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什么是709大抓捕?

答:自2015年7月9日起,中国当局以非常手段打压各地律师和维权人士。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网站讯息,截至2018年5月17日止,至少321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及家属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或限制出境。他们的家属也受到牵连,遭受恐吓骚扰。打击范围之广、力度之大,为中国改开三十多年来所仅见。

问:709案前因?

:2015年5月,访民徐纯合在黑龙江庆安火车站被警察开枪击毙。20多名公民和维权律师前往声援被拘留。660 名律师联署支持。

同时,四名律师在江西高院抗议法院剥夺“乐平冤案”律师的阅卷权。维权人士吴淦被刑拘。

7月初,中国的维权群体对有可能严重侵害辩护人利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草案》第35和36条表达了较强的反对意见,认为依照国际标准,律师在刑事辩护上应该有豁免权。

7月9日,中国当局在官媒宣传攻势的配合下,将维权人士定义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团伙”,并大规模打压中国的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

图:2015年5月13日,徐纯合被枪杀案代理律师谢燕益、李仲伟、刘书庆和 谢阳,在黑龙江省公安厅前请愿。(参与网图片)

问:为何针对律师?

:2003年“孙志刚案”后,三位法学博士滕彪、许志永及俞江的联署信促成中国废除《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自此,一批维权律师崛起,在太石村案、山东计生案、三聚氰胺奶粉案中表现活跃。其后,北京某知名人权律所与访民、公知多次就特定议题自发组织起来,引起中国政府不安。律师在体制内外人脉颇深,具有潜在结社影响,他们与中国具有自由派倾向的记者和学者同气连枝,遥相呼应,屡屡让审案法院和法官深陷舆论漩涡,让弱势群体的苦难成为“和谐”社会的“杂音”,让“双规”制度和扫黑运动等备受掣肘。因此,对律师的定点清理成为中国政府维稳的内在要求。

问:被拘留者受到什么对待?

:在拘留期间,被拘者人身权利受到严重侵害,包括:
- 数百名律师和公民被传唤警告,禁止发声。外部声援被断绝;
- 家属聘任的律师被拒绝会见,或被非法解聘;
- 遭强制服药、疲劳审讯、殴打等酷刑;
- 亲属被警方威逼诱骗、录制视频,以劝当事人认罪;
- 污名化当事人,逼迫周世锋、胡石根、王宇、江天勇等人电视“认罪”;
- 以取保为条件诱当事人指控他人,恐吓部分取保候审者不得与外界接触;
- 家属被以骚扰、软禁、跟踪、逼迁、干扰就业与子女入学,及限制出入境等方式株连。

问:709案之后的律师圈生态如何?

答:2017年,709逐渐接近尾声,当局进一步整肃律师圈,吊销、注销执照,延宕转所、暂缓考核等多管齐下,律界一片萧杀。直到今天,打压仍在持续。

图:王全璋、李文足夫妇。(网络图片) 李文足,湖北巴东人,著名维权律师王全璋之妻。

山东好汉王全璋,执业京城,急公好义,常年代理敏感案件而不见容于官府。自2015年7月9日,官府大举辑拿维权律师,全璋被捕,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电击酷刑,至今音信杳无,故称“709案最后一人”。此案无限期延押,不审不判,不允律师会见,世所罕见。

王妻李文足亦受株连,被严加监控、软禁、骚扰、逼迁,稚子无法入学,亲人被迫回乡。文足曾以泪洗面,半年有余,然无济于事。遂“离开梳妆台打流氓”,联合其他709案家属,相互鼓励,协同维权。一干妇孺到访天津公安局、看守所、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数十次,递交控告信300余封,至今未获立案。继而主动邀约联合国、欧盟人权和外交官员会面,接受外媒采访,联署致函美国总统,期国际社会助力解决中国律师人权危机。

“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乃至我的生命,来换取王全璋真正的自由!”

2016年8月与12月,文足分别提告党媒《环球时报》和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拒绝强权将政治帽子随意加诸公民。

图:2018年4月11日,李文足被国保等四五十人围困在家。(推特@李文足)

2017年5月,文足在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视频作证,其夫遭遇闻之于世。

2018年4月,夫被囚逾千日。文足着红袍,披风雪,携709家属自京郊出发,徒步百里寻夫。抵津后遇国保阻挠,绑架回京软禁。

2018年5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文足面呈信件,恳请代查夫君下落。

文足贞烈,大难临头,与夫风雨同舟,不惜以命相救,此情感天动地。进而由爱及义,为营救709受难人士奔走呼号,扶危济困,义薄云天,故获人权组织“中国公民运动”颁发“2017年度杰出公民奖”。

颁奖辞曰:

“感谢她对爱的坚守,感谢她为自由的抗争,感谢她对公义的担当,为所有公民展现了爱、自由、公义的真正价值。她的一言一行,使得‘公民’二字熠熠生辉,令人神往。”

视频:王全璋失踪1062天,李文足再往天津市看守所寻夫。(推特@李文足)

王峭岭与李和平

李和平,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基督徒。为异议人士、强拆受害者、法轮功等弱势群体维权。2007年六律师代理法轮功案,共同发表《宪法至上,信仰无罪》辩护词。2015年7月10日被捕。2017年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后很快获释。

