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習瀛臺夜宴有深意?(陳破空)


2014-11-19
Share
U11443P1T1D31144877F23DT20141114132959.jpg 圖片:習近平奧巴馬在中南海瀛臺散步。(資料圖片)

出席北京APEC會議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受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邀約,到中南海瀛臺夜宴。習近平擺出帝王姿態,與另一國君把酒暢談,彷如三國時,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抑或,劉備與孫權並馬於北固山,頗有一番把酒臨風的豪氣。

習近平向奧巴馬介紹瀛臺的歷史,說:“清朝康熙皇帝曾在這裏研究制定平定內亂、收復臺灣的國家方略。”但習顯然不懂歷史,清朝皇帝總是說:“朕以外國之君,主中國之事。”“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國之人。”換言之,滿清滅亡了中國,又吞併了臺灣。習近平的先人,曾爲亡國奴。“平定內亂”四字,已屬表述不當,又何來“收復臺灣”之說?

習近平又說:“光緒皇帝時,國家衰敗了,他搞百日維新,失敗後被慈禧太后關在這裏。”此說似乎暗示:我習近平不敢搞憲政改革,弄不好,會被保守派(江澤民或老人幫?)關在這裏;並影射了另一段與慈禧太后軟禁光緒皇帝之驚人相似的歷史:鄧小平軟禁了趙紫陽。

習近平還有這麼一番話:“中國文明從一開始就重視大一統。歷史多次證明,只要中國維持大一統的局面,國家就能夠強盛、安寧、穩定,人民就會幸福安康。一旦國家混亂,就會陷入分裂。老百姓的災難最慘重。因此中國對於主權問題看得更重一些,原因就在於中國歷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敵入侵。中國人民對國家主權和安全面臨的外部威脅往往最爲敏感。這是中國長期面臨歷史憂患所造成的。”

實際上,中國(東亞大陸)的輝煌,恰恰是在春秋戰國的分治時代,“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諸子百家如老子、莊子、列子、墨子、孟子……包括中國人至今推崇的孔子,盡出於那個時代。秦始皇大一統之後,焚書坑儒,思想家絕跡,中國萬馬齊喑。 三國時代,則是另一個被後人傳頌的英雄時代。

大一統的王朝,無一例外的,最後,都陷入混亂、分裂,根本原因就在於,王朝更迭,專制週而復始,權力導致腐敗,不受監督的權力導致不受監督的腐敗,因而,每個王朝,都重複由盛而衰、因腐敗而敗亡的歷史循環,今日紅朝,也斷不會例外
。大談歷史的習近平,自己能從中悟到什麼?

至於說“中國歷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敵入侵,”就包括蒙古的入侵、滿清的入侵,提清朝皇帝,豈非挾洋自重?或者,自曝家門不幸?有道是:“商女不知亡國恨。”放到習近平身上,豈非:昏君不知亡國恨?“外敵入侵”,還包括俄國的入侵,中國永喪150萬平方公里土地,而今日中共喉舌,頌揚曾入侵中國的俄國,而咒罵曾拯救中國的美國,認賊作父,忘恩負義。

說到俄國,習近平每次與普京會見,總要說:“優先發展中俄關系。”然而,那彷彿只是語言遊戲,實際行動卻是,習近平優先發展中美關係。與奧巴馬、而不是普京,上演瀛臺夜宴,就是證明之一。也證明中共領導人的分裂人格。

無論胡錦濤還是習近平,上任後,都把俄國作爲首個出訪的國家,其實,那並非胡錦濤或習近平的心願,他們的心願,都更想把美國作爲首個出訪的國家,只是,無法得到美國的邀請,依慣例,美國不會給予非民主國家領導人以國事訪問的待遇,僅偶有例外。

夜宴,茶敘,習近平還與奧巴馬在中南海散步,沿途只有兩名翻譯跟隨。這一幕,似乎顯示,習近平大權在握,無所忌諱,其權力,至少,遠遠超過胡錦濤。2002年,時任副主席的胡錦濤訪美,曾被美國副總統切尼領進書房,有單獨交流的機會,但隨同出訪的外交部長李肇星卻硬闖進去,大刺刺坐到他們中間,場面尷尬。李受江澤民安排,全程監視胡,胡也無可奈何。2004年,胡已出任國家主席,切尼受布什總統委託,要向胡傳達一項“敏感信息”,但他們之間的“密談”,盡都傳到隔壁房間的音箱,被圍繞在那裏的其他中共官員盡收耳底。這些官員,同樣受江澤民指使,負責監視胡。

如今的習近平,顯然擺脫了這樣的監視,能夠自在而自如地展現自己,又何必大談光緒皇帝政改的失敗?是自找藉口?還是自灰志氣?習近平心思,仍如北京霧霾。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