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光誠:特別關注李翹楚:臨沂市看守所異常邪惡

2021-02-17
Share
評論 | 陳光誠:特別關注李翹楚:臨沂市看守所異常邪惡 中國法律學者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
Photo: RFA

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後,在英國約克大學獲公共政策碩士學位的維權人士李翹楚,2021年2月6日被北京郭姓國保以找她談話爲名騙出來後,被早就等在那裏的山東臨沂的國保抓捕並帶到臨沂,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爲名關進位於臨沂市河東區芝麻墩的看守所。同時,另一些自稱是臨沂公安的人把李翹楚的父母叫到通州玉橋派出所,要求他們在《拘留通知書》上簽字,但是不允許他們看通知書上的內容,只看到 “李翹楚涉嫌顛覆”幾個字。李翹楚的父母表示女兒沒有犯罪,拒不簽字。這個拘留通知書沒有發給他們,公安收走了。

在這個案子中,比所謂 “涉嫌顛覆罪”更荒唐、更加令人氣憤的是,當局抓捕李翹楚的實際原因竟然是因爲她在一週前,公開揭露了男友許志永在煙臺被關押在黑監獄期間所遭受的不給飯喫、不給水喝、不讓睡覺等酷刑折磨,以及她依法向有關部門控告臨沂市公安局和臨沭縣看守所剋扣牢飯等等的維權行動。中共當局這樣做的意圖很明顯,就是爲了阻止有人敢於站出來,揭露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爲。人人都膽怯了,他們就可以更加毫無顧忌地爲所欲爲。

有過被中共關押經歷的人都知道,在看守所裏的處境比監獄還要惡劣得多,一直被稱爲“是人間地獄”。“你將在看守所裏過年!” ,這句話在監獄裏算得上是除了死亡之外最嚴重的詛咒了。在過年前不到一週將李翹楚抓捕關押,並且是關在臨沂市看守所,很顯然,臨沂當地的中共爪牙是經過研究、深知於此所採取的報復行動,其決策者內心的邪惡可見一斑。

在臨沂市三區九縣十個看守所中,臨沂市看守所(用來關押三區的“嫌疑人”)絕對是最邪惡、最臭名昭著的一個了。目前李翹楚被關在那裏,外界必須予以特別關注——她可能遭受酷刑虐待。

我知道,在那裏從早晨一上班開始,皮帶或者橡皮棍抽打在押者的聲音就不絕於耳,一直到下班,纔算結束。通常惡警會命令四個“勞動號”(執行獄警命令的犯人)按住在押者的四肢,惡警指揮另一個“勞動號”,用皮帶猛抽在押者已經退下中衣的臀部……。

因此,那裏的在押者給一些指揮打人特別狠的惡警取了如:“王五十”(打人起步就是五十下),“曹閻王”(心狠手黑),“三棍死”(善用橡皮棍打人,一般三棍子下去,捱打者就昏厥了)等各種綽號。在那裏,“勞動號”被稱爲“二警官”,權力很大,什麼上訴、簽字等幾乎所有的法律手續,都由他們經辦,得罪了他們就有可能捱打。至於獄警,除了懲罰在押者的時候,想見他們比攔轎見官還難。

別跟我說“向檢察官辦公室控告”,當年我也問他們,“爲什麼不找檢察室?”那是我們只知道死讀書的結果。他們說,“打人的時候,駐所檢察官經常從旁邊經過,瞪眼看着都不管”。是啊!利用犯人管犯人,毆打犯人,哪一項不是違法的?這些通過共產黨的系統能解決嗎?如果我們認清了共產極權的本質,也許這樣的問題,我們根本就不應該指望能從中共說的所謂“正確渠道得到解決”。

以前有個惡警在臨沂市看守所工作,他經常非常狠毒地毆打在押者,甚至把毆打在押者作爲一種樂趣。後來他在下班的路上被人捆綁起來,堵上嘴放到沂河邊,整個身體泡在河水裏,只露頭在外面,第二天才被人發現……。不過,從那以後,他再也不毆打在押者了。

我呼籲朋友們特別關注李翹楚,因爲我知道關押她的臨沂市看守所異常邪惡。同時我也在此警告山東臨沂的中共爪牙們:善惡到頭終有報,擺正你們的良心,爲你們自己的將來留條後路。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