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程曉農:美軍對中美軍事對抗局勢的最新評估

2021-02-23
Share
評論 | 程曉農:美軍對中美軍事對抗局勢的最新評估 資料圖片:2019年10月1日,北京慶祝共產黨成立70週年的閱兵典禮。
(美聯社)

最近,圍繞今後美國如何防範中共軍事威脅這個事關美國國家安全和東亞地區安全穩定的大事,美國海軍和美國戰略司令部提出了一系列供決策參考的報告和分析。2月10日,美國國防部專門成立了針對中國的國防戰略工作組,這是美國曆史上第一次對紅色大國啓動了全面戰備計劃。這些動態值得充分關注。

一、美國國防部成立針對中國的國防戰略專門工作組

目前美國的中國政策可分成軍事和非軍事兩個側面。多數國際媒體從外交、政治和經濟層面來分析美中關係的未來演變,這種角度忽視了中國對美軍事威脅引發的兩國關係的惡化,以及這種局面對印太地區各國的衝擊,也低估了雙方軍事對抗對全球經濟和國際政治關係的影響,卻高估了外交辭令對雙邊關係的實質性作用。

2月10日美國國防部發布消息,拜登當天上午訪問五角大樓時宣佈,正式成立一個由國防部、參謀長聯席會議、各軍種及軍事情報部門,共15人組成的制定美國針對中國的國防戰略之專門工作組(Task Force),以評估國防部對中國的軍事政策和相關軍事項目,應對中共的挑戰。該工作組由國防部長特別助理Ely Ratner領導,4個月後爲軍方高層提出具體的政策建議。這是美國曆史上第一次成立針對中國的軍事戰略研討組。

美國國防部的消息指出,這個國防戰略專門工作組承擔着“突擊任務”。國防部部長、副部長認爲,中國是美國的“漸進威脅”,中國正試圖推翻現存的按國際規則形成的印太地區秩序架構,並使用所有手段企圖讓這一地區的各國臣服。這個專門工作組的任務是,檢視美國的軍事戰略、軍隊運用方式、技術應用和軍力配置、部隊管理及情報方面的最高優先目標;也評估美國的盟國和夥伴,以及它們對中美關係以及美國國防部對中國關係之影響;這個研究組也要與政府各相關部門保持溝通。

2月11日美國國防部再次發佈新聞表示,這個工作組的具體使命是檢查國防部所有與來自中共的“漸進威脅”有關的活動,盡最大可能把美國的應對軍事活動按優先順序加以協調整合,並檢查是否有足夠的資源。組長、國防部長特別助理Ely Ratner說,“工作組的最初階段將是評估,團隊成員將遍及整個部門,參觀各部門並聽取彙報,以瞭解軍隊的各組成部分現在所確定確實是他們的首要舉措和首要任務。然後,工作組將這些問題精簡爲離散的最高優先級,並花費一段時間來判定,在各相關範圍內陳述情況、評估和執行的恰當機制。”

2月19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舉行了上任後的首次簡報會。據美國《國防》雜誌網站報道,奧斯汀表示,美國致力於維護國際秩序,而中國爲自身利益“不斷破壞”這個秩序。奧斯汀把中國描繪成美國國防部的“首要挑戰”,他說,“從國防部的角度出發,我的首要考慮以及首要職責是守護這個國家,保護我們的利益。”

二、中美冷戰軍事對抗的特點

美蘇冷戰期間,美國雖然經歷過與蘇聯較量的古巴導彈危機,也經歷過蘇聯和中共參與的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還在歐洲與蘇聯長期對峙,那都是在第三國戰場上的兩軍對壘。美國以前從沒考慮過美蘇之間可能進入全面戰爭狀態,因爲知道蘇聯不願意挑起對美戰爭而引致核大戰。所以,美國並未制定針對蘇聯的全面國防備戰計劃,美軍只有在亞洲戰場的作戰計劃(朝鮮和越南)以及在歐洲戰場的防禦方案,還有就是彈道導彈和星球大戰方面的軍備競賽計劃。

現在美國成立這個國防備戰專門工作組,意味着中美冷戰的軍事對抗進一步升級了。中美冷戰的危險程度可能高於美蘇冷戰的危險程度,因爲中共比蘇聯更具有侵略性,同時對核戰爭毫無顧忌,在這方面它繼承了毛澤東愛好核大戰的思維。

中美之間隔着浩瀚的太平洋,共軍無法用陸軍威脅美國,唯一可以用來威脅美國的就是海軍。我在本網站2月11日的文章《拜登上任首月的美中關係》分析了這個問題。中共的這種軍事戰略,把中美冷戰的前線定義完全改變了。中美冷戰的前線不在地面上,也不在水面上,而是在水下。中共的戰略核潛艇活動在什麼水域,就意味着美國面臨的來自某處海洋裏的中共核威脅有多大。南海和臺灣西南海域之所以對中共和美國都非常重要,原因就在於,這些海域是中國戰略核潛艇的“深海堡壘”和出擊的水下通道之一。

