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程曉農:中共“南向崛起”的“立威之舉”?

2020-12-07
Share
評論 | 程曉農:中共“南向崛起”的“立威之舉”?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南海艦隊的潛艇在海上訓練。(AFP PHOTO CHINA OUT)
Photo: RFA


最近,中共突然發起了對澳大利亞的經濟制裁,同時,也在南海公海接近最南端的馬來西亞近岸海域威脅馬來西亞。中共此舉意味着什麼?《多維新聞》12月4日的一篇文章《中國敲打澳大利亞,“選邊站”不如“靠邊站”》如此表示:“中國通過對澳大利亞的敲打,對其他可能會配合美國圍堵施壓中國的國家發出了警告。這也可以被視爲中國崛起成爲世界強國過程中的一次立威之舉。”

一、從南洋到澳洲:中共對美擴軍備戰的新“崛起”

繼中美核潛艇和海軍的反潛力量在臺灣西南海域9月到10月下旬一個多月的水下對峙(詳見我11月23日在本網站發表的《中美水下軍事對抗》)之後,中美兩國把眼光投到了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乃至澳大利亞這個赤道海域,雙方態勢依然是中共攻,美國防。中共公然全面封堵澳大利亞的對華出口、試圖藉此打擊澳大利亞的經濟,以及對馬來西亞沿海實施騷擾,這兩件事表面上看來似乎毫不相關,但它們都是中共針對美國的南向軍事威脅的重要環節。中共軍事上欲挑戰美國,按照一般的想象,應該是面向東方,美國畢竟不在南半球。事實上,中共是在面向赤道的海域開闢海軍的攻擊路線,至於它爲什麼要如此繞道?這背後的故事是一盤中共海軍的“大棋”。

多年來中共一直磨刀霍霍,決心要擴軍備戰,以便對美國形成軍事壓力。但是,中共的航母艦隊尚未建成,即便今後有了數艘航母,組成了水面艦隊,其艦載機實力也無法與美國海軍龐大而戰技嫺熟的航母編隊抗衡。因此,中共一直把對美國實施核打擊的戰略寄託在核潛艇部隊之上。上個世紀末中共通過在美國的軍事間諜(可從維基百科上查麥大志案),竊取了美國核潛艇的核反應堆、水下武器發射和傳動系統靜音技術,此後便大大縮小了與美軍核潛艇的技術差距。

目前中共的核潛艇部隊由若干艘094A型戰略核潛艇組成,每艘核潛艇搭載12枚“巨浪-Ⅱ”潛射核導彈,其最大射程8千公里,如果從珍珠港以東海域水下發射,再由北斗衛星系統導航,可以對美國全境實現精準打擊。雖然核潛艇依靠核動力可長期在水下航行,但艇員在生理和心理上無法忍受數月以上的潛航,艇上的食品庫存也有限,再加上維修保養的需要,核潛艇每次出航,通常不會超過2千小時,也就是3個月內必須回到“家裏”。

二、中共建核潛艇“深海堡壘”的國際霸權行徑

中國正在研發配備人工智能的新式無人潛艇。(美聯社)
中國正在研發配備人工智能的新式無人潛艇。(美聯社)

中共爲了給其核潛艇建造一個安全的“窩”,過去幾年來實施了一個“三步走”計劃。第一步,在海南島三亞的榆林港朝着南海方向修建了水下山洞潛艇基地,核潛艇隨時可以潛航進出。

第二步,在南海國際海域大規模吹沙造島,建立了多個軍事基地,以保護在南海水域活動的核潛艇不被敵方的核潛艇監視,這就是中共強佔南海國際水域的真正目的,即把這個海域的深水海區變成所謂的核潛艇“深海堡壘”。

第三步,開闢核潛艇從這個“深海堡壘”出發以威脅美國的水下通道,爲此要掌握這些通道的水下地質地形和水文資料,以免核潛艇在潛航中撞到海底礁石而沉沒;同時,這個海底航道還必須有高度保密性,不能有敵方的水下探測裝置,以儘可能地排除航道周圍國家的監測手段對其核潛艇的威脅。

