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揭祕一帶一路:工人血淚不歸路(二) | 新聞追擊

2022.01.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獨家揭祕一帶一路:工人血淚不歸路(二) | 新聞追擊
Photo: RFA

觀衆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追擊。上週我們調查披露了身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被拖欠工資、回國無門等遭遇和困境,引起了觀衆和網友的熱烈反響。很多留言都對這期客觀深入揭露真相的報道表示肯定,支持爲這些工人海外維權。希望我們繼續關注中國的民生經濟和社會問題。有觀衆反映他的朋友在阿爾及利亞經歷類似,還有網友透露他的哥哥也是被騙去非洲,經常在工地被毆打以致臥牀不起、無錢療傷。在此我們感謝所有留言、評論、反饋和提供採訪線索的觀衆和網友們。在今天的節目裏,我們繼續追蹤調查,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僱傭的中國工人在阿爾及利亞遭遇的困境,究竟爲什麼工人拿不回自己的護照?他們的護照被誰掌控?爲什麼他們在非洲成了黑戶身份?對工人反映的情況,中國大使館有怎樣的說法?請看我們的獨家採訪。

這些於2017至2019年間來自中國四川、陝西、甘肅、河南、河北等地的工人,目前在阿爾及利亞的蘇格艾赫拉斯省一帶地區務工。當初他們來非洲前跟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簽署的合同上寫明,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會承擔工人回中國的往返機票,但是如今卻有了另一番說辭。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大使館的人給他(上訪工人)說,說是現在機票一直都沒有漲價, 2萬2。大家一聽都蒙了,老闆跟他們說,現在機票是4萬2,4萬2還得自己花錢買。自己花錢買行啊,自己花錢他現在還不讓你回。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E先生:機票好像是2萬2,他就跟你要3萬多,像之前走的那一批,機票是2萬9,他是要了4萬5。闖關費,來的時候在北京機場,合同上是來回機票全由公司承擔,現在公司一分錢都不承擔。

什麼叫闖關費呢?據工人透露,他們是通過中介應聘這份工作,等到上飛機之前才知道公司的名稱。公司給他們辦理的簽證並不是工作簽證,而是不具有工作資質的商務簽證,因而涉嫌非法僱工,於是就有了工人出境闖關一說。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E先生:本來我們來的時候我要求給我辦工籤嘛,他來的時候給你辦商籤、黑戶,過來以後成黑戶,闖關費還要你自己掏,機票還要你掏。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這個闖關的費用說白了就不應該讓工人掏,爲啥呀,他們招工的時候,(我們)把護照辦好以後就把護照交給中介,中介把護照拿來以後交給公司,簽證是公司辦的。按理說給我們要辦工作籤,工作籤費用高,工作籤的話你可以籤一年或者籤兩年。他不,他給我們籤的是商務籤,商務籤只有三個月。現在的話等於說是非法滯留了,非法滯留所以就要闖關啊,闖關就是到那個海關辦手續,辦了以後到那個公安局辦手續,去那個法院辦手續,法院辦理這離境手續。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F先生:我現在在這快4年了。我兒子結婚的時候我都沒回去。我老母親現在80多歲了,一個人在家裏我不放心。跟他(老闆)說好多次,只能往前推,推是5月份讓你保證走,現在12月份了。

工人表示將護照上交中介和僱傭公司後,就再也要不回來自己的護照。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我來的時候中介把這個護照給公司,公司給你辦簽證。簽證辦好了之後,你上飛機的時候他把護照給你,你下了飛機以後你一出機場,出機場他把你護照給收了,他說在這的工作人員要買當地保險。把你護照收了,護照拿去身份證拿去。後來我才知道他是騙子,哎......,反正我是沒見過保險單。

記者:我想確認一下,你們當時去找他們要護照的時候他們給不給?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不給。

記者:爲什麼?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那一直沒給。他給你說,你沒到期。假如你沒到期,你還有半年或者一年沒到期,現在的話找到他他說你違約了,跟你說你給我交違約金,2萬8,這2萬8他合同上也沒有說這個事兒啊。沒說這個事但是他就說你違約。不到期的人要回國你說他違約,現在我們這超期的人咋辦?像我們超期的人回不去,回不去你是不是違約?

