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陈破空)

2014-09-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香港政制发展简介会举行期间,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因在场内示威,而被带离现场。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香港政制发展简介会举行期间,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因在场内示威,而被带离现场。 (法新社资料图片)

8月底,盘踞北京的人大常委会宣布了有关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选举的“决定”:在中央政府操控下,由1200人组成提名委员会;获其中半数人(即二分之一)以上联合提名者,才可成为候选人;候选人人数,限制在2至3人;经过这一程序后,才交由500万港人“投票”。

这个“决定”,以“普选”为名,实际是筛选;以“进步”为名,实际是倒退。比诸2012年的筛选,更强化了细节上的控制。2012年的筛选办法是:在中央政府操控下,由800人组成选举委员会;获其中100人(即八分之一)以上联合提名者,可成为候选人;候选人人数未受限制。

中南海将候选人提名人数的门槛,从八分之一提高到二分之一,肯定是基于这一“教训”:2012年,民主派人物何俊仁获提名成为候选人。可见,在中共领导人的头脑里,从无进步观念,只有教训观念。从任何一次选举尝试中,不是获取如何进步的启示,而是总结如何避免失控的教训。

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违背或扭曲了香港回归时所订立的《基本法》,该法第45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单看北京官方媒体推出的连串社评标题,就可洞见中共对“一国两制”承诺的公然背信和狂妄自大。《人民日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应成为香港政改的主导力量”,意即,决定香港命运的,不是香港人民,而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对香港政治体制有决定权”,意即,没有两制,只有一国。《环球时报》:“期待中央对香港政改争议一锤定音”,意即,不要港人治港,只要北京治港。“香港激进反对派是纸老虎”。意即,香港民主派有本事就来,我们绝对强硬,绝不手软。公然祭出激将法,内藏险恶居心。

前任港澳办常务副主任、现任港澳研究会会长的中共官员陈佐洱宣称:针对港人的“占中”行动,北京会有“霹雳手段”,暗示“不惜流血”。这表明,现任中共领导层的思维,与四分之一个世纪前、邓小平一代领导人的思维并无二致。

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公布后,香港舆论大哗,和平占领中环行动如箭在弦。该行动发起人宣告:“香港正式踏进公民抗争的大时代。”如果,最终,中共以蛮力压倒港人,人类可以重温历史:北方落后部落如何以蛮力征服南方先进文明。蒙古与满清灭亡中华的历史,即将变成中共压垮香港的现实。

透视中南海对香港的“决定”,正好解读习近平当局的政治思维、行为模式及未来走向。首先,习近平任内,不仅不会平反六四,反而可能让六四重演。习近平学邓小平,原来就是要学这一招:强硬到底,坚决镇压;铁石心肠,不惜流血。习近平渴望当一次邓小平,在香港制造另一起六四屠杀似的惨案,乃是最佳机缘。

习近平学毛泽东,原来就是要学这一招:撕毁协议,背信弃义。当年,毛泽东曾假意与西藏签署保证西藏高度自治的“十七条协议”,待中共全面控制西藏后,就背信毁约,翻脸不认。习近平渴望当一回毛泽东,终于有了机会:对香港,推翻《基本法》,用《白皮书》代替《基本法》,用伪普选阻击真普选。

习近平学普京,原来就是要学这一招:不睬国际舆论,不惜背信于全世界。普京所为:碾碎车臣、吞并克里米亚、肢解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习近平所为:坐视藏人自焚,以便让西藏问题久拖无解;刺激维吾尔人暴力反抗,以便调大军施暴;激将港人,令其抗争激烈化,以便动用军队和坦克,“出师有名”。

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习近平,在对香港宣示“绝不退让”、“绝不民主”之强硬立场的同时,也等于对台湾做了宣示:再无耐心对香港保持“一国两制”,就是再无耐心对台湾保持示范。习近平或暗示:不再费力于“和平统一台湾”,更加图谋于武力攻取台湾。普京敢对克里米亚下手,我习近平为何不敢对台湾下手?摆平香港之后,一心想以政治强人留名于世的习近平,下一个目标,就是台湾。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