中共海軍的“深海堡壘”概念是從蘇聯學來的。蘇聯的“深海堡壘”很小,只不過是在領海範圍內選個不大的海灣,依山修建一個潛艇的穩固安全的水下“堡壘”,作爲後方。中共的“深海堡壘”卻胃口極大,它把300多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國際海域都圈佔起來,這個“深海堡壘”的西面是中南半島,南面是印度尼西亞,東南是馬來羣島,東面是菲律賓羣島;也就是說,中共視東南亞諸國爲無物,公然在別人的家門口建軍事基地,讓外國的陸地作爲自己核潛艇的外圍陸牆。

南海國際水域被中共霸佔並改造成了所謂核潛艇的“深海堡壘”,海牙國際法庭雖然裁決中共違法,但沒有執行力,於是中共霸佔公海就變成了既成事實。不僅如此,由於中共要保住這個核潛艇的“深海堡壘”,它就試圖用政治、經濟、軍事等各種手段,迫使南中國海周邊國家不得與美國合作。這實際上是變相地把南中國海周邊國家劃入中共勢力範圍的新國際霸權行徑。這種霸權行徑甚至延伸到“深海堡壘”出行航道的沿途國家,比如澳大利亞。

三、“深海堡壘”出航海域:美軍防範中共核威脅的重點地區

“深海堡壘”要獲得真正的安全,當然是越封閉越好,因爲四面被陸地包圍,美軍的核潛艇就無法輕易進入,中共的核潛艇在“深海堡壘”裏就像動物在安全的窩裏一樣,不用隨時擔心可能來自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的敵方潛艇的威脅。“深海堡壘”有了安全性,同時也就具備了天然缺陷,即水下的出口有限。

美蘇冷戰時,在蘇聯的兩個“深海堡壘”出口(一個在蘇聯和挪威北部邊境的一個面向北極的小海灣,另一個在面向白令海的島邊),美國的攻擊型核潛艇經常在水下守株待兔,蘇聯核潛艇一出動,美軍的攻擊型核潛艇就全程跟蹤,防止它發射核導彈。中共的核潛艇當然也害怕美軍的這種戰術。

核潛艇在水下潛航,水深和海底地形是關鍵因素。5年前中共核潛艇以渤海和黃海爲活動區域,那裏水淺,只有幾十米,中共核潛艇因爲必須安裝垂直髮射核導彈的發射管,本身高達約30米,在淺海區幾乎難以藏身,很容易被打擊。因此,那時美國美軍只要用衛星或反潛飛機鎖定了它,中共的戰略核潛艇就成了甕中之鱉,在淺海里無處可逃。這就是中共爲何非霸佔南海的深水海域的原因,只有在那個海區,它才能建成核潛艇的“深海堡壘”。

中共的戰略核潛艇活動在什麼水域,就意味着美國面臨的來自某處海洋裏的中共核威脅有多大。海洋的水下地形對經濟發展本來沒有多少影響,也無法爭奪,但在覈潛艇威脅成爲冷戰的主要手段之後,海洋的水下地形卻變成了冷戰雙方關注的重點。中共以核潛艇作爲對美威脅的主要手段,並且控制了南海海域這個“深海堡壘”,就把中美冷戰的前線定義完全改變了;也就是說,中美冷戰的前線不在地面上,而是在水下。中共的戰略核潛艇只要從“深海堡壘”順利進入廣闊的太平洋深水區,就使美國面臨遠程潛射洲際導彈的核打擊威脅。因此,美國必須把偵察、防堵中共戰略核潛艇活動的重點推進到中共戰略核潛艇的“深海堡壘”出航航道所在的各個海域。

我在《中美水下軍事對抗》一文中介紹過,中共核潛艇從“深海堡壘”出發,如果走臺灣西南海域和巴士海峽這條東北航道,離美國最近,因此這條航道所在海域也就成了美國海軍反潛艇部隊重點防範的地方。今年9月到10月中美兩國艦隊在巴士海峽進行了長達一個月的水下和水上反潛對峙,中共核潛艇今後在那個海區可能比較容易被發現。中共同時也在實施“方案B”,即開拓“深海堡壘”的其他出航航道,而其他出航航道都與澳大利亞有關。因此中共就主動惡化與澳大利亞的經濟關係,大範圍地禁止澳大利亞商品的進口,這種經濟制裁最終不是爲了經濟利益,而是以造成澳大利亞的經濟損失爲手段,試圖壓服澳大利亞,迫使它放鬆國防。

