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揭祕一帶一路:工人血淚不歸路(三)| 新聞追擊

2022.01.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獨家揭祕一帶一路:工人血淚不歸路(三)| 新聞追擊
Photo: RFA

觀衆朋友們大家好,歡迎繼續收看新聞追擊工人血淚不歸路的第三集。前兩集節目中,我們對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在阿爾及利亞務工的中國工人的遭遇進行了深入的調查採訪,對於工人投訴公司方的欠薪、扣押護照、違反合約等問題,我們向觀衆展示了來自工人、公司老闆、中國大使館三方面的聲音和說法,一位據稱是該公司曾經的項目管理人在給我們的郵件中寫道:工人所說句句屬實。還有多位觀衆建議我們幫助工人諮詢律師如何維權。大家深切關注的問題是:遠離中國又在非洲當地淪爲黑戶身份的工人們,難道是處在兩國都不管的法律空白地帶嗎?僱傭方公司的做法是否違法、是否構成犯罪呢?轉包工程給私營企業的國企又該承擔哪些職責?中國駐外使館是否有責任幫助中國公民解決這些困難呢?針對這些問題,在今天的節目中,來自美國和中國兩地的律師將帶給大家極有啓發性和震撼力的專業分析和結論。接下來,讓我們先從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老闆寫給全體工人的一封信說起。

在第一期節目播出之後,工人透露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孫宗挺2022120日發給了他們全體員工一封信,信中提到:20201230日之前工人工資的30%將於20222月下旬發放到位,而2021年工資的30%由於疫情原因需要等到2022年年中才能發放。這等於佐證了工人關於公司欠薪的投訴完全屬實,同時也證明該公司負責人在第一期節目採訪中所謂沒有欠薪的說辭並非真話。對於老闆是否會兌現2月份發放欠款,工人們說到時候還不一定能拿到錢,可能會推到六月份。

在這封信上,老闆還特意強調,他們參與施工的工程,是阿爾及利亞政府保障房項目,並不是一帶一路工程,那麼真相是什麼呢?幾天前,一位據稱是該公司前項目管理人員發郵件向我們披露,工人們都是在北京城建承包的工地幹活。我們致電北京城建駐阿爾及利亞分部,但是對方在得知是來自自由亞洲電臺的電話之後便掛了電話。記者在網上調查看到,北京城建在2021年正式動工建造在卜利達省的3000套保障房工程。這個工程是北京城建在建設包含阿爾及利亞歌劇院、500套公共商品房、光纖光纜廠等多個項目之後的又一個境外工程。在北京城建官方網站的 “ ‘一帶一路倡議的踐行者一文中,也提及了阿爾及利亞保障房等十餘個衍生項目。毋庸置疑,保障房是一帶一路總框架下延展出的項目之一。

這些從中國各地招工來的工人,目前在阿爾及利亞卜利達省乾的工程,就是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所稱的政府保障房項目。他們從事木工、鋼筋工、混凝土工、瓦工、水電工、粉刷工等工種。工人們透露,承包了一帶一路國企項目工程的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是私企,原來還有個其它名稱。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原來註冊的是那個延邊宏泰,騙人騙了幾年,後來名聲壞了,名聲壞了就註冊了個公司叫山東嘉強,繼續騙人。孫宗挺是山東嘉強的法人代表,他爸是那個延邊宏泰的法人代表。”

本來由政府國企運作管理的一帶一路工程項目,是怎樣發包給私營企業的呢?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中鐵十四局、中鐵十七局、什麼中國水電、北京城建,這都是國企,他們在這接了活,接了活以後,接了活以後他們就把這個活就分包給這些人。這些人都是小企業,層層扒皮。我上次聽人說是,他在這接這個活轉了幾十個人,這個活到他手裏就30到40萬,你想,肯定所有的利潤上游國企這些大公司拿走了,到他手裏就沒啥利潤,沒啥利潤咋辦?他就壓榨工人。都一樣。基本跟國內形勢是一樣的,扒皮知道吧。國企把皮已經扒過了,把這活包給這小老闆,小老闆再扒一層皮,現在的話到我們工人手裏就沒錢了,有的人是有錢他不願給你給,知道他把你騙來了,騙來到這後你就沒辦法,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針對工人的遭遇,我們採訪了中國一級律師、國際經濟法學博士彭焰女士,彭律師是專長國企、民企、外企等領域法律事務的中國知名律師,30多年的律師生涯中曾成功處理過上百起具有重大影響的國內外民商事刑案。她表示,如果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違反合同在先,工人是有權利解除合同的。