記者:那如果超期再問他要護照他給不給?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也不給。除非啥?除非他同意你,他同意你回國然後他給你買機票。

記者:那什麼情況下他會同意你回國呢?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這就看老闆心情了。再一個像你這工種,他這活幹差不多了,不需要人了,不需要人他就讓你回國,但是十個人有八個人最後是錢都算不清。

他們曾經嘗試跟老闆聯繫解決面臨的困境,但卻沒有任何效果。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F先生:他都不講理,沒有啥道理說。老闆以前還接電話,現在連電話都不接了,就沒回音。這簡直沒有人性的東西,跟他講道理,沒法講,無奈的。

對於工人投訴的問題,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全盤否認。

記者:那我想請問一下,他們回國公司好像是跟他們說飛機票是四萬多塊錢是嗎?

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現在是商業飛機呀,賣票就是賣的那價格呀。現在票也沒有呀,你問我這個我還真是沒有辦法回答,現在整個阿爾及利亞就沒有飛機,全部熔斷。

記者:問題是,他們說他們的護照還有身份證件都在您這是嗎?

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他們誰說的?這是不可能的。這是誰說的?那不可能的。護照都是甲方統一管理的這個東西。那不可能都在個人那裏呀。

記者:護照現在在誰那裏呢?誰是甲方?

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都在甲方那裏呀,都是在那個國企那邊。人家阿爾及利亞的護照管理就是這種管理方法呀。誰給你打電話的?你讓他找我。那不可能的。

記者:在國企,請問哪一個國企?哪一個國企收了他們的護照?

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收護照那好幾個國企,那個都是不在我們這裏。那是誰跟你說的,你讓他找我們。我們這邊沒有壓工資,沒有壓別人工資。跟你說壓工資那是不是事實。你在哪裏呢現在?

對於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有關護照方面的說法,工人有不同的意見。

記者:我有問過孫宗挺護照是不是在您那,他說不在他那裏,他說在甲方,在國企那。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在他那,不可能不在他那。

記者:也就是說您覺得是山東嘉強管理的護照是嗎?您怎麼確認的呢?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老闆住的別墅那,都是(工人)裝修的,裝修的時候好多人見了知道嗎。護照肯定在他那知道嗎,爲啥呢?你想我們這的人,多一半的人都是商籤商務籤。不是工籤,既然不是工籤人家怎麼回去。闖關的時候,在別墅那拿護照。他們派小張給他們辦事的那個,然後護照發給我們去闖關。闖完關之後他把手續一收,就是這樣。國企要我們護照幹啥,他就把護照壓他那兒,護照拿去後把你就拿住了。

工人們說他們曾經找當地中國大使館尋求幫助,但無濟於事。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來了之後第三天第四天我就跟大使館打電話,我說我感覺我是被人騙了,我說我現在我的所有證件我的身份證和我的護照公司全收去了,請求大使館能幫我回國。後來他說你來這籤沒簽合同?我說簽了,當時我在北京籤的合同。後來大使館那個人給我說,假如你得病了或者你幹活他不給錢,然後這個你可以找我,像你這個情況你既然來了也跟人簽了勞務合同了,(大使館人員)說是他們也不敢放我回去,像他把我放回去的話,萬一公司找他要人,他也沒辦法。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F先生:領事館可能是能管,但是他給你起個互相協商的作用。我估計他和他們都是一個話的,跟老闆說的話沒有啥區別。他互相協商,一協商,沒有個一兩個月也不成,沒有果斷措施。(背景另一個工人的聲音:現在大使館老闆都把錢給買通了。)人少了就不管用,誰去也沒管用。他互相協商跟誰講,就跟老闆講。說難聽點,他就是互相串通互相利用。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 我聽他們說老闆曾經跟領事館裏面還幹過活。幹活你想他肯定認識,他們肯定有關係嘛。你說有困難去找領事館,去兩個人他就問你是哪個公司的、老闆叫啥,他們一查跟老闆打電話老闆開車來,開車跟你說好話把你又接回去,一兩個人、兩三個人就是這樣,每次都是這樣,人多了可能行,十幾個人二十幾個人去可能還能起點作用,人少根本就不起作用。

我們聯繫了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詢問他們是否對工人的經歷知情,以及能否幫助工人解決困難。

記者:我們收到阿爾及利亞的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的工人的投訴,說他們的工資兩年期滿之後30%好多人三四年了兩三年了都還拖欠着工資,甚至他們的護照也被扣押,然後他們就想回國也回不了國。他們說他們曾找過領事館協助,可是都沒有用。我想知道你們是否收到過他們的投訴和幫助的申請?

