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再發生文革的可能性——寫在文革50週年(曹長青)


2016.05.27
2010-08P81new.jpg 文革初期的1966年8月,毛澤東在北京多次檢閱紅衛兵。(Public Domain)

今年是文革50週年,怎樣評價文革,即使按照發動者毛澤東本人的評價,這也是一場災難。

毛死前總結說,他一生做了兩件大事,一是打敗了國民黨,二是發動了文革。我們從這兩條來看,毛也是罪人。

第一,毛的打敗國民黨,給中國帶來的是災難,因爲中共建政後,不僅在經濟上剝奪全部私有財產,政治上更兇殘到大規模整肅、屠殺,全面暴政。按西方學者估算,在中共建政後沒有外來侵略的和平時期,殘酷統治造成多達可能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包括人爲錯誤政策造成的六十年代大饑荒的大衆死亡)。

第二,文革更是毛一手製造的慘劇,連他自己都認爲是失敗的。毛曾說,第一件大事(打敗國民黨)很多人贊成,可是第二件大事(文革)很多人有意見。他也知道文革不得人心。因爲即使按中國官方的統計,文革造成二百萬中國人喪生,七百萬人傷殘,七萬個家庭被毀。胡耀邦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時對南斯拉夫記者說,文革中有一億人受株連(當時中國八億人口)。文革不是一場由底層民衆發起的運動,而是毛澤東從上面一手發動的,他當時寫《炮打司令部》,鼓勵紅衛兵造反,拉開了文革的血腥序幕。

爲什麼毛要發動文革?至少有兩條原因:一是他要通過打倒黨內任何可能的對手,所謂走資派,進行全面清洗,來獲得絕對的統治地位,那種極權,甚至超過古代的皇帝,是一種讓億萬民衆絕對盲從的類似邪教教主的權力。二是他有一種烏托邦幻想,要繞過官員體系,直接領導羣衆,迅速進入他夢幻的那種共產主義。他認爲這種“文革”七八年就應該有一次,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甚至直接說,八億人不鬥行嗎?簡直就是一個瘋子,把整個中國帶入瘋狂。

對毛澤東的這兩個動機,研究文革的西方學者似乎沒有太大分歧,但對中國爲什麼會出現一場文革,卻看法分歧,分爲制度派和毛瘋派。制度派認爲,主要因爲中國的專制制度。但毛瘋派認爲,同樣是共產制度,其它共產國家就沒有文革,主要是因爲中國碰上一個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毛瘋掌權。

這兩種說法都有一定道理,但根本的原因,也是第一位的原因,是中國的極權制度。政治瘋子哪裏都有,但如果沒有極權制度,病態人生的“政治瘋子”就無法獲得絕對的權力。首先選票就會阻止瘋子掌權,即使僥倖獲得權力,也會被下次選舉淘汰,不會長期掌權。像美國曾有過的“人民聖殿教”和“大衛教”,教主都像毛一樣瘋狂而殘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們既無法獲得全國權力,更在法治制約下迅速敗露而滅亡。

第二個原因,就是毛澤東本人的因素。毛的特殊病態人格,霸氣、多疑、殘忍等等,當然都是中國產生文革的重要因素。

所以可以這樣總結,中國發生文革的直接原因有兩個:一是共產黨的專制,一是毛澤東的專權。如果中國不是共產制度,即使有再多毛澤東這樣的惡棍,也無法發動起文革;但如果中國沒有毛澤東這樣一個太典型的惡魔,即使是專制制度,也可能避免那場巨大的鬧劇和悲劇。所以說,文革是共產制度和毛澤東專權的政治雙簧。

還有一個容易被忽視的因素,那就是如果沒有億萬中國人的狂熱參與,毛和他的親信,也無法造成那種規模的災難。在中國那種嚴重缺乏個體主義、個人尊嚴、個人自由的歷史悠久的文化背景下,崇拜強人,服從領袖,國家強大第一的民族主義狂熱,幾乎俘虜了所有中國知識分子的大腦,中國早已從官到民,從知識人到老百姓,形成了爲領袖,爲國家,可以不擇手段地泯滅個人、泯滅生命的價值取向和文化氛圍,所以才使毛澤東易如反掌地成爲中國的帝王和教主。今天的中共領導人,仍然在尋求這種地位。

所以,要想中國不再有文革,第一,必須結束中共專制統治,中國實現民主制度。第二,從文化入手,改變那種爲了目的而不擇手段、國家強大第一的心態和思維方式,而是把個人的生命、自由、尊嚴這些價值放到至高無上的地位。今天,那個發動文革,給億萬中國人帶來深重災難的毛澤東,他的殭屍還霸佔天安門廣場,他的陰魂還在繼續統治中國人的心靈,只有把這兩個元素都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纔可能防止文革那種巨大慘劇的再發生。

2016年5月28日於臺北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