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琴批逆龙鳞 中国民企时代终结?| 专题

2020-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王瑞琴批逆龙鳞 中国民企时代终结?| 专题

青海东湖宾馆旅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前青海省政协委员王瑞琴出走美国。今年两会期间,她实名写信,呼吁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联署签名,罢免习近平。中共如临大敌,成立专案组赴北京、上海、青海内查外调,骚扰王瑞琴在中国的家人,冻结其公司资产。王瑞琴被迫发表声明,与家人断绝关系。

从体制内走出来的王瑞琴为什么要反戈一击,批逆龙鳞?曾经的创业热土已然凉凉,中国民企时代是否已到尽头?民企大佬不是身陷囹圄,就是四海为家,人生下半场,难道就此认命?

王瑞琴: “在中国做实体,相当辛苦。差不多可以形容为非人的生活。”

高光俊:“在中国,命不是你的,钱也不是你的。”

有人说,中国的企业家,不是在监狱里,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其实还有一种选择,四海为家。

杨建利:“习近平上台一两年后,民企到海外来接触我们的人数有明显增加。这就说明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可能有一个新的移民潮。”

据统计,2018年有1.5万中国富豪移民,同比增长50%,排名全球第一,占全球移民富豪的约14%,其中不乏民营企业家。他们为什么要离开曾经的创业热土,避走他乡?

在中国两会期间,网络上流传着前青海省政协委员王瑞琴的实名公开信,历数习近平上任以来的种种倒行逆施,呼吁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署签名,罢免习近平。为此,她在中国的家人遭到中共政府骚扰,公司资产被冻结。她被迫发表声明,与家人断绝关系。

王瑞琴,青海东湖宾馆旅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世纪光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30年前,她弃教从商。沉浮多年,身心俱疲,于2019年黯然远走美国。随着她的离去,九十年代末青海第一次招商引资开发潮引来的企业家全部撤走。

王瑞琴:”如果让我再选,我不会选择做实体,我也不会在中国做。我要去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家,这样的话你的投入是有保证的。”

这不是王瑞琴第一次上书。她曾在2015年撰文,痛陈金融歧视、司法不公和政府行为不规范,是压在中国民企身上的“新三座大山”。而她痛的领悟,来自那个闻名全国的马拉松式的银企纠纷案。

“2002年开始,西宁市政府就修兰青高速...就把路闸死了...它也不管你企业生死。我们也找政府,反复地找。它说修桥修路,造福于民,你少数服从多数。”

成立于1997年的中美合资的东湖公司,是当时青海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之一。2001年,东湖宾馆落成开业,是当时西宁地理位置最优越,装修档次最高的宾馆之一。但是2002年初至2006年期间,西宁市政府先后三次修路、修公园,堵死宾馆大门,致使东湖宾馆关门歇业长达三年之久。

“关了两次,关了三年多...前后损失了八、九千万,光利息都在三千万...当时都不知道企业有没有明天。”

2007年,东湖宾馆因无力偿还3600多万元人民币的贷款,被青海银行告上法庭。虽然是政府修路侵犯私人产权,导致企业亏损,但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东湖宾馆向青海银行支付本金、利息和罚息一分不少,共计人民币5631万元。由于东湖宾馆无力偿还现金,青海银行不接受以物抵债,此案陷入执行僵局。2009年,青海高院做出终结执行程序裁定。但五年后,青海银行通过省长推动重启此案 ,这时东湖宾馆的欠债连本带利变成1.1亿。

“金融机构是个特殊机构。它跑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打官司。你知道我们国家的公检法是相当黑暗的,尤其是我们国家的法院,最高法院就是最黑法院,每一个法官者是一个敲诈客!...中国的司法黑暗是空前的。”

最高院最终裁定,支持青海银行的利息罚息要求。至此,东湖宾馆被行政、司法和国有金融机构,轮番虐了一遍。这个长达十几年的银企纠纷案,至今未能了结。

“实际上一直有人带话过来,说你们拿点钱出来,这个案子就解决了...”

“国内这是个常态,所有事情要靠钱来摆平...我们现在是10个亿,它从3600万到一亿一,这种标的很高,按10%-20%来算要千万了。。。”

这个奇葩案件是近年来民营企业生存困境的一个典型样本,引起中国法学界的关注。数十位国内法学家为东湖宾馆喊冤。

“国企是长子,外企是养子,民营企业是私生子。”

“政府对民营企业的压榨和盘剥是全方位的,比如税务,消防,环保。它制度设计是人人都得漏税,不漏税活不了。。。这三个部门成了政府做恶的工具,它要找你企业的事儿,这三个部门轮流出来,准能找到。”

“金融的问题对民企始终没解决,民营企业融资是很困难的。民营企业货款时会让你“把报表做得好看一点”,意思是美化一下。哪天出了问题,它说你骗贷。”

