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黑洞 中式明斯基时刻已然降临 | 灰犀牛系列二

2019-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湖南耒阳街头一景。(RFA)
湖南耒阳街头一景。(RFA)

地方债黑洞 中式明斯基时刻已然降临 | 灰犀牛系列二

2018年9月初,湖南耒阳街头爆发群体流血事件。起因是政府因为公校人满为患,强行“分流”一些孩子到收费昂贵的私立学校,引起家长不满,上街抗议。这个中部小城怎么会穷得连义务教育都供不起了呢?

“穷!政府就是负债的不还,政府就是赖皮狗!”

据悉,到2017年底,耒阳市政府累积债务在24亿元人民币以上,相当于财政收入的111%。

早听说中国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已成为令全球担忧的“灰犀牛”,中国官方却一直嘴硬说,“中国地方债总体风险可控”。没想到这么快就揭不开锅了。那么,中国地方政府到底欠了多少债?

根据中国财政部数据,截至2018年6月底,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8万亿元人民币。但就在5月,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在一个论坛说,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元。两者相差23.2万亿,相当于7个福建省去年全年的GDP。我们到底该信哪个?

财权事权 中国地方债前世今生

中国的地方债问题,还要从九十年代初说起。中国1994年的“分税制”财政集权改革后,中央掌握了近六成的财权,地方政府用四成的财政预算承担六成的地方事务,收支差距越来越大,只能自己想方法搞钱。所以,地方上成立了名目繁多的融资平台,变相举债。这些债务不纳入政府债务限额管理,成为隐性地方政府债务。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为维持8%经济成长率,中央政府推出了4万亿人民币的刺激计划,而中央只出三成资金,剩下七成大约2.8万亿元由地方负责筹钱。地方债务开始迅速积累。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2009年3月左右,这个时候人民银行跟银监会就给它(地方政府)开了个口,让它做一个地方融资平台,本来是一个过渡行为,但是它后来做大了。”

借来的钱帮中国经济在08年的危机之后“领先世界复苏”,之后便是几年皆大欢喜的狂欢。

贺江兵:“当时在2009年跟2010年,这两年我记得放贷款是18万亿,这两年是放了往常六年的贷款。”

到各地县市走一走,你会看到广场越修越大,楼堂馆所越盖越豪华,“行政新区”拔地而起……

从中央到地方的GDP崇拜,是这一波地方投资冲动的推手。

为了在任内做出政绩,地方官员不惜高额举债,大搞过度建设,盲目投资。同时,基建项目里的高额回扣也拉了一把,把地方政府拉进债务黑洞。

贺江兵:“2010年债务已经达到10万亿了,从2010-2013短短三年到年间,涨了80%。”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些债务主要是用土地出让金来还, 地方政府由此走上“土地财政”之路,土地和住房价格暴涨。但是,中国的GDP增速毕竟已经告别了两位数时代,土地红利越来越低,还债能力严重下降,新的基建项目所需资金要靠借债维持。地方债不仅还不上,还越积越多,渐渐失控。

北京大学金融教授佩蒂斯:“我认为他们过分关注报告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数字,而没有足够重视真正重要的偿债能力。我认为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还债能力的增长比GDP的增长要弱得多。”

高层很头疼。2015年1月,修改后的《预算法》正式实施,允许地方政府采取发行债券方式,依法适度举债。之后几年,地方债务狂飙。与此同时,地方政府还脑洞大开,通过各种方式打“擦边球”,而这些违法违规举债,都未纳入地方政府债务管理。

明里暗里 地方政府到底欠了多少债?

那么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规模到底有多大?由于统计口径有争议,实际情况摸底不明,各方莫衷一是。如果按照那位副主任委员贺铿的说法,含隐性债务的地方政府债务共40万亿,再加上中央政府13.48万亿的债务,那么全国政府债务大约53.48万亿人民币,超过2017年瑞士全年GDP。政府杠杆率高达64.7%,高于60%的国际标准风险警戒线。

按照2018年前11个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利率3.9%左右计算,地方政府每年为隐性债务至少要支付1.8万亿元利息。而隐形债务利率一般远超债券利率。

2017年中国各地的财政现状是,即使用富裕省份的盈余,填补其余省份的财政赤字,全国地方政府财政依然亏空1.2万亿元。

也就是说,目前地方政府的处境是,吃饭、生存都难以为继,更别提付息还债了。难怪贺铿说,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政府信用比企业信用还差。

还是以湖南耒阳为例,2017年,耒阳公共预算减少一成八,2018年前五个月,再减少一成半,教育、医疗和其他服务都遭遇财政困难。5月,耒阳市公务员被欠薪超过一周。之后,一家市属企业没能按时向非银行信贷机构偿还贷款。9月初,教育经费紧张问题延烧到街头……

贺江兵:“中国特色的明斯基时刻已经到来。”

这种“只管借,不管还”的地方债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地区性风险就可能演变为全局性风险,最终拖累经济,影响社会稳定。

去杠杆加杠杆 地方债还有救吗?

中央政府怕了,自2017年以来,出台一系列文件收紧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多次强调“终身问责、倒查责任”,还一口咬定央妈不会为地方债兜底,好几个省份传出央妈摸底隐性债务的消息。

可是,随着中美贸易战爆发,以及中国政府持续去杠杆防风险,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稳增长”成为首要任务,具体举措之一就是大幅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美其名曰:开前门堵后门。全国人大常委会2018年底正式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合计1.39万亿元。这意味着2019年初,地方政府就可以发债搞基础设施建设,也可以“借新还旧”,缓解还债压力。

中国经济学者胡星斗:“引鸩止渴的办法, 最终将导致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 银行的坏账越来越多。”

地方政府既要严防地方债风险,又要加大发债力度稳增长,都要精分了。

其实,经济问题,说到底还是政治问题。如果不打破“风险大锅饭”体制,借钱的不用担心还钱的事,地方隐性债务就断不了根。

城投公司可破产 下一个轮到谁?

2018年9月,中办国办发文,允许严重资不抵债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破产。考虑到城投公司债务规模可能高达40万亿人民币,如果出事,将是金融领域的核爆炸。相比之下,总规模1.3万亿的中国P2P连环爆雷只能算是个手榴弹。

中国经济学者胡星斗:“很多城投债都以理财的方式在银行进行销售,很多人买了那样的一些城投公司的理财产品,那就有可能导致很多人血本无归。”

现在,全国城投债面临万亿级到期洪峰,韭菜们这回就算是被连根拔起,也填不满这个黑洞。城投是地方政府背书的公司,一旦开了赖帐破产的先例,那么地方政府的信用破产还会远吗?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