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兩個維護變成一個維護?反習派和習派鬥爭激化

2021.12.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陳破空:兩個維護變成一個維護?反習派和習派鬥爭激化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
(美聯社)

筆者上文提到,若仔細留意近期(十九屆六中全會之後)黨媒黨報的調子,就在第三份歷史決議降調、降溫的同時,有關 “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的提法也在降調、降溫。

所謂“四個意識”,指的是: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其中的關鍵兩條是以習近平爲核心、看齊習近平。所謂“兩個維護”,指的是:維護習近平(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和維護黨中央(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縱觀十九屆六中全會之後的黨內輿論演變,兩個維護似乎正在變成一個維護。無論黨媒文章還是高官講話,強調得更多的是“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就連“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的發明人王滬寧,在“黨內法規工作會議上”講話(12月
20日),雖五次提到習近平的名字,但卻避而不提“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習近平本人沒有出席這個會議,只發去指示,但也只強調一個維護: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觀察近期中共高層的其他會議,基調也大抵如此。

具體而言,反習派似乎不再提“兩個維護”而只提一個維護;習派似乎也不再強調“兩個維護”而只強調一個維護。探究其中的原因,大抵兩條:反習派因對第三份歷史決議極度失望而變得憤怒,不再掩飾對習近平的不滿、反感和反對,因而只提維護黨中央;習近平感受到各方敵意強烈,黨內出現明顯分裂,心下着慌,不得不暫時放下維護習核心的提法,退而求其次,也呼籲維護黨中央。一來,他自己畢竟還是黨的總書記,維護黨中央,他認爲間接也就算維護了他自己;二來,他主動強調維護黨中央,也可以解釋爲對其他派系的兼顧和安撫,至少保住表面上“黨的團結”。

其實,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習派和反習派的鬥爭焦點。兩派人馬,各自的本意,原本就只要一個維護。對習近平而言,所謂“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只是一個障眼法,他真正想要的就是“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對反習陣營來說,他們真心想要的,或者說,他們能夠保持的底線就是維護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至於維護習近平核心地位,乃是他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被迫、暫時或違心接受的強加條件。

雖然,從前也有以鄧小平或江澤民爲核心的提法,但相對而言,調子比較低;習時代提習核心,卻異常高調,幾乎文章不離口,“三句話不離本行”。反映習近平的野心:一心復辟個人獨裁。反習派強調是維護黨中央,實際暗含有堅持集體領導、領導人任期制、黨內民主集中制等綜合意思。

這三項,恰恰是從改革開放以來就形成的黨內定製,也恰恰是習近平竭力想要破壞的黨內規矩。實際上,從鄧小平時代開始,就有“與黨中央保持一致”的提法,反習派堅持“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其實就是維護“與黨中央保持一致”這條一直以來的基準線。

明年二十大,中共高層必將進行最高權力重組,包括政治局的重組、政治局常委的重組,以及下屆最高領導人的重新確認。從中共黨內製度或潛規則出發,涉及這三個層次的最高權力重組,並非習近平或習家軍單方面可以決定,必然提到最高議事層面,即黨內高層。這個高層,至少包括現任政治局常委和擔任過政治局常委的歷屆政治老人;如果擴大一些,也可能包括現任政治局委員和擔任過政治局委員或正國級、副國級的歷屆老領導。儘管,中共高層議事乃是高層密議,但習近平無法逾越這個密議程序。

根據目前的黨內氣氛,要兩個維護還是要一個維護,也已成爲習派和反習派博弈二十大權力重組的焦點。習近平連任與否,要害也在於此。反習派強調一個維護而非兩個維護,就是要阻止習近平連任的意思;習派強調兩個維護而非一個維護,就是習近平要堅持連任的意思。

近期,兩派鬥爭激化。若習派無法堅持兩個維護而只能退守一個維護,就證明,習近平的連任基礎發生動搖;他在連任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目標降爲確保自己卸任後的政治地位和人身安全。這,或正是當前中南海政治隱約呈現的走勢和趨勢?


(2021年12月23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