中国的民营企业,贡献了中国50%的税收,60%的GDP, 70%的创新,80%的就业,90%的企业总数,却一直没有得到免于恐惧的制度环境。如果说税收和社保负担虽不合理,但只要规则清晰,企业尚可预期,可以规避或提前分散风险,但随心所欲的权力之手,以执法为名干预企业经营、寻租滋事,却令民营企业主心力交瘁。

“大量的民营企业都给你批捕了...有些公安办民营企业的案子,会把民营企业往黑社会上靠,因为你要是涉黑呢,他可以把你财产都给没收了...”朝不保夕,说出问题就出问题了,民营企业,压力很大,没有安全感,可以随时进去...民营企业家争相去当人大代表,我特别可以理解...如果你当了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在各种突发事件发生时,他不能逮捕你,他必须要把你的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资格剥夺后才能逮捕你。这是最大的吸引...对企业来说,给你留出运作的时间。”

习近平上台后,政治左转, 经济下行,国进民退的势头加快。中国高层频频向民营企业大派定心丸,提出不少所谓“具有含金量的举措”。

最高检检察长:“民营企业,在当前形势下,国际经济下行压力下。。。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可判实刑可判缓刑,判个缓刑好不好啊?“

但遗憾的是,涉及民企财产保护的无一落实,甚至连追责公权滥用的法定程序都没有颁布。中国的民营企业家群体发现,自己面对更大的被剥夺的风险。一辈子的心血和财富,可能随时化为乌有,甚至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

2018年,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人权机构“公民力量”成立了中国民营企业家维权协会,为屡遭打压的民营企业家提供一个互助平台。

“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习近平上台一两年后,民企到海外来接触我们的人数有明显增加。这就说明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可能有一个新的移民潮。”

“共产党的信仰属性和资本的本质是天然矛盾的...

“习近平的思路非常简单:我要维护共产党的统治的稳定性,必须节制私人资本。如果私人资本太大了,要更多的权利,甚至直接对抗的话,就会造成很大的对执政安全的威胁。
心。”

“资本家发现,需要跑路,来保护自己的人生安全,财产安全。”

据统计,2019财年美国投资移民等候名单中,来自中国大陆的申请者有 33957人,占总数的87%。

王瑞琴:“2000年左右,你可以看到周围很多朋友,要做这个,我要投资,或者合伙投资,每天都有很多的惊喜,大家在一起交换商业信息。那么现在这几年,我感觉我周围,真正要重新投资的,1%都没有。多数企业想着把钱收回来,我相信90%的企业想着移民,或者把孩子送出来,没有人想着再投资。”

美国纽约的移民律师高光俊最近三四年,办了很多中国企业家移民的案子。

“在中国,命不是你的,钱也不是你的。”

“我不断地听到有人来说,今天哪个企业家被抓了,明天哪个被罚款了,后天被关押进去了。也不断地听说哪个企业家非常有钱的,富可敌国的,过两天钱都没有了,全部消失了。“
惊恐的民营企业家八仙过海,争相把财富转移到国外,这是与中国外汇管制的一场赛跑。

高光俊:“第一是通过投资移民或小额转移。非常有限。第二是通过香港和大陆的地下钱庄,中间服务费收得很高。有的高达20%。。为什么愿意付出这么大代价,可想而知,在国内是非常不安全的。第三种是夹带,小额的。第四种是通过跨国公司,通过香港,所谓的正常贸易交往,实际是转移资金,也受中国外汇管控。最后还有一种更高级的方式,那就是通过政府所谓官方外资途径。比如国安不受中国普通金融监控管辖。中国官僚机构通过这个方式从中渔利。我听说有人说,能拿到三分之一就很幸运了。”

没人知道中国民企往海外转移了多少财富。但据统计,过去9年,民企一共创造了17.68万亿的利润,其中高达11万亿被抽离了生产环节,绝大部分都是在过去5年抽离的。尤其2018年,利润的净资产化率接近负的百分之百。这已根本不是正常的经济行为,而是一场大逃亡,中国的民营企业家犹如惊弓之鸟。

杨建利:“你现在面临威胁,与政权不配合,随时可能出现肖建华,吴晓晖噩运,怎么办?跑,每个人想到的都是跑.但到底多少人能跑?大部分人可能还只能留在中国。所以这个阶层的人还必须考虑‘我要干什么’。我要要求我的政治权利, 我要要求法治来保护我的财产。温水煮青蛙,现在在中国正在做的这个温水煮青蛙的政策。慢慢地就给你盘剥了。给你节制资本。你为什么不反抗?”

能带着财产全身而退的民营企业家越来越少。走不是个办法,留在中国的大多数人如何保护自己的财产和人身安全?法制是最大公约数的追求。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作为一个阶层,是时候审视自身的困境,担起政治责任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