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媒业:“伪现代化”的牺牲品 (陈劲松)

2005-05-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白皮书”或“蓝皮书”,本是“西洋镜”,在当今中国,却日益流行,主要来自官方,或官方附属机构。借用这类“洋名词”,以显示中国“与时俱进”的“现代化”进程,反映的,自然是中国政府的一番良苦用心。

最近,清华大学出版一本关于中国传媒的“蓝皮书”,题为《2004至2005: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声言:2004年,中国传媒产业规模达到3270亿,未来三年 ,将是中国传媒业的起飞期。该“蓝皮书”所说的中国传媒产业,包括图书出版、报纸广告、电视广告、手机短信等14类。

该“蓝皮书”预言中国传媒将进入起飞期,唯一依据,是2008年的奥运会。事实上,中国传媒早就应该进入起飞期,谁都知道,13亿人的市场,是世界传媒的最大市场。中国传媒的不死不活与时起时落,与早就“起飞”的中国宏观经济,极不相称,更不成比例。

该“蓝皮书”闭口不提的是,官方的新闻控制和舆论导向,对中国传媒业发展,所起的巨大制约作用。且不说那些密集排列在红头文件下的种种“规定”:今天不准报道这个,明天不准评论那个,确保传媒掌握在党的手中,而非人民手中;单说时不时以“整治”为名的报刊查封,就让多少媒体企业亏尽血本,甚至人财两空。闻名一时的《南方都市报》案,官方以经济罪名制造文字狱,径直将该报主编、总经理逮捕下狱;其他如《管理与战略》、《财经》、《北京新报》等众多报刊,仅仅因为偶尔刊登了不符合官方口味的文章,轻则被逼检讨,主编遭撤职,重则被勒令停刊,立即解散。这些非市场化的手段,人为限制了中国传媒产业的发展。也证明 ,当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托词,实在是虚伪之至。

这份清华大学的“蓝皮书”,耐人寻味地表示: 2004年至2006年,中国传媒业增幅将较2003年略有下降,但由于奥运会刺激,2006年至2008年,则将大幅上扬,在2008年达到高峰后,将再次转低。对近两年传媒业的下降,“蓝皮书” 归因为“宏观调控等因素”;对2008年之后的“再次转低”,“蓝皮书”则干脆不予说明原因。

可见,所谓“蓝皮书” 或“白皮书”,在中国,都已经形成固定的表述模式。某些话语,已经约定俗成或心照不宣,自觉地避开禁区,自觉地掩盖真相。这一切,不仅误导经济发展,也误导学术研究。在这种前提下,侈谈所谓“传媒业起飞”,仿如“自慰”,犹如“意淫”。毫无疑问,中国传媒业的真正起飞,只能留待新闻自由的实现之日。

总的说来,中国的现代化,是物质的、技术的、或者外在的现代化,并非精神的、制度的、或者内在的现代化,准确而言,是“伪现代化”。就像一些人口中津津乐道地所谓中国“变化很大”,列举的,无外乎就是城市里的高楼大厦、高级商场、高速公路等。说到国人的素质,谈论者往往就低了声,转了调:“还是那个样子, ”公共汽车上抢座,公共场所吐痰,社会治安败坏。而且,“骗,人人都在骗 ……”

是的,“伪现代化”,当今中国的最佳写照。裹脚不前的中国传媒产业,不过是“伪现代化”的牺牲品。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