中國一級律師、國際經濟法學博士彭焰彭焰:“國企這一邊和民企籤的這個分包協議,分包協議裏邊對這個待遇用工的待遇勞工的涉及到簽證護照的辦理然後,就是勞工外輸的工作條件,然後這個工作量工作時間,然後這個報酬,這些第一份合同裏邊一定會有的,也就是國企給這個民企的這個分包的這個合同非常重要。第二份重要的合同就是民企給這些用工籤的這個涉外勞動合同,如果是對方違約在先這些勞工要根據情況,他是有權解除合同的。這個違約是對方違約,仍然他回國的來回的飛機票這些費用,都應該由違約方來承擔的。”

看來工人有權解除這份違反合同法的合約,除此之外,工人還有哪些權益受到侵害?我們採訪了原美國律師協會法治項目中國辦公室主任虞平。他認爲,工人投訴的問題是很嚴重的,涉及到販賣人口。聯合國2000年通過了關於反跨國犯罪組織的一個公約,中國也是締約國之一。阿爾及利亞這些工人的待遇,跟這個公約中關於販賣人口的定義吻合。

原美國律師協會法治項目中國辦公室主任虞平:“這個定義裏面就說第一個有一種跨國行爲是用來招募運輸運送接收以及包庇,把人口運到另外國家的這樣一個行爲,而且這種行爲中間包含的什麼呢,包含了有強迫欺詐以及欺騙等等一些手段。它的目的是爲了營利,所以你把這三個特徵用上去,你可以看到中國的中介機構也好或者是一個國營的或者私營的一個外包的機構也好,它是符合國際上公認的關於人口販賣的這個定義的。所以中國作爲締約國之一,阿爾及利亞也是締約國之一,當然對這個問題有義務就是合作來打擊跨國的這樣的一個販賣人口的這樣一個行爲。很多人誤以爲販賣人口就是一定要把人完全裝在一個什麼不能夠完全沒有自由的狀況下面,才叫販賣人口,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剛纔講的定義只要符合這三點要求,就是一個跨國的一個販賣人口的這樣一個罪行。其實每一箇中介就是人口販賣這個鏈條裏面的每一箇中介都是人口販賣的幫兇,或者是一個主犯,他不能說把責任推給別人,你看上去好像我在做一件好事派人出去,但是你用的方法你的目的都不是爲了正當的一個商業目的,是有不正當的商業攫取自己的高額利潤以欺騙的方式,或者甚至強迫的方式然後把別人販賣到另外一個地方去,這當然就是不是一個正當的商業行爲。”

把工程分包給私企的國企是否有責任監督下屬的分包公司並承擔相應的後果?

彭焰:“這些工人他們的所有在國外的關於勞務輸出方面所遇到的各種這個勞資糾紛,或者有些陰陽合同,比如說合同是這樣規定的但是實際上這些勞工所得到的利益和合同約定又不相符,中國對底層的這些勞動者的保護的法律是非常完善的。所以我可以簡單地回答你一句,也就是說凡是諸如輸出的這些對外的勞工的合法權益受到了損害,那麼我們對外這個企業也就是這個國企以及它的二級的那個承包商有絕對的責任要承擔。”

虞平律師說,當今世界一致認可的規範,就是要求任何企業在營利活動中必須承擔社會責任。

虞平:“這個責任中間就包括你在你跟你的合作方進行交往進行合作的時候,你一定要監督你的合作方的行爲。我舉個簡單例子蘋果公司在美國,它是向中國進行購買,但是美國的法律給它的義務這個義務就是說它要保證它的供應商是沒有違法的特別是沒有強制勞工沒有違反勞工條件的。所以蘋果就有義務就要派它的這個巡視員,經常去他的這個供應商那邊去看勞動條件。當然你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的監督到位,但是呢你要盡最大的努力就這麼做。所以北京城建如果說它是下方跟我沒關係做藉口那當然是不合適的,因爲聯合國也有這個就是企業的社會責任這樣的一個已經是形成國際慣例的一個行爲準則,那北京城建毫無疑問它應當要承擔的所以它對它的下家發生的這些甚至涉及到國際犯罪這種行爲,它不僅承擔有這個監督的義務甚至它有一個制止這樣的一個義務,所以現在知道了肯定要採取行爲配合這些工人,並且它要承擔這些工人因此造成的損失,這是我覺得他們不能迴避的一個問題。”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關鍵是沒有人管他們。國企他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來了以後看那老孫能幹,把這活包給他,別人十塊錢,老孫八塊錢就能幹,包給老孫,就是這樣。”