現在,中美之間遠隔重洋、陸地距離非常遙遠的這個政治地理上,讓美國防止戰爭的優勢已不復存在。美國所面對的國防局面,與美蘇冷戰以及太平洋戰爭時期的局面完全不同了。中共試圖完全控制南海東部和東南部靠近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的深水海域,以便它的戰略核潛艇安全潛伏,又可以悄悄出擊。這使美國隨時面臨遠程潛射洲際導彈的核打擊威脅。核潛艇威脅時代的冷戰新含義是,中共海軍戰略核潛艇的射程7千公里的遠程核導彈可以從東太平洋的任何位置對美國實行全面核打擊。因此,美國爲了國防安全,必須把偵察、防堵中共戰略核潛艇活動的重點區域,推進到從日本延伸到臺灣、菲律賓、再到印尼的所謂第一島鏈周邊海域。美軍也只能這樣做,因爲第二島鏈的各島距離遙遠,海域寬廣,水下地形利於潛艇隱藏;一旦中共的戰略核潛艇突破了第一島鏈而進入中太平洋的深海水域,美軍就再也無法有效防堵了。

三、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的署名文章警告中共的核威脅

在美國國防部成立上述機構之前,2月3日,美軍戰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海軍上將(Charles Richard)在美國海軍的權威雜誌Proceedings的2月號刊登文章。他表示,美國與中國爆發核戰爭存在真實可能。

美國戰略司令部是美軍的聯合作戰司令部之一,負責空間作戰、信息作戰、導彈防禦、情報偵察監視、全球打擊、戰略威懾、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等領域。它組建於1992年,繼承了美蘇冷戰時期的戰略空軍司令部。戰略司令部負責對付來自共產黨國家的洲際核導彈的威脅,要對付和消滅所有來自陸基、空射、艦基、潛基的核導彈。理查德海軍上將曾擔任美國潛艇部隊司令和歐洲盟軍潛艇部隊司令。由海軍上將來指揮戰略司令部,說明美軍現在最關心的是中共的戰略核潛艇對美國的威脅。

理查德海軍上將在文章中指出,自蘇聯解體以來,美國國防部不再考慮核危機或與核大國直接武裝衝突的可能性;但當前的環境變了,發生大國危機或直接武裝衝突的潛在風險是深遠的。美軍必須認真思考,如何與對手競爭並威懾對手,同時確保自己的盟友。他說,我們現在不是“陷入冷戰”,而是比冷戰還嚴重的威脅。過去這些年來中國已開始使用武力威脅手段,以美蘇冷戰時期以來從未見過的方式,積極挑戰國際準則和全球和平。如果任其發展,就會增加大國危機或衝突的風險。我們必須積極競爭,以制止他們的侵略;若對他們讓步,可能會進一步鼓舞他們。

他認爲,對中國,必須更重視它的行動,而不是其既定政策。儘管自1960年代以來中國一直宣稱“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但此政策可能在眨眼間發生變化。北京一直在擴大核攻擊能力,包括首發打擊能力。美國面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威脅以及它在灰色地帶的活動,必須立即採取行動,爲未來做好準備;必須在危機和衝突中保持戰略威懾。美國軍方必須將關於核大戰的主要假設,從美蘇冷戰時期的“不可能使用核武器”,轉變爲當前的“使用核武器是非常現實的可能性”,並採取行動來阻止這一現實。美軍必須重新考慮如何評估戰略風險,其結論是,與核武器對手的危機或衝突可能導致對方使用核武器。美國戰略司令部已着手修訂“戰略威懾失敗風險”的評估程序,如果戰略上的威懾失敗,我們將爲採取適當行動做好準備。

四、美軍的三個報告介紹海軍的備戰思路

在中美冷戰中,承擔國防重任的美國海軍最近連續發佈了三份報告。一份是《中國海軍現代化:關於美國海軍國防能力的考量,爲國會準備的背景和議題》(China Naval Modernization: Implications for U.S. Navy Capabilities—Background and Issues for Congress),今年1月27日改定;另一份由美國海軍作戰部(即美國海軍軍令部)於1月11日公佈,標題是《作戰部長的海上作戰計劃,2021年(CNO NAVPLAN 2021)》;還有一份是海軍的研究報告,《海上優勢:全面整合海上力量以取勝》(Advantage at Sea: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去年12月完成。這些海軍的軍事報告通常不對公衆和外國提供,但現在都對美國公衆和外國公開了。通過海軍的這三份報告,我們可以瞭解美國海軍如何評估中美海軍對抗局勢的嚴重性和未來走向。

