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的兴衰》- 68. 俄罗斯的曲折民主路

2001-04-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   俄罗斯,自从1917年列宁通过暴力推翻经合法选举诞生的临时政府后,经过七十多年充满血泪的共产实验,在1991年终于失败了。克里姆林宫上空的那面镳刀斧头旗换成了三色旗,叶利钦成为俄国七十多年来第一位非共产党总统。 但是,在国会中,原苏共的势力或改头换面的党派仍占有多数席位,从1991年8月到1993年年10月,两年多时间,叶利钦与国会里的反对派陷于某种尖锐对抗的政治僵局之中。   俄国的土地与企业的私有化进程十分缓慢,而权力转换为资本的过程却十分迅速。前政权的政治官员利用民主和市场的口号迅速成为俄罗斯的新贵;克格勃则操纵了迅速兴起的黑社会。旧的法律秩序已经破坏,新的民主秩序却没能建立起来,无法无天、背信弃义的行为在政界、商界、法律界和几乎所有的社会领域蔚然成风。民生凋敝,腐败泛滥,这是叶利钦不能在立法上战胜反对派的基本原因。   1993年10月,莫斯科发生的总统叶利钦与议会的斗争,几乎使俄国陷入内战。最后,叶利钦动用军队包围了大厦,并用坦克炮击大厦,逮捕了国会议长哈斯布拉托夫。   叶利钦的动武,虽然清除了前政权的残馀势力对议会的影响,却留下了隐患。因为它强化了前政权更重要的政治遗产――不容异议的一元化精神以及军队和警察对社会的控制。 因此,叶利钦的这一武装行动将在俄国历史上产生长远影响。其结果是互相矛盾的。当然,从近期看,它是民主派的胜利;但长期而言,这个胜利又强化了不宽容的政治文化并损害了宪政与法治精神,使俄国要成为一个现代的宪政民主国家的路径更为漫长而曲折。   共产体制在俄国政治经济领域所留下的烂摊子,令人瞩目忧心,每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俄国人和社会团体都不会面对这个烂摊子而无所思考、无所动作,所以当俄罗斯人一旦从被排除於政治生活之外近一个世纪之久的禁锢中解放出来,他们要求参与国家事物的政治欲望便会迅速膨胀,并且极其强烈地干扰叶利钦治国宏图的设计和实施。 在这种历史关头,特别需要领袖的沟通技巧、妥协精神。仅有进攻、果断、魄力的品质还远远不够,还需要他有更多的耐心,更高超的对话技巧和容忍各种不同意见的宽容,需要他能以伟大的妥协精神把各种激进的、或保守的治国方案揉进自己的政治决策中,解决转轨的非常时期的复杂的政治经济社会军事问题。他必须善於在各种反对声中阐明自己的治国思想,善於在权力受到许多监督、干扰、限制的条件下实践自己的治国纲领和处理各式各样的政治危机。   但叶利钦显然不是这样的政治家,他是一个善于抓住历史机会的进攻者、冒险者,却不是一个善于说服人的对话者。更难堪的是,当时的俄国,还没有可以取代他的人。 叶利钦在如何适应反对派的存在这一点上没有毕业,这使俄国付出了巨大的转型代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奎德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