彭焰律師指出,從法律的角度需要審查這些承攬上方發包項目的企業是否具備資質。

彭焰:“法院審理的時候經過審查它沒有資質它沒有資格它沒有取得相應的資質的東西而且或許是在裏邊還存在着一些虛構事實弄虛作假包括簽證包括它承攬這個合同,它沒有資質沒有資格它去承攬它就涉及到什麼,不僅是這家企業還有它的上位企業就是國企,可能沒準裏邊還弄出腐敗這些都是我們紀檢監察這些都可以介入的。”

有工人認爲,從國企到私企層層轉包,各自獲利,導致最底層的工人受害,反映的是體制的問題。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哎……中國人都是這樣,在國內也一樣,我思來想去我覺得就是這個制度有問題,這就是體制有問題,你知道吧,體制有問題。所以孫老闆在這他也沒辦法,他不壓榨工人他掙不到錢啊。”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你像我在建築行業我待了快20年了,我見的事也多了,國內也一樣,特別是政府工程,他們造價他算得特別高,算得特別高他就是你包給我我包給你,就是那樣,都是關係。”

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不能介入勞務糾紛,要工人回國通過法律途徑自己解決糾紛。那麼大使館是否有義務和責任來幫助這些在海外遭遇困境的工人?

虞平:“他們都是社會弱勢羣體、農民,他們沒有很好的教育,法律知識也不健全,然後又沒有資源爲自己的這個合法權益進行爭取。但是在他們遇到領事館大使館的人常常都是說你這是合同糾紛,這是大錯特錯。爲什麼呢?因爲你這個國家工作人員應該知道這不是一個一般的企業行爲,這是一個國際社會公認的是一種犯罪行爲。中國外交部領事司還專門爲駐外領事可以爲中國公民能夠提供什麼的幫助專門製作了一個文件,應該是2008年的時候它這個文件裏面第十二條就很明確地說了,駐外的領事要在這個中國公民在非法滯留或者非法進入,在這個情況下如果他們的證件拿不到或者他們有其它原因甚至是沒有金錢去買機票回國,中國駐外領事他這個文件第十二條很明確規定是有義務幫助他們的,只要他們提供他們自己的有效身份證件的信息可以跟國內的公安部門覈對完了以後,就在所在國的領事館或者大使館給他們補發證件,他們可以回去。”

對於工人反映的商務簽證導致的黑戶身份,虞平律師認爲中國大使館理應跟駐在國阿爾及利亞政府進行積極溝通協作,解決工人的困難,這是大使館份內應盡的責任。

虞平:“這些人被髮的簽證他的大使館的檔案裏都有的,他們來的是一個商務簽證是被騙的,而且阿爾及利亞政府在聯合國反跨國的有組織犯罪這個公約裏面,他也是個締約國當然,他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應該和中國政府配合讓這些人能夠比較順利地回國。”

虞平律師認爲,中國大使館面對工人反映的困境,並沒有履行使館在駐在國保護自己公民應盡的職責。

虞平:“你不保護你的公民別的國家也看不起你說實話。有的人看這個西方國家怎麼老是去幹涉和他們自己國家公民在這個中國受到的待遇,覺得很不滿意,其實這是他的責任,他來做的就是要保護他的公民,我們反而好像覺得要爲了跟駐在國保持好關係,反而不敢或者不願意跟人去交涉。你要站在弱勢羣體這一邊,你才能保持國家的聲譽,你才能維護社會公義,你不能說因爲涉及到國企,它是一個糾紛,這不對的這態度我覺得他們這個整個態度是非常大的問題,我覺得外交部要好好的去反思一下,怎麼樣對它的駐外人員進行教育,這種事情我也相信不是外交部這個官方立場,官方立場你籤的這個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裏面就很清楚告訴你就是保護你駐在國派駐國的國民在所旅行的國家或者說這個派駐的國家的這個合法權益嘛,你呢你不去做你是失職的對不對。國家在這個層面上你要成爲一個大國有影響力的國家,你不是看你經濟到底是增加了幾個百分點,你看你是不是能夠讓自己的國民有尊嚴地活着,這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標準。”

工人可以通過哪些具體的法律方式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彭焰律師認爲,對於工人被侵權的法律追究,也分民事賠償、刑事控告、行政訴訟等不同的方面。

