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陳破空)


2016.06.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市民聲援銅鑼灣書店失蹤者.jpg 香港市民聲援銅鑼灣書店失蹤者。(忻霖攝影)

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案,風波再起。該店店主林榮基現身,向外界訴說失蹤案真相:他自己在入境深圳海關時被大陸公安抓走,蒙上眼睛,押送到遠離香港的寧波,一關就是大半年。被強迫簽下“放棄通知家人”、“不聘請律師”等承諾。上電視認罪,也是被強迫,有導演有臺詞。應該說,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隨後,林榮基的女友胡某發聲痛罵林“欺騙”、“不是男人”。這也在意料之中。因爲,林的女友,人在大陸,作爲禁書“涉案人”,受到公安控制。或因脅迫而發聲,或借罵林而“立功”,藉以減輕處罰。如果林的女友,此時置身香港,說出的話,恐怕正好相反。

銅鑼灣書店五人中,李波、呂波、張志平出聲“反駁”林榮基的說法,也在意料之中。他們三人,都還處在恐懼之中,籠罩在國家恐怖主義的陰影之下,戰戰兢兢,驚悚惶慄。除了桂民海仍被監禁,其他四人,林榮基、李波、呂波、張志平,都處於“取保候審”狀態,表面上有人身自由,但需隨時向大陸公安報到,也隨時可能再被抓回大牢。李波、呂波、張志平三人的恐懼可想而知。林榮基只是第一個開口說出真相的人,勇氣可嘉。大陸公安和中共喉舌已經出言恫嚇:林發聲,“有可能涉嫌進一步違法。”暗示可能通過香港警方,再次將林投入大陸公安之手,予以報復。

在銅鑼灣書店五人中,李波是一個要角。他出面“反駁”林榮基,說他沒有跟林說過自己“非自願被帶返內地”或類似的話。與其說是反駁林榮基,不如說是說給大陸公安聽,表示自己遵守大陸公安的“取保候審”條件,沒有亂說話。但無意之間,李波卻泄露了“天機”:稱自己沒有說過“非自願被帶返內地”,卻也沒有否認自己“非自願被帶返內地”,沒有說明自己究竟如何去到內地、如何落到大陸公安手中。

如此表述,反而間接坐實李波被大陸公安(或國安)跨境香港、綁架到內地的普遍懷疑。相信終有那麼一天,李波會吐露真言,告訴這個世界,當年,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以“添亂”著稱的《環球時報》,再次出來添亂。該報發表社論,題爲“銅鑼灣書店的簡單故事該消費夠了”,暗示,故事並不簡單。文章說,林榮基承認“在深圳一側被抓的。這一點非常關鍵。”暗示,如果這五人中,有人不是在深圳一側被抓的,問題就非常嚴重,就是對“一國兩制”的嚴重破壞。《環球時報》的主編心下很清楚:李波就是在香港被大陸公安(或國安)抓走的。桂民海則是在泰國被大陸公安(或國安)抓走。而終有一天,真相會大白於天下。下令跨境綁架的中南海負責人,將永遠揹負砸爛“一國兩制”招牌的歷史罪責。

中共方面,口口聲聲地辯解說,林榮基的話“不可信”。其實,只要簡單問一句,對比中共與林榮基,誰的話更可信?誰的話更不可信?相信任何有常識的人,都會得出正確答案。

包括林榮基在內的銅鑼灣書店五人,並非道德完人,不排除他們各自都有一些道德瑕疵,可能包括:依靠胡編亂造而出版書籍,經營中涉嫌敲詐牟利(要求中共要人出巨資買斷敏感書籍的版權),以及男女關係中的不雅糾葛,等等。中共利用這類道德瑕疵,攻擊林榮基等人,轉移視線,原本也在意料之中。

惟須明瞭,事有大小之分。道德瑕疵事小,“一國兩制”事大;胡編亂造事小,出版自由事大;不當經營事小,依法辦案事大。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出版自由,法治香港,一國兩制,這些,纔是中港之間的頭等大事。任何當權者,豈能因爲“火大”而恣意妄爲?豈能因一時動怒而砸毀“一國兩制”?豈能因私廢公、因私廢法?

林榮基表態支持香港獨立,馬上就有親共議員和親共報紙出來大做文章,聲言:“林榮基撐港獨,政治動機可疑。”仍然是藉機轉移焦點。但港獨問題,又豈能因果顛倒?“一國兩制”,原本是連接香港與大陸的紐帶、橋樑和基石。但是,當北京刻意壓縮“兩制”而硬逼“一國”的時候,逆反現象就發生了,港人被逼向“一國”的反面,那就是獨立。這是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原理。港獨,不過是對北京反叛“一國兩制”的反叛。換言之,港獨的來源在中南海,“共產黨是港獨之父。”

很顯然,當今中共的主政者,是一幫子大老粗,無論他們是文革的受害者還是受益者,或者,既是文革的受害者又是文革的受益者,在他們身上,都留有深重的文革痕跡。對香港銅鑼灣書店的粗暴處理手段,就表現出十足的大老粗風格和典型的文革做派。早已把香港變成自己洗錢中心的中共高官,喫香港的飯,砸香港的鍋。

臺灣前總統馬英九想去香港出席一個會議,但臺灣新政府考量國家安全,不同意他前往。馬英九在事後的視頻演講中,故作幽默地說:“喔,我不知道原來香港是這麼危險的地方,各位女士先生,你們最好小心了!”話音剛落,香港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就現身,向外界證明香港有多危險!而這種危險,又豈在意料之外?馬英九先生竟然無知無覺?這個世界充滿了幽默,從馬英九的書生幽默到中港之間的黑色幽默。

(2016年6月21日)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