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诗人贝岭评价艺术家艾未未(图)

流亡诗人贝岭先生结束在德国和欧洲的流浪访问。他为艾未未的被捕在德国和欧洲的作家中,媒体上,他参与的各种社会活动中进行了不竭的呼吁。
2011-05-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流亡诗人贝岭在新西兰的某一处荒野。 (记者天溢拍摄)
图片: 流亡诗人贝岭在新西兰的某一处荒野。 (记者天溢拍摄)
Photo: RFA

 
五十岁的流亡诗人贝岭先生,堪称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一个奇迹。当所有的人都追求安定的时候,他却带着诗集和电脑,从一大洲流走到另一大洲,从一个国家流浪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关怀流向另外一个呼号。他的生活是无家可归,他的声音却无处不在。
 
去年十二月初,因为他所写的《刘晓波传》德文版出版,他再次来到欧洲。这一来又是半年,他为《刘晓波传》而来,而后半程却为艾未未的被捕而奔走呼吁,演讲、讨论。上周,在他离开德国转向亚洲的时候,记者特别请他谈了他对于当代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的看法。
 
贝岭先生对记者说,“在我看来,艾未未他是一个极其具有个性的人。对我来说,他不是一个反对派,或反对派的领袖。他就是一个中国最大的反对派。或者说他一个人就代表一个、独一无二、别人不可能模仿,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空前的声音。
 
我觉得,这样一个声音在世界上影响之大,它已经跟我们一般概念中的所谓反对运动或者说异议活动,都有了一个明显的不一样。所以我说,他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反对的声音,和最有影响的反对派。他不是一个派的领袖,而就是一个反对派。这也是我最近正在写的关于艾未未的这篇文章中的探讨的东西。”
 
贝岭先生认为,艾未未是作为知识分子,艺术家对抗社会的黑暗、专制。他追求的是社会的正义,思想的自由,使用的形式是“艺术”。一言以蔽之,艾未未玩的是艺术,而不是政治,这是他面对政治迫害和人生的最大的特点。
 
对此,贝岭先生说,“他代表了一个文化,代表了一种新的艺术精神,也代表了一个全新的艺术家在这个时代所必然要承担的公民的角色。也就是在某种意义上,他的作品和他个人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像拉什迪所说的,艺术家本身比他的作品更让一个专制政权害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