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陈破空)

5月,“新疆工作会议” 在北京召开,这是继1月间召开“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之后,中南海针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又一个大动作。会议主旨雷同,都是谈论如何把这两大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搞上去”。
2010-05-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工作会议”,跟在2008年“3.14”事件所引发的西藏动荡之后;“新疆工作会议”,则跟在2009年“7.5”事件所引发的新疆动荡之后。从中可见中共政权的被动姿势。换言之,如果西藏不出事,就没有“西藏工作会议”;如果新疆不出事,就没有“新疆工作会议”。“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是一个最保守、最被动、最偷懒的政府。

正如,有关新疆“第一把手”的调换。去年“7.5”事件一发生,新疆内外,不论维汉,矛头都纷纷指向盘踞“新疆王”宝座长达15年的王乐泉,谴责其独裁、腐败、任人唯亲、公开网造利益集团,要求他“下课”。中南海对此,充耳不闻。迟至今年4月,才勉强“换人做”。

此处,中南海传给民众的潜台词是:撤换,不是在你们的压力下,而是在我们的“部署”下。严格说来,王乐泉并非“下台”,而是调往中央,升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中南海暗示:王乐泉的镇压,由中央背书;对少数民族的镇压政策,将继续下去。因为,“中央政法委”,就是共产党的最高镇压机关。

说王乐泉腐败,那也没有关系。因为,整个中共集团,都腐败。潜规则在于,官场关系有没有处理好?如果像陈良宇那样,与胡锦涛对着干;或者,像早期的陈希同那样,与江泽民对着干;地方头目对抗中央大员,自然要拚个你死我活。反之,只要关系没弄坏,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自然会官官相护。

中共保政权,有“一手硬一手软”之说。对付少数民族抗议,中共方面,硬的是暴力,软的是经济。即,一手抓武力镇压,一手抓金钱收买。通俗地说,就是,一手打,一手拉。

对付新疆,与对付西藏一样,撇开展示暴力的硬手段不提,中共的软手段,只剩下“发展经济”这一着棋。屡屡出事,对应药方,却仍提“发展经济”,不免使人费解:难道这三十多年来,没有发展经济?或者,发展了中国经济,却没有发展新疆经济?又或者,发展了新疆经济,却没有发展维族人经济?

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中共在新疆(或西藏)所推行的,是一套不折不扣的种族歧视政策。政治上,从上到下,第一把手,都由汉人充当,第二把手或者以下,才轮到维族人(或藏族人);经济上,让汉人“先富起来”,让维族人(或藏族人)先穷下去,人为制造汉维(或汉藏)两族的贫富分化。除此之外,更有宗教亵渎与文化灭绝。

即便说到“发展经济”,也是老一套,措施诸如,从“对口援藏”到“对口援疆”。
岂不知,这些“援藏”或“援疆”项目,从来都是中共贪官的摇钱树?其中,有多少环节,其设计,本身就便于中共贪官上下其手。

经济手段,对解决少数民族问题,并非无所助益。然而,中共竟以为,只要“搞经济”,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问题却在于,经济手段本身,是否万能?对汉族人万能的(还未必),是否就对少数民族万能?中南海似乎仍然无知于,宗教信仰与文化传统,对维族人(或藏族人)至关重要的生存意义;或者,对此,中南海并非不知情,却非要用共产党的无神论去扭曲、淡化维族人(或藏族人)的宗教信仰,妄以为,那是一剂最终能管用的洗脑秘方。

有一句名言,叫做“穷得只剩下钱”。对中南海而言,其治藏、治疆手段,除了铁血镇压,可真是,穷(困)得只剩下钱。

事实上,当今中共,整体“治国理念”,几乎就只是在“钱”字上做文章。经济至上,金钱至上,“一切向钱看”。把一个“钱”字,打造为全民信仰中心。其后果,一方面,是官场腐败空前,社会道德沦丧谷底;另一方面,是财富分配不公,社会矛盾厚积薄发。

古语道:“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中共治藏、治疆手段的本末倒置,为未来民族分裂,埋下深沉土壤。


(5/18/10)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