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陈破空)

2007-07-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不出人们所料,中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郑筱萸被判死刑后,上诉无效,人头落地 。不管郑某如何地“配合办案”,如何地“认罪态度好”,他都必须去死。郑某的上诉程序还在进行,最高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就已经发表社论,对其宣判政治死刑;与此同时,总理温家宝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如何处置郑筱萸,亲自对监察部下指示。不惜直接暴露:在当今中国,绝无司法独立,人治就是大于法治。

郑某必须去死,因为,这一回,假药毒食,祸害的不仅仅是中国人,还惹到了洋人头上。“洋大人”岂是你这班晚清污吏转世的中共贪官惹得起的?

在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假货毒物之后,美国、加拿大、日本,以及中美洲、欧洲等国家,展开紧急行动,抵制中国产品。他们将“中国制造”的药品、食品、宠物食品、牙膏等,纷纷下架、退货。位于美国犹他州的一家健康食品公司,甚至干脆在他们销售的产品上,一律贴上“无中国产原料”的标签,让消费者安心。

上世纪后期,邓小平曾多次疾呼要“抓住机遇”,他指的“机遇”,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世界工业国,包括亚洲“四小龙”,为降低成本,纷纷将制造业转移到第三世界国家。中国抓住了那个“机遇”,迅速“崛起”为“世界工厂”。

且不说,中国在成为“世界工厂”的过程中,在资源耗竭和环境污染方面,付出了何等高昂的代价;只说,急功近利的中国奸商贪官们,竟合谋炮制出多少假冒伪劣产品?欺世惘民。仅简单举几例:

中共官方媒体承认:近一半中国消费者购买的顶级家具是假货;北京桶装水,一半是假水;闻名于世的北京“秀水市场”,就是大明其白的“假货一条街”;广东市场上的名牌酒,90%掺假;等等。而假冒伪劣产品,更是从欺骗发展到危害,从危害发展到致命。比如,从假手表、假伟哥,发展到假血浆、假汽车零件等。

在国际上,美国海关宣布,查获的假货中,60%以上来自中国;亚洲各国统计:“ 黑心食品”大多来自中国;在俄罗斯,俄国人惊呼:中国商品,百分之百的假货!

曾几何时,“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被人们以为是“价廉物美”,风靡世界,在欧美等国,几乎每一个家庭,都充斥着“中国制造”的用品。而今,“中国制造”,却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连中国消费者本身,都不相信“中国制造”,而认定日本电器最好,韩国饼干最好 ,台湾水果最好……日本、韩国、台湾等,是以优质的产品征服世界;中国,却是以假冒伪劣产品冲击世界。

幸好还有国际社会,幸好还有国际舆论,幸好还有文明世界,否则,中共当局,真如毛泽东自诩,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中共当局仅勉强承认事实,却并不认错,拒不道歉,还多方狡辩。到后来,当指控越来越多时,还转而“反击”,声言也要揪“洋货”的毛病。换言之,中国政府的反应,还是老一套:以谎言对事实,以无理对有理,以野蛮对文明。中国御用文人或“愤青”,则把外国的谴责,说成是“反应过度”,甚至说成是美日等国的“民族主义作怪”,甚至说成是“反华浪潮”。

从政府到民间,全然没有反省意识,足见中国社会的整体堕落与糜烂。韩国报纸指出:中国假货泛滥,是因为,中国没有宗教,“中国只是一个把钱当作宗教来推崇的国家”。

假货的背后,是腐败;腐败的背后,是制度,不受监督的一党专制制度。应该说,假货毒物的最大制造者,就是拒绝政改的中共高层。郑筱萸固然该杀,正所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然而,纵容郑筱萸们贪腐成性的制度该不该杀?拒绝政改的中共高层该不该杀?答案不言而喻:治病当治本,擒贼先擒王。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破空)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