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有两条好消息

2000-1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北京有许多神坛:天坛,地坛,日坛,月坛,社稷坛,先农坛,都是历代帝王为祈神而建筑的祭坛。1911年推翻帝制后,不兴那一套了。唯一的例外发生在1999年为了敲响介乎1999年和2000年之间那一记历史性的钟声,专门隆重营造了一个“世纪坛”,用以表达对2000年的热望。 2000年的钟声到底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在中国的土地上,今年值得开心的事情不多。农民能为没有增加的收入和没有减少的负担而开心吗?公民能为没有得到的人权而开心吗?共和国能为没有实现的民主而开心吗?2000是中国的腐败年。腐败当然兴高采烈,可惜能叫老百姓开心的事情不多。不过确实有两条非常好的消息从海外飞来。 一条好消息来自悉尼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国的少男少女成绩优异,和世界各国的运动员共同发扬了勇敢进取的人类精神。我认为这是中国父老在2000年里得到的最好的消息。竞技运动在中国进步真快。相形之下,中国的理论家太落后了。中国理论家当年以革命起家,位尊望重,很应该当个举世瞩目的民主冠军人权冠军,却老是落在时代后面拖后腿。尽管经验越来越多,顾虑却越来越大,既怕丢掉中国特色,不敢接受人权和民主的国际规范,又怕超越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承受能力,不敢设想大家都做得到的事情,所以拿出来的常常是些开倒车的理论。年轻的运动员们则不然。他们自强不息,主动迈进国际社会,认真遵守公认的体育道德和比赛规则,努力做更快更高更准确的动作。中国的理论家如果想在21世纪有所作为,不需要妄自尊大,只需要屈尊向少男少女好好学习。我想,只要做到这一点2000年来自奥林匹克的好消息就有可能在21世纪扩大成为许许多多好消息。 另一条好消息来自斯德哥尔摩。如果你只读人民日报,或者只查人民网,准会以为今年地球上根本没有颁发诺贝尔文学奖。其实颁了,而且颁给了用中国话讲中国故事的高行健先生。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更多的理解者和欣赏者,使普天下脉管里流着中国血液的炎黄子孙感到高兴。非常可惜,高先生的作品在中国“清理精神污染”和“反自由化运动”中被查禁。中国的书禁报禁网禁,剥夺了作家创作的权利和出版的权利,剥夺了老百姓了解信息和欣赏艺术的权利,也剥夺了中国官方与民同乐的权利。这种局面相当尴尬,这份尴尬必须化解。剥夺别人自由的人,自己也不可能自由。我看最好的化解是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护人民的言论出版自由,废除书报检查制度,开放书禁报禁网禁。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这个来自瑞典科学院的好消息就有可能进一步发展成为普天同庆的福音。我深信,这个福音一定能够在21世纪降临到中国的人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鲍彤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