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工作人員:我們收到過,然後他們也來過使館。我們也幫他們跟公司那邊協調過,然後也幫他們找了很多的機票。但是最終由於從阿爾及利亞回去的機票真的是一票難求,所以他們現在還沒有走。

記者:對機票的事情我理解,但是他們被拖欠工資這個事情能幫忙解決嗎?

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工作人員:使館已經幫他們跟公司那邊協調過很多次了,但是由於使館對於公司沒有管理權,沒有強制力,所以我們不能逼迫公司一定把這些錢給他們。另外使館也沒有裁判權,使館之所以不能介入勞務糾紛的原因就是因爲使館它在外沒有裁判權,它不是法官也不是法律機構,不能夠依據合同來判定誰的責任,這個你能明白吧。所以我們也請他們在國內通過合理合法的途徑來解決自己的糾紛。當然使館這邊也已經幫他們和公司這邊進行了雙方的協調,但是現在協調的效果不是很好。我可以跟公司說但是公司聽不聽我們的就是另外一回事情。

記者:這個是工資問題,問題是他們跟我說他們的護照還有身份證件等都被扣留在公司。然後我給山東嘉強的負責人孫宗挺先生打電話的時候,他說是甲方國企扣留的,而且說是阿爾及利亞這邊就是這麼操作的,請問您知曉這個事情嗎?

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工作人員:我們只知道在阿爾及利亞很多公司爲了便於管理工人,因爲他們在這邊要進行簽證的延期居住證的辦理等一些的手續,所以公司對工人的護照是進行集中統一管理的。這個是我們知道的,也是各家普遍的做法。至於具體這些工人的護照是被國企扣留還是被山東嘉強這邊扣留,這個我是不太清楚。

記者:但是他們問老闆說要回護照,但是老闆不給,這個合法嗎?

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工作人員:任何人沒有權利扣押他們的護照,我們也已經跟山東嘉強那邊說過的請他們歸還護照。如果山東嘉強那邊執意不肯歸還護照的話那麼我們使館可以爲他們補發護照,這都沒有問題。

記者:那想請問一下,我聽說山東嘉強並沒有給他們辦工作簽證,而是辦商業(商務)簽證,商業(商務)簽證三個月就到期了,也就是說這些人還黑在阿爾及利亞,這樣子的做法山東嘉強是否違法了呢?您瞭解這個情況嗎?

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工作人員:我不想回答您是否違法這個事情因爲我剛纔說過了我們不是法律機構,但是阿爾及利亞規定任何人不得進行與自己簽證用途、簽證種類不同的這個活動,您是不能拿着商務簽證在這邊進行工作的。

記者:那您是否瞭解他們辦的是什麼簽證呢?

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工作人員:我沒有看到過他們的簽證。

上一期節目關於中國工人在阿爾及利亞的困境播出之後,我們瞭解到他們事態有新的進展,有工人收到了大使館的電話,大使館稱會盡量幫他們與公司協調將工資調高到270人民幣一天,但工人也表示這個方案是否能落實還無法確定。

上期節目播出後,很多觀衆都對這些工人在阿爾及利亞的遭遇表示同情,有觀衆指出這是工人剝削輸出,也有人呼籲:這也太黑心了吧,中國政府不管嗎?是的,這是值得關注的重點;縱觀一帶一路在海外的勞工現狀,被欺騙、被強行管制、被欠薪、待遇差、回國難等等,是他們普遍投訴的遭遇。讓人疑慮的是,這些本由中國政府國企運作的一帶一路工程,怎麼會最終由私人公司來招工實施?這些公司對工人的管理一旦出現黑箱操作,該由誰來監管和處理?被欺壓侵權的工人又該到哪裏去維權?按中國官方的說法阿爾及利亞的這些工人應該回國維權,可是他們拿不回工資、護照又被扣,走投無路,讓他們如何回國去維權?我們會繼續追蹤事態的進展,歡迎您留言評論,也歡迎您提供採訪線索至fankui@rfa.org感謝收看下期再會。

記者:郭亞薩

責編:無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