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展,捨生取義爲自由|新聞追擊

2021.11.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張展,捨生取義爲自由|新聞追擊
Photo: RFA

導語:張展,一個原本有着歲月靜好生活的中國白領,卻主動放棄了一切,拿起手機,走到新冠疫情最前線記錄所見所聞、揭露社會的不公,可她的正義之舉卻換來了四年的牢獄之災。堅強的張展在監獄以絕食繼續自己的抗爭,如今健康狀況惡化、命懸一線。在中國嚴酷的輿論監管環境下,是什麼動力促使張展選擇了充滿風險的公民記者的道路?在監獄裏她決絕地持續絕食,是要向社會傳遞什麼信息?越來越多像張展這樣的公民記者對中國的社會進步起到了怎麼樣的作用?今天讓我們來來更加深入地瞭解張展,並揭開她行動背後的原因。

(片頭)

2020年中國新冠疫情暴發初期,張展隻身一人前往武漢拍攝並傳播觀衆無法在電視上看到的疫情最新狀況和消息,然而她因這些傳播真相的行動,被中國政府多次拘留,並在2020年底被中國以尋釁滋事罪判處四年徒刑。如今張展在監獄裏絕食抗議而導致健康惡化,生命岌岌可危,但她的家人依然無法見到張展。是什麼給了張展勇氣捨生忘死?

張展:“面對這樣的事情我無法後退,因爲這個國家不能後退。”

曾代理張展案件的維權律師任全牛:“她眼裏不容沙子的,當她認爲她看到了這個社會的一些腐敗不公的時候、看到了真相的時候,她就沒有辦法再裝作自己無視,就是沒有辦法再接收所謂的歲月靜好這樣的生活狀態了。包括我在看守所會見她的時候她絕食的時候她也是說了這樣一個詞,我不能夠歲月靜好,看到這個社會應該所有的公民應該做的一個事情就遭到了這樣一個打擊報復,我覺得她沒法兒理解怎麼這個社會能這樣呢。”

無國界記者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四年監禁,甚至可能死亡,如果她不盡快獲釋,這是她僅僅因爲幫助其他人的行爲而付出的非常沉重的代價。張展永遠不應該被當作罪犯對待,她實際上是一名英雄,世界應該以英雄的身份慶祝她。”

張展:“這個國家的問題是制度的問題,我覺得應該勇敢下去,應該堅持下去,自由從來不是免費的,我希望這個國家改變。”

張展在2021年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獎中獲勇氣獎提名。她的膽量和信念被國際認可,她還獲2020林昭自由獎,2021青年中國人權獎、2021比利時自由大學的言論自由榮譽獎。但張展的初衷並不是爲了獲得關注和認可。

任全牛:“實際上就我理解張展不圖名不圖利。因爲我在代理她的案件期間從她父親的嘴裏我得到的消息是,她實際上之前的年收入是能達到百萬的,是一個很好的金融方面的一個工作,她因爲明白了這個社會的情況以後,她就放棄了這樣一個收入,把律師的職業在一個對我來說小小的打擊之後,她也就放棄了。那麼她做什麼呢,她就是覺得大家好像就沒有行動起來,應該用行動來表達自己的這些觀點,所以說她就是說決絕得去做了自己認爲應該做正確的事情。更多的人應該瞭解張展的這種精神,而不是僅僅地去從表面上,因爲這是我個人分析她的話,並不希望你看她前期是不希望有律師關注她的。爲什麼呢,她說她覺得希望大家關注社會上更多應該關注的一些緊迫的事情,可以把她忘記。她就這樣一個心態,她不需要關注,她需要雖然我覺得她需要當然,她自己不認爲是張展精神,我認爲她可能是希望大家更多地關注張展關注的那些事情。”

