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中文報業奇蹟的《大紀元》


2003.11.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光陰似箭,創刊於2000年8月《大紀元新聞網》和《大紀元時報》轉眼就已經三歲了!它“是在海外第一份由來自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新加坡等多地不同背景的志願者創辦的媒體,志願者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在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發展過程之後;今天,它業已經成爲全球性的最大免費贈閱報系,創造出中文報業史上了不起的奇蹟。可以說:這是由一羣特殊的人才,在一個特殊的時代所創辦的一個特殊媒體。

所謂特殊的時代,乃是目前中國的獨特“國情”。因爲中共壟斷了中國大陸社會信息資源,憑藉其經濟膨脹的勢頭,近年來對海外的中文報業市場採取了包括“拉出來,打進去”在內的各式人事、經濟等“統戰”伎倆,使一些原來處於地下狀態扮演“小罵大幫忙”的“親共”媒體,逐漸浮出水面,並呈現愈來愈囂張的勢態。《大紀元》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公開強調“支持民主自由,強調正義良知,尊重人權、尊重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爲中國的人權、民主事業建立了一塊新的輿論陣地,以大量無可辯駁的事實,揭示了北京集權專制血腥統治的黑幕,如實講出了大衆心聲。

在風雲變幻、競爭激烈的媒體市場上,一些海外中文媒體由於種種原因“隨風轉舵”,這對中文媒體自身的健康發展固然是十分可悲的,但對於應運而生的《大紀元》未嘗不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那些轉向的媒體在客觀上等於把原來佔有的市場讓了出來、把他們的傳統讀者拱手送給了《大紀元》。從過去三年的發展實踐看,《大紀元》很好地把握了這個機會,開創了一個新的大局面,走出了一條新路。《大紀元》從創辦開始得到了北美社會各界廣泛的支持?o並在全球二十個多個國家迅速鋪開?o在當地發行出版《大紀元時報》。

《大紀元》聚集和培養了一批特殊的人才,許多工作人員都是義工。在看《大紀元》的時候,常常聽人用疑惑的口吻在問:他們哪來這幺多錢?是啊,在一般情況下,辦媒體就是“燒錢”,尤其是免費贈閱“公益性綜合媒體”的初創時期,那“燒錢”更不在話下。但是,當你瞭解了這些義工對《大紀元》的奉獻,你的看法也許就會不一樣。因爲與《大紀元》的創辦人?p編者和作者及其員工,有過相當一段時間的直接接觸:我親眼目睹他們從上到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義務寫稿、義務編輯、義務採訪、義務發行,……那種爭相“義務”奉獻的精神幾乎體現在一切方面,他們是義務地幹着一切!

在“共產主義義務勞動”騙局徹底破產、整個社會世風日下、一切向錢看的今日中國,《大紀元》員工的這種奉獻精神簡直就是一個神話,如果我不是親眼目睹、實際地接觸交往,也是絕對難以想象的。其實,他們就是一羣有信仰的人!所謂“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他們沒有自私自利地包袱,有得只是奉獻社會的堅定信仰,所以他們創造人間奇蹟的強大動力,幾乎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說《大紀元》是一個特殊的媒體,是因爲它主要工作人員基本上都是業餘的,這固然使得《大紀元》不同於平常的普通專業媒體,但這種劣勢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它可以不揹包袱,輕裝上陣,邊學邊幹,在實踐中摸索,在具體的工作中鍛鍊。過去三年中,說《大紀元》人才輩出並不爲過,眼見它培養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專業新聞工作者”,《大紀元》的隊伍不斷壯大,從業人員的質素不斷提升,併爲其它媒體的發展輸送了急需的人才,如果以這個角度觀察,這種快速培養人才的功能是其它專業媒體所不可能具備的。因此,我也和《大紀元》的朋友開玩笑:《大紀元》更象是一所特殊的大學校!

眼下,中國大陸社會正處在轉型的緊要關頭,而信息的自由流通對於促進健康轉型有着十分重要的意義。以服務“不同地區的華人”,“促進持有不同觀點、不同教育背景的人們互相交流與理解”爲宗旨的《大紀元》,定能在中國社會發展的關鍵時刻,發揮其關鍵性的作用!

當然,擔負重任的《大紀元》也有自身不斷完善和提高的問題,如果《大紀元》能個更上一層樓,總結經驗教訓,結合現代媒體的管理模式,在健全完善運作規範和提升效率擴大市場之間尋求平衡發展,以更具創造性地探索,爲世界中文媒體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我衷心期望,有朝一日《大紀元》能到中國大陸地區發行,直接面對世界上人數最多的中文讀者,屆時它一定會爲推進中國的新聞自由、改善人權、淨化社會風氣扮演獨特的角色,……興許《大紀元》慶祝五週年和十週年的活動,會在北京或上海舉行!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張偉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