四、中共核潛艇“深海堡壘”的三個出口

越南漁民拍攝到中國潛艇。(Public Domain)
越南漁民拍攝到中國潛艇。(Public Domain)

那麼,中共核潛艇的“深海堡壘”究竟有幾個出口?在覈潛艇對峙的時代,不能看普通地圖來判斷雙方情勢。核潛艇需要走水下的深水航道,而不是走水面艦船的航道。普通地圖上海洋就是一片藍色,不分水深水淺,哪裏都可通航;而對核潛艇來講,深水區纔是安全水域,淺水區則是危險地帶。要了解中美之間防範對方核潛艇的基本戰術,必須看海底地形圖,特別是看從南海國際水域中共霸佔的所謂“深海堡壘”的出口通向深水海域的水下航道。

從普通地圖上看,整個南海海域主要有四個出口,西南是馬六甲海峽,東北是巴士海峽,正東是菲律賓羣島,南方是爪哇海。西南的馬六甲海峽是東亞國家貨運的主要航道,船舶通行頻繁,最淺的地方水深只有25公尺,核潛艇無法通過。所以,對核潛艇來說,安全的水下出行航道除了臺灣西南海域和巴士海峽這條東北水道之外,還剩東水道和南水道,而東水道和南水道都經過馬來西亞和澳大利亞沿海。

中共的核潛艇如果走“深海堡壘”的東出口,情形會怎樣?這條水下航道必須沿東南方向穿過菲律賓羣島,這一帶是淺水區,而且菲律賓的一系列島嶼象一條鎖鏈,從東北往西南,把呂宋島和加里曼丹島之間的海域鎖住了。太平洋戰爭時期美軍在這一海域與日軍展開了大規模奪島戰鬥,開戰前的水文測量比較充分,因此瞭解當地的海底地形;而中共現在不能公開派水文測量船到菲律賓領海內測量海底地形,只能通過潛艇偷偷潛入測量,這是中共海軍的一個短板。若中共核潛艇找到適當的水下通道,穿過菲律賓的島鏈,就東出到印尼與菲律賓之間的深水區蘇拉威西海。這個海域也是美軍今後的重點防範地區,美軍準備以蘇拉威西海以東的帕勞羣島爲基地,展開反潛部署,今年8月28日前任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爲此專門訪問過這個島國。

這樣一來,目前美軍尚未防守的中共核潛艇的“深海堡壘”出口就只剩下南出口了。中共的核潛艇如果走這條水下航道,是最繞路的航道,而且大部分海域的水深有限。它首先要向西南繞過分屬於馬來西亞和印尼的加里曼丹島(就是中共最近騷擾馬來西亞的水域);然後向南直下印尼的爪哇海,由此一路向東,進入澳洲和巴布亞島之間的水域;由此繼續東行,直到穿過澳大利亞和巴布亞島之間的海域,進入澳大利亞東北的珊瑚海海域,中共核潛艇才能進入安全的深水海區。

五、中澳關係惡化:中共用經濟打擊逼澳大利亞放棄國防

熟悉太平洋戰爭史的人可能對南太平洋海域的地名、水路有一些概念,但大多數華人對這個海域不太瞭解。然而,從現在起,這個海域將象太平洋戰爭爆發前那樣,變得越來越重要,摩擦也會越來越多。中共核潛艇“深海堡壘”東出口和南出口的航道都指向澳大利亞方向,前者經過巴布亞大島的北側,後者走巴布亞島的南側,兩條航道都靠近澳大利亞的北大門。澳大利亞很清楚,當中共佔領了靠近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尼的南海國際海域,作爲它核潛艇的“深海堡壘”和“發射陣地”,戰爭陰雲已經靠近澳大利亞了。中國的核潛艇如果因爲巴士海峽有美國海軍的監視,改走東水道或南水道,最後都會開到澳大利亞大門外頭,所以不得不防。

