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陈破空)

6月19日,中国央行突然宣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终止人民币汇率紧盯美元政策,将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动态管理和调节”。这表明,北京方面终于松动其汇率政策,允许人民币一定幅度的升值。到21日,星期一,人民币小幅升值0.21%。
2010-06-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此之前,6月18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桑德尔•莱文(Sander Levin)对北京发出“最后通牒”: 如果中国政府在20国集团(G20,预定于6月26至27日在加拿大召开)峰会前还不改变汇率政策,就将付诸美国国会的立法程序。

实际上,进入盛夏,北京与国际间就人民币汇率的争吵,日趋激烈。各国指控:由于北京的人为操纵,人民币汇率被低估25%至41%,全球经济因而被扭曲,北京从不平衡的贸易中大获其利。

北京方面,照例狡辩。甚至由御用学者出面,发表相反言论:“人民币可能被高估了,而不是像美国所说的那样被低估了”;人民币“不仅不应该升值,反而应该贬值。”

但,国际间压力持续增强,不仅美国、欧盟和日本三大经济体,而且,连巴西和印度等新兴大国也加入施压行列。眼看着,人民币汇率问题,就要被列入本月20国集团峰会主要议题,北京方面突然改弦易辙,宣布人民币汇率的松动政策。

北京的举措,只是象征性的,目的是度过当前国际难关,让胡锦涛在出席20国峰会时,不至于成为众矢之的而难堪。可以预料,待20国峰会结束后,北京态度,又将回摆,为固守人民币汇率,遍找借口。当然,那时,国际社会也不会放弃施压,美国国会,更可能通过立法措施,强硬对付北京的“阴招”。

事实上,人民币升值,本身是大势所趋,反映中国经济不得不转型的现实处境。

今年以来,加薪潮和罢工潮席卷中国外资企业,表明,以廉价劳动力托起的中国经济飞行,正在划下休止符。在工人抗议之下,包括广东和湖南等省,被迫调高了“最低工资”。

逐渐扩散的加薪潮和罢工潮,是在深圳台资企业“富士康”公司连续发生工人自杀事件,即震惊社会的“十三跳”之后,所引发的。这再度表明,在中国,由于政府的保守、被动和懒惰,任何变革,都以生命为代价,以流血为起点。没有不流血的变革,这似乎是中国宿命。

针对加薪潮,看上去,中共当局无意压制。原因在于,中国早已出现“民工荒”,这是“一胎化”政策的后遗症之一,人口老龄化,壮劳力不足,这个号称“世界工厂”的人口大国,竟面临劳力短缺的尴尬。如果继续压低工薪,工人完全可以拉倒不干,就像80后农民工那样,选择回乡创业或者务农。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罢工潮,中共尚未镇压,仅予以监视。这似乎并不符合中南海“将一切不安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的思维。而早在1982年,中共就在其“宪法”中,取消了罢工权利。按照现行中共“法律”,工人罢工,属于“非法”,中共完全有“理由”镇压。这一回,中南海并不急于镇压,大概是要给外资企业一些颜色看,增加中共与外商讨价还价或利益交换的筹码。类似罢工潮,如果出现在官办国营企业,中共必强硬以对。

(中共起家,宣称“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动辄发动罢工,对抗当时的国民政府,岂料,中共当政三十多年后,竟“立法”取消工人罢工权利。这只能证明,中共政权,比从前的任何政权都更专制、更独裁、更反动。)

中国经济起飞,以出口为动力,其背后,是亿万廉价工人所打造的“世界工厂”;中共当局更操纵人民币汇率,从他国转移财富。两项因素相加,中共持有的外汇储备,高居世界第一,并挟此“硬实力”,叫板国际社会。

然而,劳动力成本增加,出口优势减弱,人民币币值上升,国内消费长期疲软,这一切,都将挑战现有的“中国模式”。中国经济被迫转型。

逐渐升值的人民币,步步高涨的工资,对环境保护的更多投入,中外贸易回归相对平衡,中国经济进一步市场化和国际化……这便是转型后的中国经济图景。这幅图景,长远而言,有利于中国民众,也有利于世界经济,但未必有利于中国政府----企图长期垄断中国经济果实的中共政权。中国经济能否顺利转型,尚存在极大变数。因为,中国政府本身,依然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