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与野蛮-中国和伊斯兰世界共同面对的问题

2001-1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的评论不一定代表本台的观点) 恐怖份子在美国造成巨大的伤害已经三个月整。这三个月以来,我们看到九一一的后果就是美国用武力基本上消灭了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反恐怖似为成功。但是这种成功还很初步,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死灰复燃的机会还是很多。这些人将来再集合,逐步组织的问题还是会存在的。既使把这一批人都抓到是不是就解决了问题,也还很难说。所以基本上这个问题还是相当严重的。 自从恐怖事件发生以来,全世界都发起了一种讨论:是不是不同的文明有冲突,不同的宗教有冲突?事实上,如果我们读一点伊斯兰教的经典,它也讲究平衡、讲究慈爱,还特别讲求知,也要讲耐心。但是,我们不可能在可兰经或者他们的先贤迷信中找到一种说法:我们可以不顾一切地用暴力。可兰经所谓的圣战,也不是现在这种用暴力的意思。事实上,还是等于说发挥自己的宗教信仰,使它可以征服一些很邪恶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讲它是很神圣的。 今天的问题究竟在哪里?这个问题当然复杂得要命,我们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谈什么大的问题,但可以指出,这个东西不是源于宗教,源于伊斯兰教的。在进入现代以后,有一个困境,就是伊斯兰民族怎么样来改变它的传统,来适应现代化。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它之所以成为问题,和世俗化的政治势力有关。比如说:沙特阿拉伯的国王、贵族,他们已经基本上世俗化,进入市场了,进入资本主义的圈圈了,并没有真正的象我们想象中那样有深刻的宗教信仰。但是,他们只是要权力、金钱,然后把教育问题完全不管,把这些教育问题都给那些回教的、伊期兰教的宗教人员。在他们的手上,所教的都是仇恨西方,反对现代化,拒绝一切改变的东西。他们要回到一千年以前的状态,这就造成它的宗教、教育,跟它的世俗的政权和经济体制完全相冲突,或者是背道而驰。所以这是它适应现代化失败的原因。 当然我们可以把这个东西归结到西方的扩张,西方市场的扩张,也就是过去所说的帝国主义。不过这个帝国主义的兴起,或市场的扩张,也是西方几百年来慢慢发展的,不是一个人计划出来的。已经变成这样趋势以后,我们在经济上只有走全球化这条路,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也退不回去了。工业化到这一地步后,也不可能说我们再回到农业时代。所以说这是一个现实问题,事实上也不是以色列跟巴列斯坦的问题,那只是一个局部的问题。而是伊斯兰地区的人民还没跟现代化生活接轨的问题。今天,事实上不是哪一个文明冲突的问题,也不是纯粹的宗教问题,也不是局部的利益冲突的问题。而是我们怎么样在未来的世纪中消除残暴、暴力,用什么样的方式的问题。我想教育当然是最重要的。911事件以后,我听到许多人告诉我,网络上的中国人拍手叫好,人还非常多,这是使我很吃惊的事情。我们无论无何对美国有怎么样的看法,对这些几千人无辜丧命,没有一点同情之心,而幸灾乐祸,以为美国从此就跨了,我们中国就可以变为第一强国了,如果真是有这样的心理的话,我是很为中国的前途而担心的。 所以我想消灭残忍跟暴力是在我们心中的事情。这是我们二十一世纪中全世界所面临的问题--不仅是阿拉伯国家、阿拉伯人民所面临的问题,也是全中国所面临的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余英时所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