張展看到了社會的不公,在衆人沉默的環境裏她衝出來發聲吶喊,而在中國,打破沉默這一行爲需要付出的可能是極其沉重的代價。

艾瑋昂:“在無國界記者組織發佈的2021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中國在被評估的18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177位。這僅比朝鮮高出兩個等級。中國是世界上關押記者最嚴重的監獄,有120多名記者被拘留。”

任全牛:“一個普通人吧,不說什麼身份她就能夠就是說,我看到了我就要去做我不計後果我認爲正確的。她也希望大家去關注去做這樣的事情,所以說這就是她真實的她的本人的一個想法。如果很多人都是那種圓滑世故明哲保身韜光養晦,那可能起碼說她可能是不希望這樣的,她也不願意自己做那樣的人,所以她就是做了自己該做的能做的事情。”

張展:“這是一個有真相的國家嗎?這個國家事實是可以編造的。”

中國的媒體和媒體人受控於國家的審覈監管制度,中國人該從何獲得真實信息?那些願意拿起手機記錄的公民,成了中國真正的記者。

艾瑋昂:“必須認識到中國人民是中國政權審查和監視的第一受害者,這一點非常重要。他們是第一批被剝奪獲取獨立信息權利的人。每個人,無論他們來自哪個國家,都想知道他們周圍發生了什麼。每個人都想掌控自己的生活,掌握社會的發展。沒有獨立的信息、沒有記者,人們就不再是公民,他們就是國家的臣民,他們服從國家的決定。所以就像地球上的每個人,中國人一樣想要信息自由,他們想要新聞自由,但他們陷入了技術監控和審查的監管網,這使他們越來越難以獲取這些信息。幸運的是,還有一些像張展這樣願意冒險併成爲記者的人。是的,他們是非專業記者,因爲他們主要不是以記者爲生,但他們是記者,因爲他們爲觀衆報道事實的唯一目的是幫助公衆更好地瞭解情況,而不是在給公衆洗腦,就像共產黨的宣傳那樣。張展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個模範,任何中國公民都可以拿起他們的智能手機,可以拍照、可以寫一些文字來通知其他人情況。但確實這麼做越來越難,中國對社交媒體的控制越來越多,對網絡的控制也越來越多,這些勇敢的記者面臨的風險每天都在增加。”

根據民生觀察網的報道,有許多公民得知張展在獄中生命危在旦夕後,相繼在網上聲援張展,然而他們隨即遭到中國政府的打壓。中國維權律師謝陽原計劃探望張展的母親,卻突然因健康碼不通過而無法登機。

任全牛:“她是很多人不太理解,特別是基督徒很多人不理解,她爲什麼絕食自殺,好像做這樣也是有罪的。這個我想補充一下,因爲我代理過很多信仰的案件,我是很瞭解這種有信仰的人特別是關於張展她爲什麼這麼做。我想就說上一句,就是她採用絕食這種方式她覺得是她這個人作爲這樣一個人,她最大的能夠表現出來的不服從的這樣一個的形式了。她不是說我絕食是爲了我自己的自由,也不是說絕食我就是爲了要死,不是這樣的。她沒有考慮自己的生死,她就是考慮我即使是被抓了我要想想我用什麼樣的方式,我自認爲最有力的方式,就去所謂抗爭。這就是她自己的出發點,但是很多人只是看到了你這樣不喫,你就是想以死相拼搏。我覺得這個是對張展的一種誤解誤讀。”

張展:“我們應該儘可能地保有我們的人性,我們應該儘可能地尊重周圍的每一個生命,我們應該愛惜別人的生命就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

結語:

在沒有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環境裏,輿論的高壓監管讓很多人面對真相時噤若寒蟬。在一片沉寂之中,張展站了出來,她明知風險在前,卻知難而行、義無反顧,她願意捨棄自己以換來更多同胞的覺醒和行動。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失去自由。觀衆朋友們,您覺得在中國高壓的新聞和言論管制之下,公民該如何做來幫助自己和他人爭取權利?歡迎您在評論區發表您對這期節目的觀感和評論,我們下期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