王峭岭被认为是709家属中最"勇猛"的一位。在李和平被刑拘期间,她起诉新华网,书写关于李和平的文章,不断到相关部门寻人控诉,并持续曝光抗争中遭遇的不公平对待,不仅营救丈夫,也帮助其他弱势人群。她被当局骚扰和逼迁,被限制出境,女儿入学受到影响,但她始终团结709家属,进行锲而不舍而富有创意的抗争。


原珊珊与谢燕益

谢燕益,维权律师。2003年提起宪政第一诉:起诉时任国家军委主席江泽民不顾民意,违反宪法,利用等额选举方式继续担任国家军委主席。2008年发表《和平民主运动研究》,积极倡导和平民主理念。多年来,向有关方面提出数十件法律建议案、公民意见、信息公开公益诉讼案,受到海内外关注。2015年7月被抓捕,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囚禁18个月后,获准保释,但仍受到监视与威吓。2018年5月24日,发表《退出中国律师声明》。

原珊珊曾为争取被捕中的丈夫的奔丧权,以有孕之身,在派出所排椅上睡了三夜,却无法打动警察。她曾被监控跟踪,被辱骂和恐吓,并多次逼迁。她为躲避抓捕,曾带着5个月的女儿在外流浪一个月之久。


许艳与余文生

余文生,商务律师,曾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案和709维权律师案。2018年1月被注销律师证,并因倡议修宪改革而被捕。4月19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家属聘请的律师始终无法会见,取保申请被驳回。

德国总理梅克尔5月24日访华,会见余妻许艳。其后,许艳出行受到限制。


刘二敏与翟岩民

翟岩民,基督徒,89六四亲历者,维权公民。自2014年以来,曾因屡次组织、参与维权声援活动,被弱势群体和访民视为“访民经纪人”,而遭警方多次警告和处罚。2015年,翟岩民在北京与胡石根、周世锋、李和平等15人聚会,商议“律师如何介入劳工运动”和“律师如何介入敏感案事件”等议题。2015年6月16日,他积极组织各地访民前往黑龙江声援徐纯合被枪击事件,再次被警方抓走。2016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而后当庭释放。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夕,突然再被警方抓走并抄家,次日午后获释。

刘二敏为寻找丈夫,多次遭警方暴力对待。被迫带着失去自理能力的翟父,在北京城里反复搬家。


樊莉莉与勾洪国

勾洪国,北京私营公司法人,基督徒,维权人士。关注弱势群体,积极帮助维权,宣导民主自由思想。2014年参与声援范木根案。2015年7月10日被捕并被抄家。2016年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勾洪国表示认罪服判,后遭强迫送回原籍承德软禁,身体和心理状况堪忧。

樊丽丽受国保严密监控,不被允许旁听丈夫的庭审,并在法庭外被国保暴力对待。在勾洪国被软禁期间,樊莉莉多次发文,披露丈夫曾在狱中受酷刑,要求赴京看病的权利。


金变玲与江天勇

江天勇, 基督徒,人权律师,被“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选为“中国杰出民主人士”。曾代理胡佳案、陈光诚案,高智晟案、山西黑砖窑案、乙肝和爱滋病带菌者维权案、法轮功受迫害案等知名维权案件。其律师执照于2009年被吊销。709案发后,江天勇不顾个人安危,积极营救被捕者。2016年11月,在去湖南探访律师谢阳及其家属期间,被秘密抓捕关押。次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江天勇当庭认罪忏悔,否认自己遭受酷刑的“谣言”。不过他在失踪前曾明确声明,自己在非自由状态下任何认罪悔罪均无效。江天勇目前仍在服刑,健康状况恶化,严重失忆,疑遭药物侵害。

金变玲多年来一直被监控、骚扰和威胁。2013年她携女赴美,在海外积极营救丈夫,揭露中国当局在狱中实施酷刑。


陈桂秋与谢阳

谢阳,维权律师,2011年从业以来多次代理迫害公民、打压宗教、强拆征地等公权力滥用事件。因亲自参与声援黑龙江建三江被捕律师、探访陈光诚等事件,屡遭当局骚扰。2015年7月11日被捕。拘留近一年半后,才准许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拘留期间受虐消息,引发国际关注。2017年12月26日,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罪罪名成立,但由于未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且归案后认罪、悔罪,依法免于刑事处罚。

陈桂秋,湖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丈夫被捕后,她被长时间审讯、施压,列入禁止旅行黑名单。2017年2月,陈桂秋携两个女儿逃离中国,在泰国被捕。幸得美国驻泰大使馆官员及时搭救,惊险脱困,平安赴美。


李文足与王全璋

王全璋,维权律师,多次代理法轮功案、农民土地案和基督徒案等敏感案件。2015年在“709大抓捕”中被当局抓走后,杳无音讯超过一千天,成为“709案最后一人”。

王全璋被抓后,李文足为营救丈夫被威胁、骚扰、跟踪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她在巨大的压力下仍坚持为丈夫、709涉案人士及良心犯呼吁和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