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的异议人士谈六四


2005-06-03
Share

十六年过去了,在中国,当年参加过八九年民主运动的学生和市民,如何看待当年的那场运动?八九民运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如何呢?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采访报道。

1989年那场运动和当局的六四镇压已经过去十六年了。十六年以来,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年的学生,如今多已年届中年,他们对自己曾经参加过这场运动,有什么样的看法呢?一九八九年在北京大学读硕士的郭海峰,当年担任过学生天安门广场指挥部副总指挥,他是六四镇压后第一个被逮捕的学生领袖,后来被判刑四年。郭海峰认为,那一场民主运动,唤醒了全中国人民的民主意识。 (录音)

郭海峰在1996年再次被逮捕,当局以流氓罪再次判处他五年徒刑,2001年出狱。郭海峰表示,他现在很少参加民主活动,但每年六四,都会在家中纪念当年的死难者。 (录音)

当年参加民运的另一位学生,正在浙江读书的程凡是前往北京支援民运的大学生。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每年六四,他都会联络当年的同学,一道举行纪念活动。 (录音)

程凡在六四后虽然被逮捕,但没有被判刑。他表示,在这些年中,因为当局的干扰,他无法找到任何工作,目前在温州为人作家教谋生。他认为,虽然六四过去十六年了,但中国共产党并没有任何变化。 (录音)

程凡呼吁,中国人不要忘记历史,不要忘记当年那些曾经为中国的前途作出了牺牲的人们。 (录音)

八九年在北京作建筑工人的齐志勇,六月四号凌晨在六部口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后来被截去了一支脚,成为残疾人。 (录音)

齐志勇表示,这些年来当局不但不给六四事件的死难者家属和伤残人士赔偿,反而对他们百般刁难。齐志勇除了失去一支脚外,目前身患多种疾病,生活十分困难。他认为,共产党不可能主动作出任何改变,但变化一定会发生的。 (录音)

中国的异议人士,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八九年曾张贴大字报支持学生的行动。他认为,八九民运和六四镇压是中国在民主化过程中有其必然性。(录音)

孙文广表示,最近这些年,每到六四纪念日,他都会撰写纪念文章,在海外的中文网站发表,以纪念这场运动和牺牲的人们。

八九年的时候正在读初中三年级的胡佳,现在是帮助艾滋病患者的志愿工作者。他对六四事件的记忆也十分深刻。 (录音)

震耳欲聋的枪声,并没有使胡佳沉默。胡佳表示,自那时起,每年他都会以自己的方式纪念这个日子。去年六四十五周年的日子,胡佳单独一人,到天安门广场献花,纪念死难者。胡佳认为,当年的那场运动,并没有被中国人忘记。 (录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