關於《中國海軍現代化》的報告指出:在新的大國競爭時代,中國的軍事現代化建設,包括海軍現代化建設,已成爲美國國防計劃和預算必須考慮的重中之重。中國現有4艘核動力彈道導彈潛艇(nuclear-powered ballistic missile submarines, SSBN)和7艘核動力攻擊潛艇(nuclear-powered attack submarines, SSN),未來幾年這兩種潛艇的數量會增加。中國核動力彈道導彈潛艇裝備的巨浪-2型彈道導彈的射程爲7200 km,從南海可攻擊阿拉斯加、夏威夷,從東太平洋可以攻擊美國的所有50個州。中國海軍被視爲對美國海軍實現和維持戰時對西太平洋海域的控制的一項重大挑戰,這是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海軍面臨的第一次挑戰。

近年來,美國海軍採取了許多行動來對抗中國的海軍現代化部署。美國海軍將其艦隊的更大比例轉移到了太平洋;將最有能力的新艦和飛機以及最優秀的人員分配給太平洋;維持或增加訓練和演習,與印太地區的盟國和其他海軍接觸與合作;增加海軍的未來規模;開發新的軍事技術並獲得新的艦船、飛機、無人駕駛車輛和武器;開發新的作戰概念(採用海軍和海軍陸戰隊部隊一體化作戰)來對抗中國。

《海軍作戰部長的作戰計劃》指出:中國是我們最緊迫的長期戰略威脅,不能用樂觀態度來看待它;要認識到他們是堅定的競爭對手,我們必須保持明確的決心,以競爭、威懾贏得勝利。如果威懾失敗,我們隨時準備面對侵略並果斷地贏得戰鬥,壓倒對手的防禦,迫使衝突終止。我們的競爭對手依靠其以大量導彈來壓倒我們的防禦能力。我們需要固定和移動傳感器以及潛艇和無人平臺,在敵方的導彈防禦區內行動;我們還需要軍艦和飛機上的各種防禦系統,提高艦隊的防禦能力並提供更多的進攻火力,包括定向能源和電子戰系統之類的功能。

《海上三軍種一體化》報告指出:本世紀初以來我們的三個海上軍種(指海軍、海軍陸戰隊和海上警衛隊)一直警惕地注視着中國不斷髮展的海軍力量及其日益激進的行爲,中國是最緊迫的、長期的戰略威脅。它試圖侵蝕國際海洋規則,限制海洋交通自由,控制關鍵點,並取美國而代之。爲實施其戰略,中國部署了一支由海軍、海岸警衛隊和海上民兵組成的多層艦隊,以顛覆其他國家的主權。它繼續使南中國海軍事化,堅持與國際法不符的海上主張。中國還發展了具有核能力的世界上最大的導彈部隊,旨在打擊關島和遠東地區的美國和盟軍。中國也已集中強大的戰略、太空、網絡、電子和心理戰能力。

中國的做法威脅着美國利益,破壞聯盟和夥伴關係,並削弱了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如果不加以限制,這樣趨勢將使美國的海軍部隊措手不及。要在不發生武裝衝突的情況下應對中國的惡性行爲,需要有足夠的海軍能力和海上多軍種的整合能力,並要有針對性的的應對方案。爲維持威懾力和防止競爭升級爲衝突,我們必須保持我們至關重要的軍事優勢。要準備讓敵手受傷的方式,在雙方競爭激烈的軍事環境中遠征作戰,讓對手不得不考慮軍事對抗升級的風險,防止危機升級爲戰爭。海軍和海軍陸戰隊部隊要表現出明確的戰鬥準備以及支援威懾力和導彈防禦能力;海岸警衛隊爲危機管控理提供其他手段。

在危機時期,聯盟和夥伴關係是真正的力量倍增器。夥伴的軍力和盟軍部署可增強我們的威懾力,並展現跨國決心;他們可通過提供情報、後勤、網絡和太空能力,進一步做出貢獻;它們還可提供特種能力,如海上水雷戰和反潛戰。我們的聯盟和合作夥伴部隊也能提供幫助,確保航道安全並維護全球海上安全。如果我們的對手選擇了戰爭的道路,海軍將與陸軍、空軍、太空部隊、我們的盟友和夥伴並肩作戰,摧毀敵軍並迫使戰爭終止。我們將使用彈道導彈防禦能力來保護美國和我們的盟國,並保持持續的戰略威懾力,以防止使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針對美國海軍的這第三份報告,中國海南省政府下屬的南海研究院去年12月29日發表了一份評估分析報告,標題是《中美全方位海上競爭的序幕即將拉開——美最新海上戰略評析》。美國海軍對南海研究院的這篇文章高度重視,今年2月19日,在美國海軍官網上以《中國對美國海軍新戰略的評估》爲題,全文翻譯刊登了中共方面的這篇文章,未加評論。從美中雙方的反應來看,彼此對另一方的一舉一動都高度重視,隨時緊盯。這也可以被看作是中美冷戰的當下節奏。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