访一位非常特殊的嘉宾。她曾经是港台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台湾金马奖的影后;她更是华裔现代舞艺术的鼻祖,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在纽约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现代舞团。但这样一位优秀的艺术家,在中国大陆却鲜为人知,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她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名字——江青。对了,您没有听错,她的名字和中国前党主席毛泽东夫人江青的名字一模一样。好,在舞蹈艺术家江青和我们分享她的观点之前,这期节目,先让我们去认识一下江青,听她和我们聊一聊她传奇的人生经历。

江青:我是在北京出世的,1946年。因为那时候正好下雪,所以(父母)他们给我起名叫独青,独自的“独”,青草的“青”,独青。

(画外音)
然而,独青出生不久后的中国,各种政治运动层出不穷。带“独”字的词,都被视为有悖于大公无私的“革命情操”、是个人主义的表现。

于是,在她8岁那年,妈妈响应“自我改造”运动,将女儿名字中的“独”去掉,从此“江独青”成了“江青”。

小江青就读的上海国润小学是她外公巫惟润创办的,虽然1949年以后学校就已经改为公私合营,但反右开始不久,外公还是难逃被清算的命运。                   

记者:您外公是一名教育家,但是在您8岁的时候您外公是当着您的面被手铐铐走,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

江青:这个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掉。1954年9月30号,他在学校门口张灯结彩,为了庆祝国庆,我就帮着他做小帮手,结果就来了几个便衣,就把他带走了。我就在后面追,在我们弄堂口的时候就给他铐上手铐,我外公一直叫我不要追,我这个一直。。。是我一辈子不能忘的。

记者:那后来他们以什么样的罪名把他带走,又判了多长时间的刑呢?

江青:判了10年,历史反革命。

(画外音)
外公的监禁好像一场大地震,使得这个原本牢固的大家庭瞬间顶裂地陷,母亲、舅舅、阿姨相继被牵连—— 连后院的桂花树,竟也从此默默枯萎、不再飘香 。

江青:那个时候我对政治当然是完全不了解,可是这件事情给我童年印象太深,而且阴影太深,因为外公的这个事情我觉得我在周围邻居、学校里抬不起头来。

(画外音)
这个自尊骄傲的小女孩,暗下决心要离开上海。

小学毕业的江青正好遇到北京舞蹈学校来上海招生,虽然在全国只招收15名女生,她却幸运地被选上了!于是,1956年秋季,10岁的江青成了北京舞蹈学校的一年级新生。

江青:这段时候对我最大的影响应该是一个自律,一个自律性。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舞蹈演员,自律性(非常重要)。所以这点影响了我一生,因为什么东西都是要花很多的时间去练习,自己有一点点长进也都是因为平时训练,或者说这个结果。

(画外音)
舞蹈学校的六年,是小江青人生之初真正的“摇篮”,她在“摇篮”中学会跳舞、学会独立、学会思考。因为学校在北京,江青在很小的年纪就得以接触到当时的国家领导人。

江青:那个时候对政治不了解,而且年纪太小了。好像就觉得,我第一次去献花,跟罗马尼亚总理,周恩来就拉着我的手。那时候我才11岁,对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怕的。最主要我觉得那段的学生生活,真正看到中国老百姓是怎么过日子的,这些对我的印象应该是最深的。因为我在舞蹈学校一直到(19)62年才离开,我经过了反右、经过了大跃进、大炼钢铁,后来到农村去劳动,跟农民住在一起,这些东西实际上让我比普通人了解中国。

(画外音)
(更正版)北京舞蹈学校的校园生活,把江青历练成不怕苦、不怕累的“新中国主人翁”。以至于父亲很早就定居的香港,在江青看来也完全是一座纸醉金迷的物欲之城。

记者:您父母后来都去了香港,而且您的外公是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关在监狱,但您父母让您留在香港您却是坚决不从,为什么呢?

江青:因为在大陆受的那些教育吧,就是觉得这个民族自尊心很重要,那个时候是英国殖民地的时候,好像会讲英文就是高等华人,而且英国人在那边自己的感觉也很好,对我来讲我就觉得我为什么要在这么一个地方(呆下来)。当然我看到我父母我弟弟我很高兴,可是我是急于要回中国的。对我来讲,我想我到现在都是这样的,我觉得物质条件不是最重要的。

记者:那后来为什么又会留在香港了呢?

