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三个防伪标志 -- 鲍彤

1999-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共产党今天过生日。我不愿意看到它腐败,希望它在七十八年风风雨雨之后能够重新振作起来。 在中共的全盛时期,毛泽东曾经自豪地宣布,它有三个“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显著标志”:一个叫“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一个叫“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一个叫“认真的自我批评”。 为什么其他任何政党统统不行,唯独共产党才有资格拥有这三个显著标志 -- 其中的道理,毛泽东没有讲。不过至少可以这样解释,毛泽东认为这三样好东西是共产党的生命,一旦丧失,共产党就不成其为真正的共产党了!因此我们把这三条称为共产党的防伪标志,是决不会曲解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的。 在这三条当中,真正重要的是第二第三两条,即顺应民意和从善如流。至于第一条,什么主义或者什么理论,对一切现代政党并不重要。这个道理,邓小平很清楚,所以才有“猫论”出世。毛泽东当时所以那样说,另有道理,这里姑且略而不论。 不管怎么样,毛泽东想把“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和“认真的自我批评”当作传家宝,是很有见地的。共产党如果能够顺应民意,从善如流,当然可以为老百姓做许许多多好事,成为推动历史前进的积极因素。令人惋惜的是毛泽东自己不争气,在尚未交付子孙后代之前,他首先亲自把优良传统败坏了。他制作了一个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他刚愎自用,一意孤行。他把“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丢到九霄云外,早已忘记“认真的自我批评”为何物。他忙得很,也累得很。他年年抓、月月抓、日日抓,但是,他喜欢抓权力,不喜欢抓“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也不喜欢抓“认真的自我批评”。他抓得紧而又紧的,是抓一切可能对他的权力构成“威胁”的异己份子,以为这是确保江山长治久安的万年大计。这样一来,把防伪标志毁掉了,非但个人的一世英名付之东流,而且害苦了中国的老百姓,也害苦了这个党。时光已经到了二十世纪,民心比枪炮更有力量。从枪杆子得到的政权,只要失掉民心,除了耀武扬威以外,一点用处都没有。 我赞成共产党励精图治,不过下手的地方必须改一改。不要把注意力老是放在权力上,不要去学假共产党惟权是图的坏榜样。毛泽东的好话当然是应该认真学习的。我赞成共产党“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我赞成共产党进行“认真的自我批评”,首先把国人皆曰“非改不可”的大错误切实改掉。防伪是不变质的保证。现在社会上假冒伪劣充斥。鱼龙混杂,对假共产党是大利,对真共产党却是大害。恢复防伪标志,把顺应民意、从善如流的真共产党人和惟权是图的假共产党人区别开来,生日就可以过得很有意义了。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