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突然增購日本國債,用意何在?(陳破空)

今年上半年,中國方面突然增購日本國債:第一季度,購進5410億日元(62億美元);4月份,又購進1978億日元(23億美元),僅這一單月數字,就超過去年全年中國購買日本國債總額----800億日元(9億美元)。到5月份,中國更一舉購進日本國債7352億日元(84億美元)!日本朝野震動。

2010-08-10
Share

過去中國購買日本國債的紀錄:2005年,2538億日元,是爲高峯;之後,逐年下降,到2009年,甚至淨賣出787億日元。

純粹從經濟角度,對中國增購日本國債的行爲,大致可以解讀如下:對中國的意義,讓外匯儲備多樣化、規避風險。自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方多次作如此宣示。對日本的意義,可以舒緩日本債務壓力,有助於日本經濟復甦。

然而,日本方面,尤其民間輿論,並不“領情”,反而對中國突然增持日本國債,感到不安,質疑多於歡迎。因爲,日本國債多爲內債,即多爲日本國民和企業消化,海外投資僅佔全部國債的4.6%,來自中國的突然增購,令日本人喫驚。

事實上,中國投資日本國債,也未必能達到獲利目的。因爲,相對於美國國債,日本國債收益率低,比如10年期國債,美國國債收益率達3%以上,而日本國債收益率只有1.1%。另外,相對於美國和歐洲的國債,日本國債的二級市場流通性很小。

更重要的是,當前日本,債臺高築,日本公共債務佔GDP(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高達229%,位列發達國家之首。而國際社會公認的國家債務安全線,是GDP的60%。(前不久爆發債務危機的希臘,公共債務佔GDP的比例爲113%。)換言之,投資日本國債,具有極大風險。中國逆勢而行,僅僅因爲,中國政府高度集權,凡事不由國民和輿論監督,得以乾坤獨斷、爲所欲爲。即便投資失敗、血本無歸,國民也莫之奈何,多數人甚至根本不知情。

中國無從獲利,日本也不領情,中國政府何故一意孤行?聯想近期國際形勢,似乎可從中挖掘端倪。中共利用中國經濟增長,暴增軍費,培植起龐大軍力,對付類似“六四”事件的國內抗議民衆,已經綽綽有餘,轉而也將艦炮朝外,開始以崛起的“硬實力”,挑戰文明世界。

由美國、日本、韓國和更多亞洲國家組成的聯盟,遏制中共野心,加固對中共政權的環形包圍圈。近期,從黃海、南海到環太平洋,都能讓中共感受到這個包圍圈的強大壓力。

於是,中南海琢磨,僅僅顯示硬實力還不夠,還要施展軟實力。而當今中共的“軟實力”,不在於它沒落的意識形態,而在於它可以集中支配的經濟實力。就像中共以大量持有美國國債來放大它在美國朝野的話語權一樣,它也要以大量持有日本國債,來放大它在日本朝野的話語權;就像中共以ECFA(經貿協議)來捆綁臺灣一樣,它也要以經貿繩索來牽制日本。

警覺的日本人,擔心,中國突然增購日本國債,會導致日元升值;又擔心,中共大量持有日本國債之後,又大量拋售,引發日本經濟動盪。這種擔心,不無道理。試看,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國購進的日本國債中,總額5410億日元,就有5177億日元爲日本短期國債(4個月償還期),僅234億日元爲日本中長期國債(5至10年期)。中共的短期行爲,使其戰略目的昭然若揭:企圖用經貿繩索,來勒住日本的脖子,迫使日本就範。

聯想今年4月和7月,中共海軍艦隊兩度開到日本近海,大搖大擺,炫耀它崛起的武力,結果卻是,在日本國內,支持修改和平憲法的日本民衆,急劇增加。

日本政府決定擴充部署潛艇部隊,並重新強化美日軍事同盟,都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下。換言之,正是日益顯著的“中國威脅”,推動日本重新武裝、重振軍備。實際上,整個亞太地區日益加劇的軍備競賽,都因於北京(以及它慫恿的平壤)的窮兵黷武。

如今,中共又施展經濟勒索戰術,引發的後果,將同樣不堪設想。另據報道,有些中國人遷往日本,目的是要套取日本福利;據說,這些初來乍到的中國人,對日本公共福利政策,比當地日本人還了如指掌。以至於,在日本,不僅有“中國威脅論”,還有“中國人威脅論”。

“中國威脅論”,由中共自己製造;鑑於當今中國人的表現,來自於中共的長期毒化,“中國人威脅論”,也由中共自己製造。實際上,中共政權,是當今世界最大的威脅源。還是那句話:沒有“中國威脅”,只有“中共威脅”,那是包括中國人民、日本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感受的共同威脅。

(8/3/10)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