因此,今年7月1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宣佈,未來10年內投入2,700億澳元,用於國防建設,包括升級攻擊性武器,加大網絡能力,以及增設高科技水下監控系統。莫里森總理表示,澳大利亞國防軍現在需要加強威懾能力,從而阻止對澳大利亞的攻擊,有助於防止戰爭;美中之間的戰略競爭意味着雙方關係非常緊張,我們必須做好準備,盡我們所能,保護澳大利亞,保衛澳大利亞。澳大利亞的國防建設十年計劃之所以要增設高科技水下監控系統,原因就在於,澳大利亞要防範中共核潛艇的威脅。

中共對澳大利亞準備加強國防這一部署非常惱火,於是用變相的經濟制裁威脅澳大利亞,企圖逼迫澳大利亞放棄國家安全保障,讓中共的核潛艇自由自在地在澳大利亞門口展開核威脅。澳大利亞經濟與中國有比較密切的聯繫,其出口的35%面向中國,而從中國進口的貨物佔進口總額的24%。過去幾個月來,中共對澳大利亞開始了變相的單方面經濟制裁,澳大利亞的大部分對華出口商品均遭到中共的禁止進口令,這對澳大利亞的經濟當然產生了一定程度的衝擊。

《多維新聞》11月27日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爲《間於中美難題,莫里森這次學聰明瞭嗎》。此文作者用十分強硬的口氣寫道:“很明顯,中國並不避諱澳方‘中國將貿易作爲政治武器’的指責,從中方角度出發,澳方政府及媒體近來的一系列取態,令兩國關係惡化,兩國貿易關係出現問題也就是必然後果。”本文開頭提到的《多維新聞》12月4日的文章更是以霸權口吻表示:中國對澳大利亞的“敲打”,只是近年中美兩強相爭外溢的結果。中美兩國難以避免的“世紀碰撞”過程中,對於像澳大利亞一般體量遠遠不及的國家而言,“選邊站”實則不如“靠邊站”。

六、澳美着手防衛澳洲

中國潛艇。(Public Domain)
中國潛艇。(Public Domain)

澳大利亞對來自北方的軍事威脅並不陌生。太平洋戰爭時日軍佔領南洋諸國之後,就在爪哇海海域與盟軍的水面艦隊交戰;然後,日軍又把航母艦隊派到澳大利亞東北的珊瑚海海域,掩護日軍在巴布亞島登陸,作爲攻佔澳大利亞的跳板,目的是掌控澳大利亞,以確保它佔領的南洋油田的長期安全,當時日軍的飛機還轟炸了澳大利亞的達爾文港。那時澳軍奮起挺身,捍衛祖國,與美軍並肩戰鬥,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地域的陸上、海上和空中與日軍艱苦奮戰,終於取得了那場戰爭的勝利。

澳大利亞在中共的霸權和軍事威脅面前,並非孤立無援。12月2日美國海軍部長佈雷斯韋特(Kenneth Braithwaite)宣佈,爲遏止中共在亞洲日益擴張的威脅及勢力,將在西太平洋和東印度洋區域成立第1艦隊(U.S.1st Fleet),由印太司令部指揮的太平洋艦隊負責管轄,與第7艦隊共同組成“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核心戰力。防守範圍爲太平洋與印度洋交界地區,做爲比第7艦隊更敏捷、機動的海上司令部,“這將使我們的盟友和夥伴對我們在該地區的承諾感到放心,同時確保任何潛在對手都知道我們致力於守護法治和海洋自由”。

美國海軍自1973年以後其第1艦隊一直空缺,這次新設的第1艦隊確定的防守範圍是太平洋與印度洋的交界地區,這一地區實際上就是本文討論的從印度尼西亞到澳大利亞這一線的海區。美軍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顯然是準備在中共核潛艇“深海堡壘”的南出口設置防線,防範中共的核潛艇經此水下航道東出中太平洋,抵近實行對美核威脅。按照美國海軍艦隊的最新部署,其太平洋艦隊今後除下轄原來的第3、第7艦隊之外,又增加了第1艦隊,目前,新建的第1艦隊將暫時先從基地在日本橫須賀的第7艦隊抽調軍艦和官兵。

中共在東南亞有一個聽話的“小弟” 柬埔寨,但中共試圖讓澳大利亞也聽憑自己擺佈,就太異想天開、妄自尊大了。中共這種軍事“崛起”的霸權嘴臉和自詡的“立威之舉”,將逼得周邊國家不得不建立針對中共威脅的新國際合作體系以自保。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