彭焰:“如果在合同裏邊明確規定了,比如說規定了工資就是勞動報酬,然後規定了加班費,然後也規定了合同期滿工作期滿然後送回所在國所在地的費用。如果這些規定都很清晰,我們就可以通過法院直接發佈支付令,在這種情形那就是說它的這個解決問題的成本就比較低。那麼如果是涉及到民事有些比如說人身還有一些人身權利的那個損害侵害,還有財產方面的就是這個其它的相關的這個債務的這種清退索賠和其它的這一些民事賠償,就要法院訴訟有一些不排除有刑事犯罪的,那就還可以刑事控告。”

虞平:“當然回國以後他們有更多的方法應該聘請一些律師,如果沒有錢的話中國也有一些,特別是現在正在興起的叫做法律援助制度,去找一些公益的法律組織一些公益的律師來替他們來打這個官司。當然這個承接這個所謂的勞務輸出的組織,已經就是說用欺騙的手段或者以強迫的手段採取的剛剛我提到的把人運送到國外同時是爲了營利爲目的的,那麼他們已經構成了這個國際上公認的販賣人口的這樣一個罪行,那麼這個組織本身他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在中國的刑法裏也有這個類似的規定,強迫勞動這種都是需要受到刑法處分的。”

中國是否有責任來規範企業的運作以及海外勞工的權益保障?這些海外勞工艱辛惡劣的生存狀況會對中國所打造的一帶一路形象造成什麼影響?

虞平:“不管它是不是一帶一路國家這個對外援助的一個指南下面一個一個工程,但是它在一帶一路這樣一個大的規劃框架下面,國家關於一帶一路的這個這個所有的這個建設計劃也好,或者對外投資也好,它都應該建立一個監管體系,這個監管體系就應該包括把這一些不法的行爲監管起來,否則中國對外一帶一路的這個建設也好,或者是投資也好,它的結果也沒有達到中國政府所要達到的目的,所謂的幫助第三世界國家或者幫助其他人,其實反而是給很多不法分子提供了一個這個非法牟利的這樣一個機會,而且中國實際上名譽上就增加了損失。所以在這個前提下面從大的方面來看中國國家的一帶一路計劃中間,就應該有這樣的一個非常周全的非常綿密的這樣一個制度,要監管這一些從事經濟活動的組織,不管它是國企還是私企,在一帶一路國家進行這些經濟活動的時候,要符合國家的法律符合國際社會的公認的一些法律準則。所以在這裏面不僅涉及到北京城建它應該承擔的責任,那麼國家戰略上面國家也應該承擔這個責任。”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F先生:“一帶一路是國家政策發動的,現在就讓這些人都把國家的榮譽都敗沒了。”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匿名D先生:“一帶一路就是中國的農民工中國的勞工的血淚史,可憐得很,真的。死在國外的都大有人在。”

虞平:“這是一個有高度共識的這樣一個國際社會的一個醜惡現象,中國政府自然有義不容辭的責任來承擔起它的國家責任,不僅在國內法方面在國際法方面也應該承擔起來國家的責任,特別是它提到它的一帶一路弘揚的是國際社會命運共同體,幫第三世界國家發展來共同繁榮。你如果是這些東西都不能監管起來談何共同繁榮是不是,所以這個時候我覺得應該要高度重視這件事情。”

 

結束語:美國和中國兩位專業律師的解析深入而切中要害,給阿爾及利亞務工的中國工人以及所有處於類似困境中的海外中國勞工指出了維權的路徑。工人權益被侵害,不但直接的僱傭方私營企業要被追究法律責任,而且其上面的工程發包方國企,也要承擔監管和連帶責任,這裏面不排除有民事、商業和刑事的訴訟;同時中國駐外的使館,應當承擔起保護自己公民的職能和義務,也應該有能力協調中阿兩國的有關部門,幫助工人解脫困境早日回國,而不是以合同糾紛與使館無關爲由將求助的工人拒之門外。今晚是2022中國春節的大年夜,也是傳統裏中國人收到一年的辛苦工作報酬返鄉與親人團圓的日子,那些背井離鄉遠赴阿爾及利亞的工人們幾年來被阻止回國與親人團聚,春節前還收不到被拖欠的工資,可以想見他們心中的痛苦無奈和辛酸。希望山東嘉強置業有限公司兌現承諾,二月份發還給工人所有的欠薪,我們今後還會追蹤工人們抗爭的結果。歡迎觀衆朋友們對本期節目留言評論和反饋,在此祝大家春節愉快,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新聞追擊再見!

記者:郭亞薩

責編:無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