江青:我父母在香港,我就变成侨生。那时候国家有个规定,只要学校批准公安局就会给我一个暑期回港证,就可以了。所以我父亲就把我的证件(藏起来)我就回不去了。我又绝食啊,抗议啊,到后来我父亲怕出大事,我妈妈也说通了我父亲,把证件还给我让我回去吧。可是我当时也不敢再回去,因为你一回去就要开始自我批评、批判家庭,这个我做不到,因为我知道我父母对我这样做是出于爱。所以我在非常非常矛盾的情况下,我自己结果没有再回去。因为我不可能去批判我父母。

(画外音)
如果1962年17岁江青没有留在香港,无法想象,回到大陆的她,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1964年,《人民日报》上第一次刊登了时任国家第一夫人的照片,全国人民才知道曾经的演员蓝萍,作为政治人物用的名字是江青。
而曾经的江独青的家人,不光外公被判刑,外婆精神失常,更有三位亲人不忍屈辱自杀——一项重要的罪名便是,亲属江青叛国投敌,还竟然故意与伟大领袖毛主席最亲密的战友、同志、爱人江青同名。
当政治人物江青在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的舞台上导演出一出出人间悲剧的同时, 作为舞者的江青,却在香港成了一名电影明星 。

江青:拍电影是因为舞蹈的关系,李翰祥导演可能听说有这么一个人,结果就派他的副导演接洽,约我去邵氏片场跟他见面,谈编导(电影)《七仙女》的事,我没有给电影编过舞,不过这个黄梅调我以前在学校当然看了很多,所以我就设计了一下方案过了一阵子就给他了,结果我就变成《七仙女》的编舞。

(画外音)
机缘巧合,原本是编舞的江青却被香港导演李翰祥看中,取代了本来的女主角,成了《七仙女》。《七仙女》开拍不久,李翰祥便脱离邵氏影厂,前往台湾另起炉灶,江青也随李导演去台湾发展。之后主演的《西施》大获成功,使江青迅速成为港台一线明星。
即便成了港台当红的大明星,即便有家人在大陆被迫害,江青也不愿意电影公司把她宣传成反共艺人, 她对自己生命的“摇篮”北京舞蹈学校,始终怀有一份感激之情。

江青:我在台湾从1963年一直到1970年,我在电影界七年,我一共主演了29部电影。当时其实我很感激李翰祥导演有一个,我跟他讲了我可以去台湾,可是你千万不能说我是反共艺人,我没有反共。所以很多人,一直到现在,人家一听我是从大陆出来的,他们都以为我是台湾这样子蹦出来的一个演员, 实际上因为当时宣传的时候我们就从来不提我的大陆背景。

记者:最早其实您是在香港演了李翰祥导演的《七仙女》一炮而红,您的事业达到顶峰是在台湾,1966年的时候您因为主演琼瑶的电影《几度夕阳红》成为金马奖的影后,但是我看到你也说过,其实你非常不喜欢那一段作为公众人物、作为明星的日子,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江青:从一个学生到明星跨越太大,我是喜欢比较自由自在地生活,其实这七年我到台湾我一次公共交通都没有做过,我对这个社会根本就不了解。而且在台湾也太忙了,除了从片场然后就是宣传电影或者应酬吃饭,都是这些电影节什么的,我对这个社会完全不了解。

(画外音)

这是江青在纽约自编自演的第一个现代舞《阳关》。

1970年代初,遭遇婚变的江青厌倦了镁光灯下的生活,决定离开台湾,只身一人来到美国——

“西出阳关无故人”。江青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那个自尊自傲的小女孩,义无反顾、在陌生的城市,从零开始。

记者:您一个人在海外打拼,哪些经历是最让您难忘的呢?

江青:离开台湾的时候虽然我拍了这么多部电影,可是我真的是净身出户吧,我连我的飞机票都是我父亲给我买的。等于说是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其实还再讲回,只有舞蹈,就是完全靠你的身体来表达。所以在当时我马上想到我还是回到舞蹈吧,也是我的本行,我觉得就是实实在在的,脚踏实地。

(画外音)

江青在北京舞蹈学校受过民族舞和芭蕾的严格训练,却是在美国才第一次接触到现代舞艺术,这种完全不受动作程式束缚,可以自由自在表达内心的舞蹈艺术,把江青带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江青:哎,怎么竟然现代舞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而且所有的题材都可以涉及。那对我来讲就是一个完全崭新的一个未知世界,对我来讲我就拼命地想去学现代舞。

记者:那您觉得您接触到这个现代舞蹈之后,对您在艺术审美方面有什么影响吗,不光是舞蹈,就是各个现代艺术方面。

江青:搞现代舞的人,我觉得应该对现代艺术文学各方面了解程度、深度和广度都不一样,因为它不是要求你只是技术层面上的,而是有思想的,你所表达的东西。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实际上我对现代舞的了解(才让我开始)从现代艺术接触到现代的音乐,才开始我另外一个方向的(艺术探索),才走到现在。

(画外音)

1973年,27岁的江青在纽约创办了江青舞蹈团。
那个在大银幕上万众瞩目的金马影后江青已渐行渐远,而作为舞蹈家的江青,艺术生命却刚刚萌芽,生机盎然。

主持人:

1975年“文革”一结束,江青立刻申请回大陆探亲,她很希望把自己学到的现代舞艺术传授给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她以为文革都结束了,江青这个名字在中国大陆应该不会再是禁忌,而事实却并非如此。下期节目,江青将和我们聊聊她再度回到中国后的种种遭遇,以及她作为一个现代舞艺术家,对中国艺文界的最新观察。好,观点节目,让我们分享不一样的观点,我是主持人唐琪薇,下次节目,我们再会!

(主持/剪辑/字幕:唐琪薇 节目嘉宾观点并不一定代表自由亚洲电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