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光诚:港民游行百万众 反抗恶法遭枪击

2019-06-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外防暴警察对示威者发射催泪弹。(美联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外防暴警察对示威者发射催泪弹。(美联社)

2019年6月9日,超过百万香港市民走上街头抗议,反对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使之变成协助中共随意公开绑架港人的恶法。网友把这次抗议游行称之为“百万港人反送终大游行”。

由于香港和大陆内地的法律制度不同,中共在大陆随意使用的黑头套、黑帮绑架,使公民失踪、通过关黑监狱酷刑折磨迫害人权捍卫者的做法无法在香港直接进行。香港回归以来,一如既往地运用其独立司法、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协助内地遭迫害的维权者发声,使得中共异常恼火,一直虎视眈眈,想要对其完全控制。

在香港刚回归不久的2003年,中共想出了通过港府在港实施“国安法第23条”控制香港的招术,为此五十万港人上街抗议,迫使中共将控制香港的阴谋—— 23条立法无限期搁置,令此阴谋未能得逞。当然,中共并未就此死心,而是调整策略,开始了对香港温水煮青蛙似的逐步渗透、收买和管控。

16年后的今日香港已今非昔比,虽然不能将其与沦陷区相提并论,可司法独立逐步失去,甚至出现了黄台仰、李东升两位政治难民;曾引以为豪的新闻自由、出版自由,如今自律重重,党的喉舌挤佔了香港媒体的大部空间。最近几年,中共觉得对港的控制差不多了,因而开始跨区到香港把在港的出版商绑架到内地,关进黑监狱酷刑折磨逼其认罪。事情曝光后,引起港人的极大恐慌与世人的愕然。

这次中共通过港府主推的取消1997年版的“香港逃犯条例”中,“香港不向中国任何其他部分引渡嫌犯”的条款,在新“逃犯条例”加入“任何国家都可向香港提出引渡要求,而且只需特首同意即可执行,无需再经过立法会审议”。

中共先借此扩大其任命的特首权力范围,再通过掏空港府,把中共之前到香港实施黑帮式的非法绑架抓人披上合法的遮羞布——合法化,这样中共在港想抓谁就可以抓谁,使得港人如同内地人一样人人自危,控制香港的目的就达到了。因此,新修订条例一旦通过,香港将丧失现有的司法独立与言论、媒体自由,所谓的“一国两制”就名存实亡了。

6月9日游行之后,大批港人并未立即散去,而是聚集在立法会外持续抗议,力阻恶法的通过。11、12两日,港府命令许多防暴警察在立法会外对港人大打出手,他们见人就打,不仅使用了催泪瓦斯,胡椒喷雾、辣椒水,还用橡皮子弹和布袋铅弹近距离的对市民的头面胸腹部直接开枪射击。至少导致79人受伤,最年轻的15岁,两人伤势严重。

据悉,中共调集大量武警由深圳偷运到香港,混在港警中凶残镇压示威的民众。当某恶警向法国记者开枪射击时,完全听不懂有记者说“你射到记者了”的英语提醒。其表现出的凶狠残暴很像大陆的防暴警察。12日港特首林郑月娥将市民的和平示威行动定性为暴动,这与30年前“六四”镇压前夕,中共的“426社论”口径一般不二。及謊言欺騙失效之後,一向迷信暴力的中共以为靠暴力镇压可以保住专权,如今竟然想要把它用到香港。可是这次中共错估了港人的意志、忘记了国际形势已变换。因此,以美国为人权表率的国际社会必须及时介入,不仅是为了避免香港这一文明自由的法制绿州彻底沦为野蛮专制的集权之地,还要采取有力措施阻止共产专制邪恶政权向外蔓延,促其尽快消亡。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